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宇智波启的力量(二)(8K为倾氯同学加更2)

第五百三十四章 宇智波启的力量(二)(8K为倾氯同学加更2)

  “有点意思啊。”

  看着须佐能乎外不断连绵的爆炸,以及那不断在其身上闪过的雷光,宇智波启心理暗暗想到。

  他倒是从来没有小看过对方,也没有丝毫放水的意思。

  这五人进攻真的让他感觉到些许的压力,如果不是他有着足够的把握,恐怕这一下真的要出事了。

  到底不是宇智波斑,他现在的情况,还真和宇智波斑未来对战五影有点相似。

  但是宇智波斑那会儿有多夸张?

  永恒眼已经不是他的极限了,他可以使用轮回眼,并且他还有木遁可以用呢!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他那会儿可是秽土转生状态。

  无限查克拉,不死之躯能够让他随意装,并且不担心翻车后没有机会找回场子。

  但是宇智波启可不是这样的状态,实话实说,他一辈子也不希望有这样的状态。

  “虽然稍微有些措手不及,并且被打都略失优雅,但是还是有些意外之喜嘛。”

  宇智波启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他的眼神变得阴郁了起来。

  白井一族的那个组长,他知道是擅长控制飞禽,除此之外他到没有太多的了解。

  现在看起来,他控制的飞禽应该是注入了自己的查克拉。

  这些查克拉完全可以当定时炸弹来看待,他们会在一个你完全不注意的时间点,忽然冒出来随后给你致命一击。

  除此之外,他们控制的飞禽似乎也有查克拉属性的区别。

  就比如现在,他这片区域所满意的雷霆,就是这个家伙控制的一只鹰所做的。

  “情报收集能力,还有载具功能,偷袭功能,以及具备各种属性的查克拉,还真是够全面的。”

  宇智波启很快把之前战斗所得总结了出来。

  “而羽衣一族,那一刀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是家族内倒是有一些他们的记录。他们使用的,其实就是查克拉融合的能力。”

  查克拉融合,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两种不同熟悉查克拉的融合,本来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他们这一族不一样,他们可以随着血脉的开发,不断的融入所有的不同查克拉的属性!

  一个普通的羽衣一族的成员,天生只会一种查克拉属性。

  但是一旦他们激活了自身的血脉,那么自动获得一种查克拉属性,并且可以轻易的融合之前的属性。

  这是一种独特的能力,查克拉的融合和不同属性查克拉的获取,对他们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传说他们随着血脉不断的开发?甚至可以融合全部的查克拉!

  融合全部的查克拉是什么意思?

  两种属性的融合就可以叫血继限界了,三种属性融合都可以称之为血迹淘汰。

  全属性融合?那已经是血继网罗了啊!

  宇智波启曾经听说过?他们这一族很可能是大筒木羽衣,也就是六道仙人的其他血脉延续者。

  那时候他还没有想太多?穿越后翻看到他们的资料,这也不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但是现在真的遇到他们了?宇智波启感觉这里面的复杂性?恐怕有些超出想象了。

  不过不管他们到底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停手不是吗?

  何况宇智波启感觉,这个家伙似乎融合了三种属性查克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爆发出来的威力,好像并不如使用血迹淘汰的大野木强啊。

  “算了,据说羽衣一族现在的情况不乐观?基本上也很难遇到开启了血继限界的羽衣一族了。”

  宇智波启单手结印?身上的查克拉开始疯狂的蔓延。

  “既然遇到了,那么自然不要错过好了,我可也在做类似的实验呢!”

  “干得漂亮,各位。”鬼灯银月站在面带微笑的说了一声:“这个小鬼还真是足够自大的。”

  “确实很自大。”羽衣正雅面色带着也许的凝重:“不过?不要高兴的太早,这个家伙没事。”

  “确实没事。”干柿尸鲆也站了起来?他的脚似乎已经不影响他的战斗了:“他还活着,那个查克拉巨人保护了他。”

  “真不愧是宇智波,这样的攻击都能扛下来。”白井直辉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严肃起来:“对了,你们注意到他的眼睛了吗?”

