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四十章 黑历史

第四十章 黑历史

  杜凝欢闻言立即点点头,连忙应是,但她身旁的杜凝喜虽然同样点头答应下来,但眼神依旧沉重。

  忠意伯府这等深宅大院岂是好待的地方,何况她们本是连庶出都不如的私生女。何况她们入伯府之前就知道她们此来是和二房、谢家人斗的,那里就能安心学规矩。

  只是杜凝喜虽然这样想,面上仍旧是乖巧之色,听话的在大夫人安排下,随着丫鬟去了小东篱。

  小东篱和菊院是对门的两个院子,景致相差无几,屋舍布局也极为相似。

  顺着这两个院子门前的朝前走便是杜凝霞所住的梅香小筑,再走几步,便是谢家人所住的秋梅斋。

  可以说,杜凝喜只问了问自己身边的大丫鬟附近住了谁,便认定大夫人安排她们姐妹住在此处,是让她们和二房、谢家斗去。

  却不知大夫人是真心怜悯,安排她们再此,是因为这两个院子是提前定下的,考虑她们姐妹初来伯府,住的近些能互相有个依靠。

  但就这样好巧不巧的。

  次日,杜凝云难得早早去了家学,见家学中已有两个和自己年岁相近,模样有几分陌生的小姑娘,便知道她们是二房外室所生的女儿。

  杜凝云便笑道:“是喜儿妹妹和欢儿妹妹么?”

  杜凝喜便赶忙上前笑道:“我是凝喜,还不认得姐姐,先给姐姐行礼了。”杜凝欢也赶忙上前。

  杜凝云见她们两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容貌,想起上辈子唯有这两个敢和谢氏对着撒泼,却因婚事捏在二夫人手里,没几天便选择和杜凝霞联手坑她。

  杜凝云眼神儿顿时有些微妙了,只是这微妙立即就被杜凝云压了下去,转而笑说:“我是你们云姐姐。”

  正说着,杜凝霜和杜凝雪也来了,便伸手将杜凝霜和杜凝雪邀了过来,笑道:“这是你霜姐姐,这是你雪妹妹。”

  杜凝喜依言上前见礼,完了又过了许久,才忍不住问道:“云姐姐,我昨晚上听绿袖她们说,咱家里现在还住着一个霞姑娘和四个谢氏的姑娘,怎么不见她们来呢。”

  杜凝云便笑道:“说起来,你们二房已经分出去另过了,所以往日里并不在伯府。”说着,杜凝云做恍然大悟状,连忙说道:

  “是我糊涂了,霞姐姐如今要引着几个谢氏姐妹熟悉伯府,也住在伯府呢。”

  杜凝云说着赶忙让人去请杜凝霞等人。

  杜凝霞和谢湘铃等人原本不知家学等事,得知消息匆匆赶来,女师已经教起今天的画技。

  杜凝霞倒还好,素以才女自诩的杜凝霞只看了一眼众人桌上的画纸,便知道所学不过是基础画技,便松了口气。

  而谢家几人就不同了,谢家这几年衰败,她们每日不过跟着做些针线活,为识几个字稍稍读过女训女戒,那里还要学什么琴棋书画。

  如今看着杜凝云等人提笔作画,所画的芍药花称不上栩栩如生,也没什么意境。却也画的漂亮、细致,将大朵的芍药似模似样的画了出来,明显已经入门。

  谢湘铃等人顿觉心慌,看了一眼女师,见女师板着脸,神色肃穆,一副严苛模样。

  几个本未学过作画的谢家女纷纷慌了神,便下意识的看向杜凝霞。却见杜凝霞根本没有理她们的意思。再看女师,女师也好似看不见她们似的,只专心给杜凝云讲解。

  谢湘铃等人不认得旁人,只好一面暗骂这女师不理她们,一面眼巴巴的跟着杜凝霞,在杜凝霞身旁站定看着。

  杜凝霞能写善画,二夫人自认凭美貌和才学嫁到伯府,便认为女子的相貌和才情便是嫁入高门的资本。在琴棋书画上对杜凝霞严苛的紧,也使得杜凝霞所画的牡丹远非杜凝云三人能比。

  谢家姐妹看了,想着谢夫人的交代,杜凝霞一画完便很给面子的鼓掌叫好。

  但家学的女师是个有脾气的,深认为大家闺秀应恬静柔美,举止有度。

  杜凝云尊她为师,少不得敬着,谁会在学里又是大声鼓掌、又是大声叫好。

  何况女师在忠意伯府颇受礼遇,本也有几分傲气。故而女师的几乎是瞬间皱起眉头,冷声斥责:“这几位姑娘,你们连最基本的笑不露齿都未曾学过么?”

  谢湘铃几人顿时懵了,姐妹有出色之处,她们鼓掌做贺有什么?这不是常事么?当初谢家未曾败落,她们也是这样嬉笑玩闹的,有什么?

  何况她们是忠意伯府的亲家人,也是随随便便的人能指责的?

  “你凶什么?我们姐妹间互相玩闹罢了,有什么?再说了,我们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凭你也敢来说我们。”谢湘铃当即不逊的说,心中还骂道:一个教画的奴才,教了小姐,就把自己当主子了?

  可谢湘铃不知道,她眼前的这个女师原本是宫里的七品女画师,在宫中便以画闻名,所以被伯府聘了进来。兼得大夫人礼重,忠意伯府的人都敬让她三分,谁会顶撞她。

  偏谢湘铃还一副主子训奴才的傲然语调,让本就是良家子且处处受人敬重的险些气昏过去。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便是宫中也没有人在她面前大呼小叫的,这是什么人,竟这样说话,把她当什么了?

  女师想着下意识的看向此处身份最高的杜凝云,却见杜凝云双手捂脸一脸痛苦的弯下腰。女师顿时唬了一跳,旁的也就算了,这位若是有个好歹,即便她是宫里出来的,大夫人也绝不会放过她。

  却不知只是杜凝云听了谢湘铃的话,想起了上辈子的黑历史。

  杜凝云曾经厌学,最不喜这让她每日写写画画的家学。隔三差五逃学不说,在上辈子谢湘铃顶撞女师的时候,她更是毫不犹豫的站在谢湘铃那边。力顶谢湘铃继续口出狂言,气的女师当即拂袖而去。

  而这不算什么。杜凝云想着忍不住扶额,算什么的是,上辈子杜凝霞说谢湘铃是客,若是此事怪罪到谢湘铃的头上,大夫人必定会把谢氏一家撵出去。

  说她若是把谢湘铃看做姐妹,就去帮谢湘铃。

  于是,她便满怀义气,义不容辞的冲到大夫人跟前说:“是我让谢湘铃去顶撞女师……”

  结果可想而知,京中人人皆知忠意伯府嫡女杜凝云顽劣,因厌学而使人逐师。

  杜凝云想着,心中的小人已经缩成了一团,当年的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杜凝霞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呢。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