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四章 朱砂痣

第四章 朱砂痣

  杜凝霞闻言差点骂出来。连谁说的都忘了还要我找,亏你能说出来这话。

  但杜凝霞不好拒绝,作为杜凝云的贴心好姐姐,杜凝霞脸上浮现灿烂的微笑,拉着杜凝云的手,便亲亲热热的一口答应下来:“好妹妹,我当然会帮你。”说罢。杜凝霞才挨着杜凝云坐下,将书放在膝上,做出一副钦慕的样子,柔声说道:

  “莺莺她为了真爱,九死不悔。即便父母不允,张生一无所有,她也半点不嫌弃张生,愿和他互许终身。最终和张生结为美满婚姻,这实在是女子中的典范。好妹妹,若你将来能得张生这般好夫婿,可千万不要做那嫌贫爱富的人。”杜凝霞说完,又看了看窗外门外,确定无人,才意有所指的接着说道:“不过,妹妹身边怕是缺一个红娘。”

  “是吗。”杜凝云勾唇浅笑,笑容带着几分玩味。

  杜凝霞却脸颊微红,接着说道:“你身边的丫鬟都是好的。可有朝一日,你遇到了命定之人,偏家中父母不同意,你身边的几个丫头又是和你母亲一条心得,日后岂不误了你。”

  杜凝云便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扬声道:“姐姐是说,你想送我一个红娘?”

  “咳咳咳!”杜凝霞差点被杜凝云大声说出的一句话吓死,赶忙伸手去捂杜凝云的嘴,连忙说道:“你要死,这等事怎么能大声说出来。”

  杜凝云闻言歪着脑袋看向杜凝霞,一脸无辜的说道:“不能大声说的事,往往是见不得人的事;见不得人的事,往往是腌臜事;即是腌臜事,姐姐为何要说给我听呢?”

  “咳咳咳!”杜凝霞闻言忍不住一通猛咳,再次险些被杜凝云呛死。

  偏差点呛死她的罪魁祸首还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还瞪圆了水汪汪的杏眼,捂着小嘴儿惊呼道:“不对,家中父母不同意就缺红娘了。红娘可是巧言令色让崔莺莺和张生私定终身的人,这等教唆毁人清白的刁奴,我要来作甚?还是说,姐姐认为妹妹我要做这等寡廉鲜耻的事?”

  杜凝云说着,目光落在杜凝霞那张灿若云霞的小脸上,眼睛瞪得更大了,惊呼道:“呀!难道姐姐你有红娘,并且已经和人私定终身了?”

  “三妹妹,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可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儿家,难道你想让我被除族沉塘吗?你怎么什么话都敢乱说!”杜凝霞忍不住恼怒起来。

  杜凝云闻言,也懒得继续装了,便夺过杜凝霞手中的《会真记》砸在了杜凝霞的脸上,见杜凝霞气的小脸的通红了,才慢悠悠的说道:“污你,你也知道这是污人清白、毁人闺誉?杜凝霞,只许你在我耳边说这些腌臜话,还不许我说你一句?你当我是什么?想怎么哄骗就怎么哄骗的傻子?”

  杜凝霞脸上的怒色顿时僵了下来,杜凝云竟看穿了吗?不,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教了杜凝云什么,一定是。

  杜凝霞想着,正欲再说,肚子上就结结实实挨了杜凝云一脚,杜凝霞被这突然而来的一脚踹的失去重心,跌跌撞撞的后退两步,虽然未曾倒地,挥舞的双手却也打翻了架子上的梅瓶。

  小巧的梅瓶落地便发出清脆的瓷片碎裂声,让守在外面的弄墨等人赶忙进来。一进来便看见杜凝霞狰狞着脸要扑打杜凝云。

  弄墨等人吓了一跳,忠意伯府大房袭爵,杜凝云是大房的唯一嫡女,最是金尊玉贵,若是让杜凝霞给打了,杜凝霞固然要遭殃,可她们怎会不受连累。

  “二小姐!你心里有什么好好说便是了,你怎能向三小姐动手?”弄墨几人喊着,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想掐死杜凝云的杜凝霞摁在地上。

  杜凝霞简直要气死了,什么叫她向杜凝云动手,分明是杜凝云打了她。

  但凭杜凝霞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出弄墨等人的束缚,只能用一双眼气狠狠的瞪着杜凝云,气恼的喊道:“杜凝云,我是你的姐姐,就算我二房已经出了忠意伯府,我也是你姐姐,你怎能打我!”