  “万花筒写轮眼。”鬼灯银月平淡的说道:“早就注意到了,真是可怕的力量。”

  “该死,这个家伙....”忽然,一直保持着结印的风魔阳平脸色一变:“他的力量在不断增强,我的结界要....”

  话还没说完,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瞬间从这个大湖下方传递而来。

  汹涌的波涛伴随着巨大的浪花,顷刻间要把他们五人给吞噬!

  不过他们五人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在这些浪花扑下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彻底躲开了。

  汹涌的湖泊中,漆黑的光泽倒映而出,随着恐怖的查克拉爆发,第四阶段的须佐自其中站起。

  宇智波启冷眼看着众人,全身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势。

  “你们的表现值得赞扬,不过.....”宇智波启冷然一声,须佐能乎右手放在腰间的忍刀之上:“现在换我主攻了!”

  漆黑的查克拉忍刀瞬间抽出,伴随着浓厚的查克拉以及炙热天照之炎,这个湖面瞬间出现了巨大的豁口。

  只是瞬间,这个人造湖泊就变成了两道瀑布,这个瀑布不断的朝着这五人蔓延而去。

  “土遁·土流城壁!”

  “土遁·硬化术!”

  眼看情况不对,风魔洋平和羽衣正雅快速双手结印。

  下一刻,他们几乎是一前一后完成了自己的忍术。

  风魔洋平施展的是一个超大范围的防御土遁,而羽衣正雅则是帮助这个术变得更加的坚硬。

  在这一切完成的瞬间,宇智波启挥舞的刀锋也正好落下。

  剧烈的震动,让碎石不断的落在了下面的瀑布。

  那个巨大的被覆盖了硬化术的土墙,也在这一刻满目疮痍。

  不过还好,这个土墙并没有直接轰塌,他抵抗住了宇智波启这一刀。

  这可怕的一幕,让他们五人甚至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威势,才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力?

  而且这个小子,这个须佐能乎,这个高大百米的须佐能乎,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的吗?

  有那么一刻,或者说现在他们已经在脑海中,把宇智波启和那个神秘宇智波联系在了一起。

  只是他们还不敢完全确信,因为这一切实在太恐怖了!

  “竟然强到这种程度?”鬼灯银月皱了皱眉头:“看来村子被封锁,也把我们的双眼给蒙蔽,又或者说,这个小子.....”

  “应该是刻意隐藏了起来。”羽衣正雅脸色阴晴不定:“我现在有一个糟糕的念头,这家伙会不会是....”

  “不管是不是,我们也没得选了。”干柿尸鲆忍刀已经彻底绽放出了湛蓝的查克拉:“真是该死,上一次死的好像也全部是元师的人,尤其是那个青....你们说...这会不会也是一场交易?”

  干柿尸鲆的话顿时让其他人不在多说了,因为他们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几年前,神秘宇智波袭击雾隐。

  水影派遣的第一批部队是元师的人,结果如何大家都记忆犹新。

  死伤众多不说,那个白眼的使用者更是化作了飞灰。

  虽然水影也亲自参战,甚至被幻术给控制了。

  而之后辉夜叛乱,死伤最严重的,依旧是元师系的忍者!

  结合这些事情来看,这里面似乎真说有交易也不为过。

  辉夜一族从哪里搞到了那么多的武器物资?

  为什么那些家族逃跑的方向会是木叶?

  是不是,有木叶的人其实提前拜访了他们!

  不然这一切,都解释不清楚啊。

  除非有木叶的人拜访了辉夜,提供了物质,才让他们有所了野心。

  除非有木叶的人拜访了那些血继家族,才让他们察觉情况不对,最后选择逃亡木叶。

  当然,这里面可能也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

  就比如,水影一开始就参与其中。

  别看他被幻术搞的那么惨,但是现在想起来,真有幻术能轻易控制一个影?

  很大的概率,不过是演戏罢了!

