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四十二章 中暑

第四十二章 中暑

  杜凝霞忍不住哽咽了两声,却又立即四下看了看,见四周没人便赶忙吸了吸鼻子,用帕子用力擦净了眼泪,胡乱理了理面容,才随意寻了个方向,乱逛去了。

  但此时正值仲夏,烈日当空,在放着冰盆的室内尚且酷暑难耐,何况是室外。纵使在树荫下慢慢走,看着灼热的阳光下泛白的青石地板,杜凝霞也觉头昏脑涨。

  好不容易走到一处湖边的小亭,偏才走进就见里面摆了四五盆冰,而杜凝云正一面钓鱼,一面吃碎冰拌的果肉,果肉旁还放着一碟子干果。

  杜凝霞顿时站住了脚,看着眼前的杜凝云,杜凝霞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若是杜凝云此时掉进水里淹死了,整个忠意伯府可就剩她一个嫡小姐了。

  杜凝霞想着,一双眼睛亮的可怕。

  偏此时弄墨端了放凉了的酸梅汁回来,见杜凝霞在亭外站着,赶忙对杜凝云说:“姑娘,杜二姑娘来了。”

  杜凝云闻言,头也不回的笑说:“死蹄子,你也不知道小点声,我的鱼都被你吓跑了。”言罢,才向杜凝霞冷笑道:

  “你来我锦璋阁做什么?”

  杜凝霞默了,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从锦璋阁后门出来便是这亭子。因这个亭子邻水,旁边又都是树,更是阴凉些。杜凝云年年天热时都要在此处钓鱼玩。

  可笑她往年沾着杜凝云的光,在此处凉爽吃喝惯了,如今心中郁郁,竟不自觉的走到此处。

  呵!何等可笑。

  杜凝霞想着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去。

  她从戚蔺把书生带走后就知道杜凝云再不可能和她好了。想必杜凝云此时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为何要请她去香菩寺,为何会在香菩寺要她同去竹林。

  杜凝霞想着,叹了口气,却仍旧不肯罢休的回头说:“不管你信不信,但你即便真进了竹林也不会有事。”

  我们母女虽然要毁了你,却也没有要人彻底毁了你清白的意思。

  却不想杜凝云冷笑道:“你怕是不知道,那个书生招认的清清楚楚。若是我不从,便在竹林中坏了我的清白,叫我再没脸见人,就算不一根白绫吊死,这辈子也只能与青灯古佛为伴。”

  杜凝霞脸色发白,当即说道:“绝不可能,若我阿娘有这歹毒的心思,怎会让我同你一起去往竹林,你若有什么好歹,我又怎么脱身!”

  杜凝云歪着脑袋看向她,眼里写满了不耐,当即命弄墨将信给她,同时说:“实在不知道你是怎么一边想害我,一边又摆出一副我都是为你好的恶心嘴脸。”杜凝云说着,将手边的冰拌果子一推,十分嫌弃的说道:

  “先放一边吧,她在这里我没胃口了。”

  弄墨便将酸梅汤放在了冰盆上,然后才拿出信给杜凝霞看。

  杜凝霞认得那是自己阿娘的字体,从头看完脸色已经是煞白。

  杜凝云这才说道:“你该不会要说:我不知道,我不是有心。我若知道他们有这心思,我一定不会要你进竹林。何况你也没有进竹林,你原谅姐姐好不好?”

  杜凝霞哑了,见杜凝云脸上写满了讥笑之色,终是转身离去。

  杜凝云冷笑着看着她的背影,许久才说:“我当初事事信她,实在是猪油蒙了心。”

  弄墨闻言下意识的说道:“何止呢,简直就像个活傻子…”弄墨说到一半就卡壳了,向杜凝云干笑两声,见杜凝云眼中写满了幽怨,弄墨果断脚底抹油开溜。

  留下杜凝云倚着栏杆双手捧心,愁眉惨淡,对着波光粼粼是湖水心中哀叹,竟然…连弄墨都认为她是个傻的。

  正午的阳光炎热的紧,杜凝霞心中憋着一口郁气,一个人来到忠意伯府的花园,寻了处阴凉处坐下。却又因心情太过复杂,忍不住心中的焦躁四处走动起来。等有人发现她的时候,杜凝霞已经倒在地上中暑昏了。

  杜凝云得知这个消息,愣了一下才低头冷笑了一声。她印象中的杜凝霞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不好,可如今的杜凝霞竟然把自己折腾中暑了。

  杜凝云想着,便笑着向弄墨说道:“陪我去瞧瞧她。”瞧瞧她又整什么幺蛾子。

  弄墨正专心绣香囊,闻言下意识的说:“小姐你别犯傻,她必定是做苦肉计呢。”

  杜凝云呆住了,呆呆的看着弄墨,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弄墨说完自己也呆了,呆了一会儿果断的丢开绣了一半的香囊,一边喊:“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一边飞快的逃了出去。

  待墨也在一旁,见状便笑道:“小姐你知道,弄墨她总是傻乎乎的,现在又犯傻了。”

  杜凝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无语的说:“她跑了,你就跟我跑一趟。”

  待墨赶忙说:“可别,外面还热着呢,等吃罢饭天凉些再去岂不好?何况咱这里屋外搭了凉棚,屋内放着冰盆,伸伸手就有酸梅汤喝、桃胶奶吃,何苦为了她让自己受一路热。”

  杜凝云忍不住给待墨送上了一个白眼,笑骂道:“你就贫吧。”

  待墨也笑嘻嘻的,只说:“我一说热小姐就不想动了,难道我看不出来?而且已经差人问过了。二姑娘不知怎的一直在花园的树荫下坐着,坐着坐着又起身在太阳底下转悠,走着走着便倒了。偏大中午的谁在花园里,也没人及时发现,才叫她晒狠了。”

  待墨说着,把放在冰盆里的酸梅汁端出来,给杜凝云倒满了一杯,然后才自己斟出来些,美美的喝了一口,才接着说:“说是大夫下了猛药也足足过了小半个时常才叫二姑娘的高热降了下来,保住了命。”

  杜凝云托着下巴沉思。在太阳底下把自己活活晒昏过去,还是在没人的地儿,这大夏天的不是找死么?这可不像杜凝霞的作风。

  杜凝云想不通,便很随意的向待墨说:“杜凝霞可做不出这样的事,其中定有缘由。”

  待墨便说:“倒也没什么,秋梅斋那边的小丫鬟们说二姑娘中午被喊道秋梅斋挨了谢老夫人、谢夫人和她二夫人三个人的骂。咱们巳时中便下了早课,二姑娘自巳时一直到午时,连饭都没吃上,就一直站着听训,据说出去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想来她这次反常是委屈狠了。”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