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四十五章 乘风

第四十五章 乘风

  杜凝云眼神中满是不解。

  待墨和弄墨对视了一眼,却终究没把心中的骇人想法说出来,只齐齐摇头,说:“没什么。”便赶忙追上杜凝云,继续向前走。

  梅香小筑中,杜凝霞养了小半个月,才堪堪养好了身体。

  杜凝云很殷勤的日日看望,一副和杜凝霞极其亲厚的样子,让二夫人和谢家人深信不疑。

  唯有杜凝霞半点不信,还认定杜凝云想害她。

  但杜凝云装的太像了,所以每次杜凝云离开后,杜凝霞都会被二夫人喋喋不休的教说上好久。

  让杜凝霞次次气的咬牙,偏她说的话无人相信。

  夏日仍旧炎热的紧,杜凝云一如既往的来梅香小筑演杜凝霞,却不料才进了梅香小筑,迎面便撞上一个身着竹月色长袍的俊秀男子。

  杜凝云看他一双凤眼眼尾上飞,和二夫人、杜凝霞的眼睛相似的紧,便猜她是谢家公子。杜凝云便仔细回想一番,才想起这人是谁。

  谢长砚,谢家的金凤凰,读书无望偏容颜不凡,偶然被公主撞见,差点便尚了公主。只可惜谢家门第不够,谢长砚也没有什么能耐,皇上情愿把不嫁公主也不肯让公主嫁到谢家。

  杜凝云想着便要绕开谢长砚直接进内室。偏谢长砚见杜凝云对他不睬他,便温和的笑着,以儒雅随和的姿态两步拦在杜凝云跟前。

  杜凝云默了,笑的这么假,没有外貌加持的话会被当成变态吧。

  还有,二房你们真的以为戚蔺是没脾气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施展美男计,就不怕戚蔺突然觉得脑袋发绿,大开杀戒?

  杜凝云想着,脑海不自觉的浮现一把插入石板,刀柄仍嗡嗡发颤的短刀。

  咕咚!

  杜凝云咽了口唾沫,有些怕怕的看了眼自己身后,便果断的给谢长砚了一个白眼,就想绕开谢长砚继续走。

  偏谢长砚听信了二夫人的话,心中以定杜凝云是个少见外男的天真小姑娘,随便哄哄便能上钩,就笑的越发柔和,说:

  “杜姑娘莫怕,我是谢长砚,是你的表哥。”

  杜凝云嘴角微抽,谁不知道你是谁么?想着,杜凝云回头看了眼待墨,示意待墨开怼。

  待墨会意,立即上前一步,毫不客气的喊道:“亲兄妹之间尚且讲男女大防,难道你们家中无人教你么?梅香小筑可是内院,你身为外男,出现在此地本就不该,见了非本家的女眷为何不避?”

  谢长砚的笑容僵掉了。

  二夫人怎么没告诉他杜凝云身边跟了一个刁奴?

  “是我冒昧了。我听闻杜姑娘一直悉心照料我表妹,所以特意想感谢一二。”谢长砚说着,就解下了腰间的青玉佩。

  杜凝云心中的小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谢长砚容貌不错,但引诱小姑娘的手段可真不够格。上来就送贴身之物,还当着所有人的面,也不怕被当成流氓打死!

  杜凝云想着,颇为嫌弃的看了眼青玉佩,便一脸漠然的再次丢给待墨一个‘怼他’的眼神。

  战斗力颇强的待墨当即说道:“且不说照料杜二姑娘的不是我家小姐,你谢错了人。谢公子,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送的礼?何况你一个外男,大庭广众之下解下随身之物当做谢礼给我家小姐,你让我家小姐日后如何自处?”

  弄墨也很自然的接过话来:“这玉佩不接,我家姑娘便是不给面子。若是接了,只怕外面人还要误会我家姑娘,要往我家姑娘身上泼脏水呢。”

  “正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故意想坏咱们小姐闺誉呢。”待墨又说:“谢公子还是别说什么谢礼了,你再不出内院,我们就只能喊人轰你了。”

  谢长砚被这一唱一和的弄的笑容僵的笑都笑不出来了,偏才要反驳,却发现杜凝云已经进了屋子,只留下待墨弄墨在门外拦着他。

  谢长砚心中有些恼,他何时被人这样的冷待过。偏他想要进屋子,又被待墨弄墨齐齐拦住,还口口声声要喊人撵他。

  谢长砚只能强行挤出一抹僵硬的微笑,说:“我真的只是想送一样谢礼。”

  待墨&弄墨:“谢公子多虑了,这是姑娘们之间的事,和您没什么干系。何况便是要谢,也自然有二太太来谢,那里劳您费心。再说了,这里是内院,您再不走,便只能喊人来轰你了。”