  他察觉木叶的做法,并且给予了方便,这才让辉夜的事情始终没有暴露。

  他一开始就打算用辉夜最为动乱的棋子,故意让他们发动政变。

  从而好清理他认为,雾隐内的不安定因素。

  清理不掉的,就让他们滚出雾隐,同时在派部队来追上。

  派遣出来的部队显然也不是自己人,犹豫木叶早就插手,因此木叶自然会来接人。

  所以水影直接把情报交给了木叶,让木叶派遣了他们最厉害的忍者出动。

  好借助木叶的手,把这些不是自己人的家伙一起清理!

  想到这里,这五个族长无一不是冷汗直流。

  好狠的心机,难怪要封锁雾隐,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清理异己!

  那个神秘宇智波,恐怕也根本就是编造出来的吧?

  木叶的九尾事件根本就是假的,纯粹是木叶自己操作不利。

  而为了转移村内的矛盾,同时宇智波启也在雾隐搞出了这样的事情。

  因此就借用了这个由头,把自己也变成了苦主?

  云隐的战争,也是木叶暂时性没办法派遣出最厉害的人,因此在打成那样。

  最后无法忍受了,就再一次编造一个神秘宇智波,来结束战争的吧?

  合情合理,就是这样!

  这五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直接给这件事定性了。

  即便这里面还有些许的瑕疵,就比如几年前的宇智波启才多大岁数?

  但是这又如何?

  现在的宇智波启都已经强到了如此地步,那么几年前他有那样的表现,似乎一点也不过分!

  好狠毒的水影啊,好狠毒的木叶啊,他们居然联手搞出了这样一出大阴谋!

  “真是狠毒啊,你们!”鬼灯银月咬牙切齿的看着宇智波启,随后大声的咒骂道!

  “真不愧是木叶,真不愧是宇智波启,真不愧是火影!一群卑鄙无耻的小人!”白井直辉也怒骂。

  不仅是他们两人,剩下的几人也用怨毒的眼神凝视着宇智波启。

  这就让宇智波启有些莫名其妙了,他确实擅长剖析人心,但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这几人在发什么疯。

  什么叫狠毒?

  什么叫一群卑鄙无耻的小人?

  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根本来不及开口,鬼灯银月就在一次开口了。

  “各位,别藏私了,都拿出全力!”鬼灯银月满脸阴沉的喝道:“干掉这个家伙,我倒要看看,木叶和水影的计划,还会继续下去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查克拉疯狂的涌现,庞大的查克拉冲天而起。

  脚下的湖泊成为了他的主战场,狂暴的水遁在他的查克拉引导之下,瞬间发生了剧烈的反应。

  浓稠,油腻,这诡异的感觉让宇智波启皱起了眉头。

  鬼灯银月虽然不是和二代土影无同归于尽的鬼灯幻月,但是到底是一个家族的,他们之间的术恐怕有不少的想通吧?

  “水遁·置油转化!”鬼灯银月一声怒吼,他的查克拉已经彻底侵入到了湖泊之中。

  “既然如此....”干柿尸鲆看了一眼鬼灯银月,随后也快速结印:“我来配合你,水遁·大爆水冲波!”

  脚下的湖泊,在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

  哪怕是已经落入了到,被宇智波启划开的峡谷中的水源,也在这一刻被填满,并且蔓延了上来。

  巨大的水源形成了一个椭球型水牢,这个水牢不仅把他们给囚禁在内,也把宇智波启也一同给困住了!

  宇智波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这些水情况不对劲。

  它们或许不应该称之为水了,叫做油会更好一些吧!

  “杀了他!秘术·鹰裂!”

  “风魔忍法·奥义·曼茶罗束缚!”

  “忍法·奥义·三重融合·炎遁龙弹!”

  五大组长合力施展,这五个术何在一起不但把宇智波启彻底封死,大水变成油显然是要为爆炸做准备。

  而且外围的那些忍术,一个个都不简单。

  无论是那个天空中散发着金色光泽的雄鹰,又或是他身边再一次出现的,显然比之前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封印。

  还是那融合了三中查克拉,凝聚而成的火龙。

  这一切都让宇智波启知道,如果自己被这四种奥义同时击中,这个阶段的须佐能乎必然会被瞬间击破!