  杜凝云却只冷冷一笑,打你又如何?我想打你很久了。但杜凝云一句话说的却极为自然:“我何时打你了?你自己突然发疯要打我,怎能倒打一耙,说我打你!”

  “明明是你因为…”杜凝霞喊到一半,猛然想起那些话不能让外人知道,一时竟瞪着眼睛,张着嘴巴喊了半晌,却只喊道:“是你!你!你!”

  杜凝云冷笑,蹲身将落在地上的《会真记》捡起来,拿在手中笑着说道:“我是大房嫡女,金尊玉贵。而你是已经分家出去另过的落魄二房嫡女,你拿着这样的腌臜东西来寻我,你说说,我把这东西交给父亲母亲,你会如何?”

  “杜凝云,你别忘了,这可是你求我带给你的。”杜凝霞瞳孔微缩,气恼的喊道。

  杜凝云笑了,只是笑的很冷,一双水汪汪的圆圆杏眼里没了往日的天真无邪,反而透着几分邪气:“杜凝霞,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求过你,你有证据吗?你是打算空口白牙的污蔑我?”

  杜凝霞的小脸瞬间煞白,这怎么可能有证据,杜凝云本来就是个傻的,随便哄两句就信了,何况她害怕落人口实,根本就是悄悄做的,那里会有什么证据。

  “三妹妹,是你自己想要这些戏本子,我才瞒着人,什么都不顾的找来给你看。难道你现在看腻了,怕被人知道就全推到我身上吗?”杜凝霞说着,眼泪便顺着她白皙的小脸上滚落下来,她本就生的美,此时一哭,更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只可惜看她哭的杜凝云不是怜香惜玉的,见状也只慢慢的将她说过的话讲出来:“有朝一日,你遇到了命定之人,偏家中父母不同意,你就缺红娘了。”

  “莺莺她为了真爱,九死不悔。即便父母嫌贫不义,她也半点不嫌弃张生,愿和他互许终身,最终和张生结为美满婚姻,这实在是女子中的典范。”

  “妹妹身边怕是缺一个红娘。”

  杜凝云每说一句,杜凝霞的脸色就惨白一分,这些话若是落实了,她可就全完了。

  “你怎能说这样的话,我不听!”杜凝霞用力掐弄墨等人的手,终于挣脱出来,立即高喊道,喊完便头也不回的从锦璋阁中逃出。

  杜凝云也不拦她,只对着杜凝霞的背影说道:“二姐姐,你的戏本子忘带了,你都有胆子拿着这东西来找我,怎么能敢做不敢当呢?弄墨,拿着这腌臜东西,去送给二叔母,务必将我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二叔母听一听。”

  弄墨赶忙接过戏本子追了过去,留下杜凝云慢悠悠的坐回去,开始反思幼年时期自己的智商,但越是仔细回想,杜凝云的小脸就越是窘迫。

  自己幼年时,是挺蠢的。

  杜凝霞给她看各种才子佳人的话本,给她灌输伯府小姐就该痴情于书生的话语,她深信不疑。

  和二房母女一同上香,寺庙里遇见一位贫寒且俊秀的书生后来出现在二房小院。杜凝霞拿着书生写给她的情诗,她觉得这是天意。

  幸而,那时的她心里只有六皇子,一心要嫁六皇子,再怎么天意,她也未曾对书生动过心。

  只是…杜凝云脸上忽然多了一层煞气,她曾痴心爱慕的六皇子在登基后告诉她,他当初想娶的是忠意伯府二房嫡女杜凝霞,却因她执意要嫁,不得不错娶。说杜凝霞已经是他心头朱砂痣,郁结在心头,不娶不行,要她识相让位。

  杜凝霞在进宫的时候也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口中直说:“三妹妹,姐姐与陛下两情相悦,当初我让了你,如今也该你让我了,不是吗?”

  杜凝云想起这些陈年往事,脸上煞气更甚。若非六皇子当初对她处处示意,还悄悄送她玉佩作为信物,她当年怎会不顾一切的要嫁。

  朱砂痣!

  细想起来,你们曾怨我耽误了你们,坏了你们的好姻缘,这辈子看我怎么成全你们。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