  谢长砚:“……”

  这两个坏事的刁奴。

  这边,谢长砚进不去内室,而杜凝云却已经笑吟吟的走到了杜凝霞的床边,向杜凝霞问了句好。

  杜凝霞如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二夫人担心她,执意要她在屋内将养。

  此时杜凝霞听见杜凝云的话,才停下手里的针线活儿,笑容僵硬的说:“云妹妹,你怎么又来了。”

  “我当然来了,难道云儿来看姐姐,姐姐不开心?”杜凝云笑吟吟的上前,看见二夫人在床尾坐着,也笑着向二夫人行了一礼。

  而杜凝霞不想看见杜凝云,二夫人却巴不得杜凝云来这里,此时更是迫不及待的拉住杜凝云的手,笑着说:“云儿你快看,你霞姐姐给你绣了手帕子,你快看看你喜不喜欢。”

  杜凝云赶忙上前来看,同时笑道:“只要是霞姐姐绣的我都喜欢。”

  杜凝云说着,便在杜凝霞身侧坐下,亲昵的样子膈应的杜凝霞想拿针把杜凝云缝了。

  偏杜凝云明知道杜凝霞心中的不爽,还笑眯眯的挨着杜凝霞坐下,笑道:“叔母,你看姐姐,我来看她,她到不开心了?”

  二夫人顿时向杜凝霞骂道:“你这是摆脸色给谁看呢?云儿好心好意的来看你,陪着你和你解闷,你倒是一天比一天有脾气了!还不快向云儿道歉!”

  杜凝霞心中发堵,偏她才这样一愣,二夫人就已经殷勤的笑着,把杜凝霞手中绣了一半的手帕子夺走递到杜凝云的手里,让杜凝云拿着仔细端详。

  让杜凝霞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她精心绣的帕子…

  杜凝云便笑着看了一番,笑道:“霞姐姐绣的真好。”

  二夫人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也不管杜凝霞神色有多难看,只赶忙说:“专门绣给你的,改明绣好了就给你送去。”

  杜凝云便点头应下,爽快的模样让二夫人心中大喜,一时笑的眉眼都挤到一起去了。

  杜凝云也在笑,笑的同时看了眼杜凝霞,只见杜凝霞瞪大了眼睛,看着绣了一半的手帕一脸的难以置信。

  杜凝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玩味,只是没说什么便回去了。

  几天后,杜凝云果然收到一个绣工极好的海棠花手帕。杜凝云拿到手帕便仔细端详了许久,才发现一角的花纹酷似‘乘风’二字。

  杜凝云的笑容越发玩味,六皇子秦钺,字:乘风。

  杜凝云便命人按照这手帕的花样多绣几个帕子,要让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

  待墨便说:“近来南边来了一种新线,说是绣出的猫儿、狗儿什么的跟活的似的,如今京中稀少的很,不费上许多银子是请不动人。”

  杜凝云闻言,拿着杜凝霞送来的手帕仔细端详了许久,见这帕子所用材料都是伯府女孩们惯用的,便说:“极好。要的就是旁人轻易买不到的。去请她们绣这海棠花纹的,多绣几张。”说完,又补充道:

  “悄悄的叫人去绣,莫要传出去叫旁人知道。”

  待墨弄墨赶忙答应下来,连忙要出去请人,却还没出房门,便又被杜凝云叫住,说:“让她们绣牡丹纹的,颜色、纹路都要和这海棠纹有差别,但大体要相似。”

  待墨领命去了。

  海棠纹和牡丹纹说差别还是很明显的,但想要两者大体相近却不难。

  绣娘只看了眼海棠纹,便随手在纸上勾勒出三种相似却又不同的牡丹纹供待墨挑选,同时说:

  “手帕子才多大,只要图案的位置、颜色相似些,只要不展开来给人细看,谁分得出是哪张?”

  待墨笑着点头。随手挑了其中一个,留下银子便约了时间,定下三日后来取。

  待杜凝云拿到牡丹帕子,回到伯府和杜凝霞绣的帕子一对比,杜凝云便笑了。

  “极好极好,我要的便是这样的丝帕,瞧上去虽然相似,但拿在手里的触感完全不同,细看花纹也不同。”最重要的是,杜凝霞的花纹暗藏‘乘风’二字,自己这些个手帕可没有呢。

  杜凝云说罢,便听待墨说:“可不是,就这么几个小帕子。说是什么冬月里的天山雪蚕吐的丝,在手里握上许久也是冰冰凉的,加起来竟要五十两银子,能一样么。”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