  自己只要被擦中一下,就是必死之局。

  幽幽的叹了口气,宇智波启双眼中的万花筒开始快速旋转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向了这面色凝重的五人,忽然他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得不说,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发什么疯,但是你们真的很能干。

  因为,我开始兴奋起来了啊.....”

  .....

  宇智波启现在确实有些兴奋的感觉了,严格说起来,这五人在体术方面的配合,真的不怎么样。

  可能是因为具备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他,完全的克制了这几人的发挥。

  除了永恒万花筒的洞察力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宇智波启具备须佐能乎,这个完全可以无视一般体术攻击的恐怖存在。

  但是对忍者而言,体术只不过是组成他们战斗要素的一个小小的部分。

  忍术、幻术甚至秘术,都是他们要学会使用的。

  体术没办法相互配合,那就配合忍术,配合秘术!

  如果不是宇智波启具备写轮眼,恐怕他们绝对不会吝啬所使用幻术的。

  他们的忍术配合很不错,威力强大的同时也算是默契十足。

  尤其是现在他们施展的秘术,这让宇智波启都感受致命的威胁。

  宇智波启虽然喜欢隐藏自己,但是这不代表,他会把自己藏到死!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双瞳陡然睁大,眼中繁复的图案清晰可见。

  这个诡异而复杂的图案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一股充满毁灭性,同时又无比阴暗的查克拉自他身上传出。

  原本就已经达到第四阶段的须佐能乎,这一刻体型再一次向上拔高。

  漆黑的查克拉快速的在它身上浮现出武士盔甲,漆黑的能量忍刀多了一把刀鞘挂在腰间。

  尤其在它的脸上,更是出现了一副无比清晰,就仿佛是神庙中的罗刹,狰狞而恐怖使人望上一眼就心生恐怖的乌天狗面具!

  宇智波启的身影漂浮在须佐能乎额头上的仓槽呢,他双手环胸凝视着眼前的五人。

  下一刻,剧烈的爆炸在这个巨大的水牢之中爆发开来。

  整个水牢已经彻底被替换成了油,而干柿尸鲆的术帮助这些蕴含恐怖查克拉的油凝聚的更多。

  外加上其他三人的术,这个巨大的水牢彻底被引爆!

  五位施术者似乎也没办法抵挡这一次的爆发,他们能做的也只能是帮助干柿尸鲆稳定这个水牢。

  不然让它的爆发蔓延出去,恐怕自己也要遭灾。

  只是他们的内心,现在完全是惊疑不定。

  因为刚刚他们看见了,一个让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那个漆黑的百米巨人,就如同梦魇一般深深的可在了他们的脑海里面!

  “刚才那是....”白井直辉声音仿佛有些颤抖,他一边帮助干柿尸鲆稳定着忍术,一边开口问道:“这种事,真的是人能办到的么?”

  “这个小子,不就办到了吗....”鬼灯银月语气也有些惶恐:“看来,他就是袭击云隐的那个神秘宇智波了。”

  “果然如此,这里面真的掺杂了那么多的东西。”

  风魔阳平嘴角已经流出了一些鲜血,刚才他的封印被宇智波启施展须佐能乎给震碎了,这让他也受到了反噬。

  “不要大意,那个家伙....”

  羽衣正雅微微叹了口,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他一旁的干柿尸鲆脸色就变了!

  “该死,这个家伙还活着!”干柿尸鲆大喊了一声。

  只可惜他们根本来不及做些什么,眼前的水球就直接炸裂开了,露出了隐藏在内的那个漆黑的巨人。

  毫发未损,真的毫发未损!

  那样剧烈的爆炸,居然完全没办法让眼前这个怪物受伤吗?

  他们五人嘴巴张了张,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幽幽的叹息。

  之前他们倒不是不想跑,只是他们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跑!

  那样剧烈的爆炸,一旦蔓延开来,按照他们的速度是绝对跑不出波及范围的。

  完全可以说,如果他们不留下来稳定这个忍术,那么他们就将必死无疑。

  然而他们做梦都没想到,那个身处爆炸最中心的宇智波启,居然毫发未损!

  这真的是人吗?

