三玩游戏 > [张云雷]好命不过二两六 > 104.身世风波十五(完)

104.身世风波十五(完)

  如愿以偿回到北平,大家的心境都不同以往。

  虽然于思明很想让孟玄武立刻就改名换姓,跟自己住在一起,一想到他的脾气,不由得打了退堂

  鼓,正如孟鹤堂对自己亲爹的那番言辞,他们暂时还是不太理解的陌生人。

  血脉亲情是一码事,相互了解是另一码事,于思明纵然对孟玄武有亲近疼爱的心思,着实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些事情得需要时间慢慢经营,再加上他与自己义弟的关系,索性也不强行安排,倒不如从张云雷那里慢慢渗透来的方便。

  想通了这些事,于思明的心情大好,连带着看孟鹤堂都顺眼了不少,毕竟之前他对亲爹的那番话着实让人舒服,又规规矩矩对自己母亲三拜九叩,替陈氏认错,他不肯回家,那就是陈氏最大的报应,懒得与他计较其他,甚至还掏钱给他们买了爱吃的甜品蜜饯。

  孟鹤堂如今最希望被大哥认同,他肯主动给自己买东西,就是一小步的进步,立马乐开了花,投其所好讲起了孟玄武小时候的事情,哄得于思明高高兴兴,奖励了自己一块西洋蛋糕。

  眼瞅着他们哥俩其乐融融,孟玄武不禁佩服自己师哥,到底是天生交际的好手,连于思明这种看他一万个不顺眼的人都能分分钟搞定,就算他卖了自己小时候的糗事也无所谓,横竖他们和好对自己有利,免得将来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不仅他佩服,一路下来,周九良跟张云雷也是佩服的不得了,以前只当孟鹤堂是胆小怕事,跟着师父师弟蹭吃蹭喝的小少爷,如今看看,人各有长处,或许孟鹤堂的长处就是为人圆滑,能说会道,对鬼自是没用,对人那可是有用的很。

  他们心里所想,于思明懒得计较,说白了两个都是自己弟弟,不能太过于厚此薄彼,再说孟鹤堂比起他亲妈可明事理多了,又救了小弟,对他的怨恨少了几分,买够了东西把他们送到胡同口才好生叮嘱,“行了,我局里还有不少事,没法儿陪你们回去,你们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回头等我得空了再来看你,至于别的事情,慢慢商议。”

  “嗯,那大哥你自己小心些,”孟玄武点头,接过东西目送他离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到底还是压了下去,跟张云雷他们往广德楼后院走去。

  回了家,自然是各自问候各自的长辈,除了周九良可以轻松自在回屋躺着,其他人该向姐姐请安的请安,该向师父汇报的汇报,分道扬镳。

  孟鹤堂跟孟玄武去了郭德纲屋里,把前因后果仔仔细细的说了个清楚明白,听到最后,连郭德纲都不由得感叹造化弄人,怎么就那么巧,当哥哥的捡着了亲弟弟,看样子,玄武姓孟这事都是冥冥中注定的,挺好。

  俩徒弟亲人找着了,感情归宿也有了,郭德纲觉得这两件心事日后便不用自己操心了,笑呵呵的看着他俩,“挺好,凡事自有天意,你们也见着亲爹妈亲哥哥了,将来在北平相互照应,好好过日子,至于修道之事,不止要人为,更多是天命,只有一点得记着了,做人总要忠孝善良,自然少不得你们自身的福报。”

  “是,师父,”兄弟俩恭敬答应下来,对师父的话言听计从。

  师徒三人闲聊几句,没什么别的事情,郭德纲便让他们各自回屋歇着,孟玄武走的干脆,反倒是孟鹤堂支支吾吾不愿离开,瞧着他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当师父的当下心里有数,看小徒弟出去了,才道,“怎么了少爷?心里头有事儿?”

  “师父……”孟鹤堂自小就爱撒娇,如今才知道八成是家里养的习惯,改不了也不想改,磨磨蹭蹭凑到他跟前,吭叽着,“我……我觉得对不起玄武……”

  他心里的事,郭德纲也能想到,孟鹤堂自小就善良,人又爱犯傻,有时候钻到死胡同就不出来了,不像孟玄武,自己能绕出来,拉过他坐在自己身边,心平气和的道,“你是不是觉得那事儿是你母亲做的?”

