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四十四章 演戏

第四十四章 演戏

  二夫人犯癔症后昏迷的事瞒不住人。

  杜凝云才洗漱完欲睡,就收到这消息,一时神色也有些复杂。

  她给杜凝霞挖个坑罢了,再怎么样难受的也该是杜凝霞,怎么二夫人发起癔症了。她记得二夫人只有情绪激动时才会偶发癔症。

  杜凝云想着,便向待墨说:“去库房取几样珍稀的补药送到梅香小筑。”

  待墨不想送,想起香菩寺的事,更是忍不住说:“小姐,她们母女是什么人,把这些好东西送给她们还不如喂狗呢!”

  杜凝云直说:“嘴上越发没规矩了,要你去你便去。”

  待墨想起杜凝霞母女的事就觉得窝火,此时更是犯了倔加起来,非说:“谁爱去谁去,我不去。”

  杜凝云闻言嘴角一抽,心知待墨是因她恼杜凝霞母女,一时无奈的锤了待墨一下,说:

  “我是使唤不动你了?”

  待墨还是不肯去,口里只说:“便是叫我去给二小姐她们送东西都行,我偏不肯给她们两个送东西!”

  弄墨也在,见待墨倔强起来,担心待墨惹恼了杜凝云,便赶忙说:“我去,我去。”

  说着,弄墨笑着赶忙出去拿东西。

  待墨心中委屈的吸了吸鼻子,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小姐,她们不会记你的好的。你之前给她们多少好东西,可她们呢?她们一心只想毁了你。”

  杜凝云闻言直接给了她一个脑瓜崩,笑道:“东西是好东西,但好东西岂有不烫手的。待墨,你莫要坏了我的事。”

  杜凝云说完便要安歇。待墨则楞在原地,许久没能回神。

  次日。

  杜凝云早早的便去看望杜凝霞。谢家人早在昨晚上弄墨送来药材的时候便已经一窝蜂的挤到梅香小筑。今早上虽然谢湘铃这几个小的不在。

  但谢老夫人和谢夫人早打着照顾杜凝霞的旗号出现在梅香小筑。

  杜凝云来看望时,才进来便看见谢老夫人坐在杜凝霞的床边,立即便要向谢老夫人问安,却才抬起胳膊,就被谢夫人拉着来到谢老夫人面前坐下。

  听谢老夫人说:“难怪霞儿病成这样还口头心头对云丫头念念不忘,这么大的伯府只有云儿这么早来看她,她心里能不念着你么?”

  杜凝云便笑道:“霞姐姐一心待我好,我岂能不待她好。”

  谢老夫人便慈爱一笑,眼中精光闪过,却带着几分不悦。

  什么和杜凝云已经不好了,只是杜凝霞不想帮铃儿罢了。只怕是觉得谢家现在穷了,是忠意伯府的穷亲戚,嫌她们呢。

  谢老夫人心中这样想,面上却不漏半分,只笑眯眯的夸赞杜凝霞心地好、人品好,直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一面说一面看杜凝云。

  只见杜凝云正用写满惊羡的大眼睛看着她,一边听一边点头,时不时看一眼杜凝霞,竟似无比崇拜。

  偏杜凝霞尚且头昏昏的,根本没心思细听谢老夫人和杜凝云的对话,只是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杜凝霞心里慌慌的,偏四肢无力,好不容易抬起胳膊向把杜凝云赶走,却被杜凝云反握住手,听杜凝云亲亲热热的说:

  “姐姐怎么了?是渴了?饿了?还是那里不舒服?”杜凝云说着,便赶忙对待墨说:“快去请大夫。”

  待墨便赶忙出去了。

  谢老夫人则细看杜凝云的神色,见杜凝云脸上写满了担忧,看着床上面色难看的杜凝霞。

  杜凝云更是一面用手帕子擦去杜凝霞脸上的汗,一面红了眼眶,貌似因太过心疼以至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谢老夫人眼中精光流转,试探性的说:“你别哭,霞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如今许是渴了。”说着就端来一杯温热的茶水。

  杜凝云赶忙让开位置,让福儿给杜凝霞喂茶,自己则赶忙侧过头,装作不想让人看见的模样,从袖中抽出一个新的帕子做拭泪状。

  谢老夫人如何会错过杜凝云的表演,赶忙让人打水来给杜凝云洗脸净面,一面劝说:

  “霞儿想你、念你是心里有你,怕你担忧,可你当着她的面便哭哭啼啼的,还叫她怎么安心?”

  杜凝云却只是哭,谢老夫人已经在心中认定杜凝云是好拿捏的,便想趁机多说几句。却不想杜凝云净面过后立即便走了,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梅香小筑外待墨已经向小丫鬟吩咐请大夫。

  见杜凝云出来时两眼泛红,似是哭过,还以为谢家人说了什么难听话欺负杜凝云了,立即就想冲到室内闹一闹。

  但杜凝云却只领着她,从一侧的小径中穿行,不多时便来到了梅香小筑内室的墙边站定。

  不久,谢夫人那极具穿透力的尖厉嗓音便穿过墙壁,传到待墨耳中。

  “杜凝霞那里是拿捏不了杜凝云了,分明是她不想给铃儿出头!故意看铃儿笑话……”

  待墨默了。

  杜凝云却不再停留,只说:“梅香小筑和秋梅斋、菊园、小东篱的人必须都是我们的人,她们想做什么事都不能瞒过我们,明白么?”

  待墨沉默着点头。

  杜凝云懒于多言,继续沿着小径向前,小径不长,又走过一道弯,便入了回廊。

  这个回廊虽然说是回廊,却夹在两个房子屋后的空隙中,只漏出一线的天,却也没多少阳光照进来,使得阴凉昏暗,便是白天也寂静的诡异。

  待墨和弄墨未曾来过这里,见此处破旧阴暗,只觉心中发毛。便想着杜凝云胆小,便想先安抚一下杜凝云。但看向杜凝云,却见杜凝云一脸愉悦的舒了一个懒腰,极为惬意。

  待墨两人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小姐不是很胆小的么?怎么她们两个都怕了,反倒是小姐一点都不怕!

  “你们怎么不走了?”杜凝云好奇的问道。她都要走远了,这两个小蹄子还发呆呢?

  杜凝云想着,只见待墨抓着弄墨的胳膊,抿了抿唇,似鼓足了勇气问道:“小姐,这里这么吓人,你不怕么?”

  杜凝云愣了愣,怕?怕什么?

  环顾四周,除了脏了些、破了些加上暗了些,明明什么都没有。杜凝云便好奇的问道:“这里有什么吓人的?”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