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八章 交给我

第八章 交给我

  彩雀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小心翼翼的向彩环投去求救的眼神,却发现彩环看都不看她一眼。彩雀的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彩环也是大夫人的心腹,彩环这样的态度,岂不是摆明了大夫人放弃她了。

  而新进来的婆子媳妇们不知情况,但见彩雀都煞白了小脸,便也都缄默不语,只看着大夫人慢慢的喝茶,过了好久才听大夫人说道:

  “彩雀,先前你娘扣下庶出份例之时,我就等着你带着你娘请罪。但你娘变本加厉,你更是视而不见,由着你娘耍弄。彩雀,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夫人,这必定是有心人诬陷于我,我娘是个老实本分的,她那里敢对姨娘小姐们不敬呢夫人,您明察啊夫人!”彩雀打死不认。

  杜凝云在一旁摇摇头,有些无语的说道:“认个错有什么难的?你跟我母亲多少年了,难道你觉得我母亲会不念旧情?”

  彩雀却只继续哭求,全当听不见,只一口咬定这不是她娘做过的事,是旁人构陷,惹得几个婆子都无语起来:

  “彩雀儿,你娘什么人谁不知道?自打管了花,谁多看一眼她就能骂上半天。方姨娘、柳姨娘、五小姐和六小姐院里多久没换过新花了?这谁不知道?再说了,你娘那样厉害的一个人,谁敢陷害她去。”

  彩雀也是个厉害的,闻言连珠炮一样的朝说话的婆子喊道:“王妈妈,我敬你是个长辈喊你一声妈妈。说话是要凭据的,你凭什么说我娘没给姨娘庶小姐们送花了?必定是你眼红我娘,故意栽赃!”说着,彩雀就往前挣扎着扑到大夫人脚边,哀声道:

  “大夫人,您明鉴啊!”

  大夫人冷眼看着她,眼底是深深的失望。

  杜凝云看着这一幕,冷笑不语。

  不多时,方姨娘和柳姨娘带着五小姐杜凝霜,六小姐杜凝雪到了温雪院。

  大夫人见她们来了就淡淡的说道:“平常这些个东西都扣了你们什么?你们都说吧。”

  年纪最小的杜凝雪立即气鼓鼓的说道:“扣我的菜,不是一点点菜,就是发馊的剩菜,让我次次吃不饱!还有……”杜凝雪还没说完,胳膊就被柳姨娘掐了一下。

  杜凝雪哆嗦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姨娘在来之前教过的话,半个字都不敢再说了。

  但大夫人的脸已经铁青了。她知道庶出有被克扣,这是每家都会有的事情,但她没想到伯府的下人已经猖狂到连小姐们的吃食都敢克扣了,若这事传出去,忠意伯府还有什么脸面?

  大夫人想着,直接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怒气冲冲的冷喝道:

  “好啊!我本以为你们这些个刁钻东西在用度上扣了她们,没想到连吃喝你们竟也敢扣,当真是反了天了!”

  “夫人息怒!”屋内众人瞬间跪了一地。

  杜凝云也赶忙上前给自己母亲顺气。

  杜凝云上辈子之时,婆子们苛待庶出之事是在几个月后被查出来的,那时大夫人也如今日一般动了肝火。

  但那时闹大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大夫人在贼喊捉贼,认为是大夫人故意苛待庶出,只是事情闹出来了,才拿人抵罪。

  杜凝云想着,眼中划过一抹寒芒,但这次既然提前闹出来了,那就劝母亲狠一狠心吧。“母亲,连最基本的吃食她们也克扣,只怕妹妹们的份例没一样是全的。可恨她们在底下弄鬼,不知道的只怕还要以为是母亲您做的。”

  大夫人已经气红了眼,闻言怒目圆睁,抓起手边的被子就砸向了跪在地上的婆子们,口中呵斥道:“往日里我还替你们着想,想你们做事不易。却不想你们背着我竟什么事都做得出!”

  “夫人息怒!”婆子们只好再次齐呼。

  杜凝云见自己母亲气狠了,赶忙又为她抚背顺气,同时说道:“母亲,您这样动气只怕会伤了身子,不如先去屋里歇歇,女儿大了,此事就让女儿来处理吧。”杜凝云说完,便见大夫人整个人都呆愣了下来。

  但大夫人只略略的想了想,便点头说道:“你长大了,若你觉得你能做得了,我便不管了。”言罢,大夫人竟真的起身回了内室,竟真有不管此事的意思。

  底下的婆子见大夫人走了,只剩下杜凝云一人,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却不想杜凝云转身看过来时,眼神竟比大夫人还要冰冷十分。婆子们才要乱哄哄起来就瞬间安静了下去,只听杜凝云轻声说道:

  “去将管事们请来。”

  杜凝云声音听起来仍旧柔柔的,但底下的丫鬟婆子们被她冰冷的眼神弄的心里发虚,又因大夫人就在旁边坐着,也没胆子应付了事,赶忙出去请人。

  不多时,几个内院之中有些头脸的管事婆子都到了温雪院,这些人在路上就得了信儿,都知道温雪院已经是阎罗场,心中藏奸的一个个脚步发虚。

  杜凝云早已在她们来的路上就催着哄着自己母亲去内间歇着,等管事们来齐了。

  温雪院的正厅之中早已没了大夫人的身影,只有杜凝云静静的坐在首位,底下是战战兢兢的丫鬟婆子,以及神色拘谨的方姨娘等人。

  管事娘子们却顿时松了口气,她们早就做好被大夫人训斥的准备,却不想大夫人根本不在此处,只有小姐姨娘们在。

  这还有什么可怕的?

  管事娘子们想着,齐齐向杜凝云等人问好。

  杜凝云知道伯府管事娘子们都是厉害的,她们行礼。杜凝云心里想敲打她们,便捏着茶杯,只当听不见。

  警醒的几个见杜凝云不似往常,便心中不安,安分的继续保持行礼的姿势。但大多的管事娘子们早在心中认定杜凝云是蠢笨好拿捏的,杜凝云不开口,她们也各自站直了身子。

  而杜凝云仍旧在把玩手中的茶杯。

  这下,管事娘子们便认定杜凝云是来玩闹的,而大夫人方才有事出去了。几个胆大的便交头接耳互相说了起来,细小的声音如同马蜂的嗡嗡,有一个带头开始的,渐渐便整个屋子都噪乱起来。

  杜凝云便知道,这些管事们是根本不把她这个嫡小姐放在眼里的,想要治一治府内的乱象,她必定要先杀一杀这些人的威风。

  杜凝云想着,便收起茶杯,眼神冰冷的看着说的最凶的几个。

  但谁怕?

  这屋子里站着的管事都是忠意伯府的老人,杜凝云往日里被杜凝霞各种糊弄,天真烂漫的活像个傻子,府中的管事娘子谁不知道,谁会怕?

  而几个说的凶的是府里脸面的人,平日里只惧大夫人三分,除了大夫人她们怕谁?

  大夫人在里间听见动静,知道这些管事没一个是好像与的,担忧杜凝云弹压不住,就挣扎着想要起来,想替杜凝云把这些管事娘子压下去。却被彩环按住肩膀,听彩环说道:

  “夫人,小姐明年就要嫁到戚家去了。”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