  “嗯,我觉得,九成九就是,”孟鹤堂虽胆小,但看人却是细致入微的,毕竟自己又不怕活生生的人,陈氏的惊慌与逃避赫然在目,让自己十分在意,“我妈那眼神都不对,而且她认定了小弟回不来,要不是她做的,怎么会这么肯定?”

  “唉,也是,这人呐,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谎言里头,你母亲骗旁人或许骗的过去,可面对你大哥那些个证据说法,慌了手脚也是正常,你都看出来了,这八成没错,”这件事权衡利弊,谁得益最多最有嫌疑,只是苦于没有证据,郭德纲明白孟鹤堂心里所想,自己的母亲害了弟弟,又被大哥埋怨,即便与自己无关,但也会往歪路上想,不由得拍拍他劝道,“可话又说回来了,你母亲做下的因,在你这儿结了果,归根究底,错不在你,如今你也下定决心不掺和孟家的事情,也就是说你母亲算计再多都要算盘落空,况且玄武是你救的,打小儿你就把他当亲弟弟,为了他,自己帽子上头的玉石都舍了,该还的债也算是还尽了,玄武他是明事理的人,也不拿这个当回事儿,往后你们兄弟三人相互扶持,亲兄弟哪有一辈子的仇,都不是事儿,啊?”

  “师父,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孟鹤堂盼了那么久的父母,以为是父严母慈,哪成想竟然这么复杂,没严重到宠妾灭妻也差不多,怎么可能轻易释怀。

  “孩子,人生没什么事儿是一直如意的,自个儿心里的父母模样那是你本能想象的,谁也不能挑选自己的父母,但能选择未来的道路,你既然不愿跟你母亲同流合污,就说明你内心是善良的,不愿做那些投机取巧的事,自然也不用把不是你的错处强加在自个儿身上,你师弟也不愿看你这样,知道吗?”郭德纲安慰的摸摸他头,像小时候那样搂着他,晃了晃,仿佛在哄一个孩子,“改变不了就接受,多做好事,也是给你父母积德。”

  “我知道师父,只是一时半会有点难受,”孟鹤堂点点头,理解师父的话,但情感上一时转不过弯来,用脸蹭蹭他肩膀,就像小时候一样,总觉得有师父在,天大的难事都能躲的过去,良久才起身,“我没事儿了师父,以后就留在您身边孝敬您,哪儿都不去。”

  “行,我的好少爷,不过年节还得去看看你父母,那毕竟是你亲爹妈,”郭德纲没辙的笑笑,看他又露出笑脸了,也跟着放心不少。

  他们师徒聊闲天,孟玄武多少能猜到,孟鹤堂的脾气秉性自己一清二楚,有什么事情要么跟自己说,要么就是找师父,这家事牵扯到自己身上,就只能跟师父诉苦,因此走的干脆,特意让他们慢慢聊着。

  一溜烟上了楼,推门回屋,张云雷果然还没回来,孟玄武也不着急,把带回来的点心都放好,独留了蛋糕在外头,特意跑了壶红茶,待会儿他回来就能边吃边喝茶了。

  没过几分钟,外头果然响起了上楼的声音,没等他起身去迎,张云雷一下把门打开钻了进来,立马闻到茶香,“好香,你怎么知道我渴了!”

  “我看不是渴了,是馋了,”孟玄武看他两三步跨进来,外套都来不及脱,直接喝了几口茶,故意打趣道,上手准备帮他脱外衣,“先把衣服脱了,带了一身凉气。”

  “哦,”自己确实馋了,张云雷也不计较他的说辞,乖乖放下茶杯把外套脱了,洗洗手拿起叉子开始吃蛋糕,边吃边道,“我都饿了。”

  “早上你也没少吃,这会儿就饿了,”孟玄武一看表,还不到十一点,想起回来的匆忙,忘了买菜,不由得有些懊恼,“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些菜,还来得及做。”

  “不用了,”张云雷一拉他,强迫他坐下,笑嘻嘻的道,“刚我姐说了,咱们回来也别做了,她知道咱要回来提前都买好了,待会儿一起吃,哦对了,跟郭师傅也打了招呼,今天中午晚上都一块儿吃。”

  “成,”既然东家安排了,孟玄武也不凑热闹,看着他吃蛋糕,粉红的舌尖时不时舔舔唇角的奶油,引的自己心里直痒痒,坐到他身边凑过去,伸手掰他脸,“你就顾着自己吃啊?”

