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六章 戚蔺

第六章 戚蔺

  杜凝云的脑海瞬间空白一片。

  戚蔺怎么会出现在杜家?明明上辈子的时候戚蔺根本没有踏足过杜家,他怎么……

  戚蔺见杜凝云吓得小脸都白了,当即皱起眉头,冷声道:“你害怕我?”

  杜凝云见他皱眉时周身的煞气越发骇人,忍不住的往后退。但杜凝云本是坐在花栏旁玩花,此时才退半步,后背就抵在了围栏之上,退无可退。

  戚蔺见此,眉头皱的更紧,周身的气势也越发骇人:“杜凝云,既然怕我,为何又要嫁我?”

  杜凝云一时无言,但看看戚蔺冷峻的脸庞,又看看他身上的柔和的琥珀色长袍,杜凝云忍不住低头在心中吐槽:

  硬生生把文弱书生的惯爱文雅长袍穿出冷酷肃杀之感,旁人看到下意识的怂一下多正常。

  杜凝云想着,只听戚蔺说道:“现在不嫁我你还有机会嫁给六皇子。”说着,戚蔺眼中寒芒顿起,接着说道:“我记得你一直爱慕六皇子。”

  戚蔺说话间一直凝神细观杜凝云的神色,却发现杜凝云听见六皇子三个字,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一言难尽起来,眼神中更是浮上几分厌恶。

  戚蔺顿时眯起了眼睛,这可不是喜欢一个人的模样。可据他所知杜凝云明明是个傻乎乎的傻姑娘,被六皇子几句话哄得情根深种的才对,难道……

  戚蔺心中数个念头闪过,最终只给杜凝云丢了一个交给我的眼神,便轻声道:“我知道了。”言罢,戚蔺转身便大步流星的走了。

  留下杜凝云整个人都懵懵的看着他的背影,愣了好半天才茫然的说道:“你知道什么了?”

  无人回答,只有微风拂过芍药花的花瓣,带起浅浅的清香。

  杜凝云低头想来想去,却根本猜不出戚蔺知道了什么,便抿了抿唇,继续看花栏边上的芍药。

  这里种的是近乎玫红的芍药花,重重叠叠的花瓣在阳光下随着微风尽情摇曳舒展,瞧着极为惹眼,极为讨人喜欢。

  杜凝云忍不住伸手摸向花瓣,揪下一片花瓣放在手心托到鼻端轻嗅,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让杜凝云的心情越发愉悦。

  一个人独自在皇宫上飘了千年,看得到花,但碰不到花瓣,闻不到花香。今日杜凝云难得一个人守着一大片的鲜艳芍药,打扰的人一走,便又开始坐在花栏边上戳花弄花。

  微风不绝,此处各色的花朵也多,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杜凝云习惯了飘在半空时不沾外物,眼见着风来也不躲不避,直到大风裹挟着片片红香的花瓣砸了她一脸一身满地,杜凝云才后知后觉的扶额叹道:“竟忘了自己活了。”

  杜凝云想着便要起身抖落满身的花瓣,偏又想起上辈子时曾见人将鲜花做成干花。便先折了几朵芍药放在座上,然后便蹲下捡拾地上的花瓣,却不想才拾了小小的一捧,就听身后传来怒喝:

  “你是哪个院的?做什么糟蹋我的花儿?”说着,一个老婆子眯缝着眼睛,骂骂咧咧的走来,口中说着什么‘天杀的’、‘哪来的死丫头’、‘该剁手的贱骨头’。

  杜凝云眉头微皱,当即站起身来,兜着怀中的落花,转身冷声说道:“你是那个?到来指责起我了么?”

  婆子听声音耳熟,又因走近了,看清了杜凝云的打扮模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蹲在地上的不是府里的丫鬟,而是三小姐。

  婆子顿时唬了一跳,连忙喊道:“哎呦呦我的三小姐哟!要用什么花儿草儿只管吩咐我们这些个奴才就是,做什么自己来?您千金贵体,怎好做这些。”说着,就一脸谄媚讨好的赶忙上前捡拾花瓣。

  杜凝云却冷笑着看着她的动作,冷冷的说道:“担不起,我原是个天杀的,那里能吩咐了你。依我看这花圃让你来管倒是委屈你了,不如换了去。”

  婆子脸上讨好的笑容顿时僵住,她那里想到杜凝云会心血来潮蹲在花丛旁捡拾花瓣,若是知道,她那里有胆子骂。

  但这婆子想杜凝云往日是软绵好性儿的,二房小姐三言两语就能哄住,便觉得自己也能哄住杜凝云,便收了谄媚的笑容,哀叹一声,眼中就泛起了泪花,声音也透着凄凉之感:

  “三小姐,老婆子实在不知道是您在这里。若是知道,您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半个不该说的字。”周婆子说着,一滴老泪就顺着眼角的皱纹滚了下来,哀声道:“三小姐,您行行好。老婆子这一家的生计可全指望着这片花儿了,您让别家管了这处,您是断了我们这一家子的命啊!”

  “是吗?”杜凝云眼中的冷意更甚。

  周婆子便指着花儿哭诉道:“这些花儿要想开的好,选种、施肥、浇水能少了什么?哪一样不耗银子的,如今我这一家好不容易把这花儿伺候开了,您却要换到别家去,您可让我们这一家子怎么活?”

  杜凝云被她这话给气笑了,这话说的巧妙,乍一听竟是伯府亏待了府上奴才呢。杜凝云想着,眼神也越发的冷,伸手指向花圃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样样都是银子培出来的,可这花种、用地、肥料等物上耗得银子,那一两不是伯府官中出的?你们吃伯府的住伯府的,每月拿着月钱,只管着花儿,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周婆子听到这里也慌了神,她本想一番话直接糊弄过去,却不想杜凝云竟对她们管花管草的这样清楚。

  但周婆子眼珠子转了一圈,却没有半点认错的样子,反而还理直气壮的说道:

  “小姐您是小姐,怎会知道我们每日的辛苦。这些花儿还要在花圃里展示,快败了才许我们卖去,那里有人要?还不是砸到我们手里去,我们能赚什么?不过是白费力气,却还让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得利。三小姐,我们是不做别的活,可日日侍弄花草,真的就轻松了么?我们那里就得了好处?”

  周婆子说完,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她就不信她活了三十多年,还糊弄不了一个小姑娘。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