  这一刻他们不由得想起了白井直辉说的话,这种事,真的是人能办到的么?

  宇智波启淡漠的看着他们五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废话,下一刻忍刀出鞘!

  这一刹那——

  天塌!地陷!

  恐怖的刀气肆意纵横,威力宛若灭世一般,顷刻间大地发出隆隆之声。

  五位家族族长几乎是同时低头,巨大的烟尘中,他们看见大地出现一道深不见底的峡谷。

  而在远方,两座山峰在宇智波启出刀不到一秒之后,几乎同时断裂开来!

  断裂处切口平滑,巨响声中坠落在大地之上,甚至引发了不小的地震。

  这样的破坏,分散在涡之国内各个地方的,无论是木叶还是雾隐的忍者都清晰的感受到了。

  他们脑子里面除了想着‘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之类的话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倒是正在押解干柿鬼鲛的今井健太,和封印好了照美冥的日向绫察觉到了什么。

  这样的破坏很可能是人为的,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必然是宇智波启!

  “这....这就是宇智波的实力吗?”

  看着须佐能乎一刀之威,这一刻,他们似乎明白了。

  为什么这个家伙可以击败八尾,可以轻易灭杀云隐那八千人的大部队了。

  因为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活在世间的神,他的实力没有人能够抵挡!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出现这个的怪物?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五位家族族长内心愤怒的在咆哮,可是他们却一声也喊不出来。

  面对着这个漆黑的宛如修罗般的死神,他们连抗拒的能力都做不到!

  “这家伙,还是人么?”

  五位族长内心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句话,不过他们极其短暂的眼神交流后,他们最终都神色坚定的看向了宇智波启。

  逃,恐怕暂时是不可能的了。

  很显然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拼命!

  说不定,他们还能从中找到意思机会呢!

  毕竟他们可是五个人,一旦宇智波启的注意力被某一个牵扯住了,那么其他人就有机会了。

  “诸位,我们的机会不多。”鬼灯幻月声音压得非常的低:“加把劲吧,不然,我们全要死!”

  “拼命吧。”羽衣正雅深吸一口气:“拼命,或许还有机会逃跑。不拼命,我们一起死在这里!”

  其他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显然是认同了这个说法。

  谁都不愿意去做第一个跑路的,五个人分开跑,随后能跑掉几个。

  但是第一个带头跑的,必然会吸引到宇智波启的注意力。

  这样的结局,任何人都不愿意面对。

  因此还不如大家一起攻击,然后听天由命,看宇智波启主要对付的方向到底是哪边,然后他们在作出决定。

  “其实,你们根本不用在挣扎了。”就在这时,宇智波启那轻柔的声音再一次在他们的耳边回荡。

  只不过这一次,这个声音在天空回荡,就如同天神在简单的诉说着一件在平淡无奇的事情一般。

  “因为....”

  宇智波启双瞳永恒的万花筒旋转,庞大的须佐能乎突然再一次出刀。

  明明不快,却让人产生了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就好像面对神罚。

  “你们的徒劳,只会让我失望!”

  长刀之下,天地为之一暗,大地被硬生生的割裂。

  这一刀,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霸道,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鬼灯银月双瞳陡然睁大,面对直斩来的一剑,涌出一种无力感。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第二次忍界大战的时候,年幼的自己在战场上面对大量的地方忍者?

  不记得了,好像自从自己成为族长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到了现在,已近乎遗忘。

  可在这一刻,他清晰的回忆起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恐惧!

  束手就擒当然不可能,鬼灯银月立刻全身的查克拉疯狂凝聚。

  他试图反抗,他不甘心就此等死。

  可因为查克拉聚集的太过迅速,他全身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仿佛一片血雾。

  不仅是他,其他四人也同样全身查克拉暴涨。

  坐以待毙绝对不算是他们的风格,拼命九死一生,不拼命就真是十死无生了!

  “水遁·水铁炮之术·扫射!”