  “啊?你也想吃啊?”张云雷皱眉,早先于思明买蛋糕还特意问他,他自己不要,这会儿又馋,但他开了口,那必定是特别想吃,犹豫半天,到底狠下心准备让给他一小口,“那我就给你一小口哦……”

  “小气鬼,这点蛋糕我还能跟你计较吗?”孟玄武好笑的看他,把他脸扳过来,就近吻住他唇舌,交缠而上,呢喃不清,“我馋的是这个。”

  “唔……”张云雷没想到他会突然吻住自己,一时愣神,就被他夺了心神,纠缠了半天才松开,

  不由得脸颊通红,推他责怪的道,“大白天的,你干嘛,让人看着怎么办!”

  “你屋里谁敢乱闯,看不着的,”看他红了脸颊,整个人都娇艳欲滴的,孟玄武这才满意,捋捋他后背,“快吃吧,这蛋糕太甜了。”

  “烦人,”张云雷瞥他一眼,像是责怪,却带着妩媚,只是自己不觉得,继续享用美食,“对了,大哥不会真的打算给你安排什么工作吧?那你以后怎么办,按他说的做事吗?”

  “不,我本来也不是做这行的料,就像师哥一样,习惯了自在,再说在警局工作与我修道背道而驰,里头门道太多,污了我清净心神,”孟玄武一摇头,给他喝空的茶碗里续上茶水,认真说道,“不过,大哥的意思是,想给我们安排个更好的住处。”

  “啊?”张云雷愣了愣,路上听了几耳朵,但那是人家亲兄弟的家事,自己不好过问,所以一路都在补觉,“那,那你要搬出去住?”

  “也没定,只是大哥说了一嘴,说是几年前他有能力的时候便买了一套洋房,计划好将来找到弟弟有个住处,”孟玄武理解大哥的想法,换了自己,自然也是要以兄弟为先的,但如今还是要听他的意思,“不过我还是听你的,回头看看位置,你要愿意过去,咱们就过去住,带着师哥和师父一起,热热闹闹的,你要不喜欢,那还是住广德楼。”

  张云雷越听越想笑,这说法,好像他被自己管住了似的,放下叉子憋着笑道,“怎么,我不去你也不去?你就这么听我的啊。”

  “那可不是,咱俩可是在我母亲坟上拜过的,我妈都知道你了,大哥都过了明路,且不说我不会离开你,就算是大哥现在也不会让我始乱终弃的,”孟玄武逗他玩,看他气鼓鼓的模样就觉得好笑,由着他推搡自己,一本正经抓住他手,“不管什么事,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要是想让我找个正经工作,那我就去做,你要想住在广德楼,那我就陪你住,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你……你别说得这么正经,怪让人害臊的,”张云雷有时候挺佩服他的,这种话信手拈来,就不觉得害羞吗,可心里依旧是甜蜜的,小声道,“我才不管你呢,我也不想让你按我的想法去生活,你喜欢做什么都由着你,不过洋楼……我还真没住过,以前干爹想送我,我没要,但是大哥给你的不一样,我跟着你,总得沾光吧?”

  “行,回头咱们慢慢商量,横竖师父也想在北平置地,不如咱们就比邻而居,互不干扰,”孟玄武知道他懂自己,心里更加高兴,搂着他亲了一口,“这辈子,我都陪着你。”

  “那下辈子,你就不陪我啦?”张云雷故意跟他唱反调。

  孟玄武一笑,没辙的道,“你想我陪你几辈子就几辈子,只要你不后悔,我永生永世都与你同行。”

  “这还差不多,”张云雷心满意足,搂住他脖颈,主动吻住他,算是奖励。

  真心相爱,便想永世相随。

  今生今世,他们会携手共度余生。

  永不分离。

  (完)
http://www.swimat.com/book/441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