  鬼灯幻月发动全力,他左右两只手都摆出了射击的姿态。

  所有的查克拉顿时汇聚,空气发出爆裂的声响。

  无数粗壮的查克拉球拉出一条条光束,悍然迎上头顶斩下的漆黑忍刀。

  然而,这些光球甚至还没有碰的须佐能乎的刀刃时,就已经被斩断成了两截。

  甚至还没有不少光球还没碰到刀刃,就不是直接泯灭掉,就是半空中发出了一道巨响,直接爆炸开来。

  这剧烈的爆炸,没有在那把漆黑的忍刀上留下一丝的痕迹,亦未阻拦它的移动其哪怕一分!

  宛若神罚的漆黑忍刀,仍保持着不急不缓的速度斩下。

  “不!”

  鬼灯银月肝胆欲裂,已完全顾不得其他,疯狂的压榨着自己体内的所有查克拉。

  而其他四人也同样开始出手,因为他们现在全部都笼罩在宇智波启的忍刀之下。

  假如他们还不出手,恐怕他们全部都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土遁·万里土流壁!”

  “水遁·大爆水冲波!”

  “秘术·千鹰击!”

  “秘术·炎遁·豪龙百炎!”

  五人的联手攻击,让这片森林似乎都笼罩在了巨大的硝烟之中。

  无尽的查克拉肆意蔓延,哪怕是在远一些的人他们都可以感受得到!

  在死亡的压力下,他已忘记了查克拉的消耗,透支着生命在战斗。

  而他们攻击也确实让宇智波启的忍刀稍微停顿了一下,这让他们稍微的看到了些许的希望。。

  但是下一刻,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死灰。

  在宇智波启恐怖的瞳力以及意志的加持下,这一刀依旧斩了下去。

  轰!

  一声惊天的巨响,烟尘直接冲天际,一条蜿蜒的峡谷迅速出现,以一种夸张的速度朝远方蔓延,直至看不到尽头。

  五大族长的攻击,在这一刻全部化为了飞灰。

  而被宇智波启忍刀笼罩下的鬼灯银月,也在这一瞬间彻底变成了灰烬!

  其余四人眼疾手快,他们都散开了。

  大概是因为宇智波启主要目标还是放在了鬼灯银月身上,他们才得以苟且偷生。

  但是那恐怖的刀锋依旧波及到了他们,他们现在一个个看起来就宛如血人一般,因为刀气已经在他们的体内疯狂的蔓延。

  不过在那样的刀锋覆盖下,他们能活下来已经是实力极强的表现了。

  “第一个!”

  宇智波启声音依旧轻柔,但是他的目光却如此冷冽目,他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剩余的四人。

  干柿尸鲆喷出一大口鲜血,他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想大声的惊呼,但是他错愕的发现自己居然喊不出声。

  那道蜿蜒修长的峡谷,就好像是裂在他的心口,冰冷的寒意自灵魂深处涌出。

  这种威力,真的是人所能拥有的么?

  可惜,宇智波启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回答的想法。

  只见那超过百米的巨人再一次抬起手中的忍刀,下一刻,炙热的黑炎忽然在那把忍刀上绽放。

  这一刀直接让所有人都绝望了,他们知道宇智波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但是这样残酷的而果断的行为,真的让他们内心异常的难受。

  曾几何时,他们遭遇过这样的对待?

  他们现在彻底就是砧板上的鱼,完全被其他人肆意揉捏!

  “去死吧!”

  在这样极端的压力之下,风魔阳平率先发出了一声怒吼,他双手快速结印同时怒吼到:“我禁锢他,用最强的攻击,打碎他的乌龟壳,我们杀了他!”

  说话间,风魔忍法·曼茶罗束缚再一次发动,这个术恐怕是唯一能困住宇智波启的术了。

  干柿尸鲆、羽衣正雅和白井直辉同时点了点头,在风魔阳平动手的千分之一秒,他们也跟上了他的节奏。

  绚丽并且威力极度可怕的术再一次爆发,宇智波启静静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的徒劳不由得又有叹了口气。

  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已经是在用消耗生命力的方式在战斗了。

  毫不客气得说,这一战打完,他们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

  与其让他们之后痛苦的死去,为什么不现在就处理掉他们呢?

  ......

  s../book/98706/54632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wimat.com/book/4162/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