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三十九章 外室女

第三十九章 外室女

  二老爷也说:“她本就是个不知羞耻与我私奔的贱妇,生下的孩子也未必是我的。我若是认了,岂不成了乌龟王八!”

  那外妇听了二老爷的话,跪倒在地哭的几乎昏死过去。

  悔啊!悔啊!一时痴心错付,十余年尽心侍奉,却在今日才知晓了心上人的真面目。

  “妾虽不堪,但礼义廉耻尚知,今日愿以死证清白,不求君怜我,但求君莫弃亲骨肉!”

  言罢,外室趁众人没反应过来,猛的冲向屋室的内墙。大夫人见状赶忙让人去拦,但外室一心求速死,如何能拦得住。

  只能速去请大夫来医,但大夫还未到,外室便已经断气了,留下两个女儿越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二老爷嫌晦气,见此惨烈之景,不仅不心生怜悯,还骂骂咧咧的说:“我看她就是自知这两个崽子不是我的种,才一死了之,好死无对证!”

  言罢,便是一旁的二夫人都发起抖来。

  二夫人甚至牙关发颤的想:若非当年她是官宦之女,且她和二老爷的事闹到了忠意伯老夫人跟前,她会不会和眼前这外室一个下场。

  二夫人想着,竟下意识的看向大夫人,只听大夫人冷声说道:“二弟,她既然以死为证,无论如何你便要养了她们。”

  “她死我就要养,改明那帮子无耻之流岂不是全要在伯府门前吊死!”二老爷直接说:“管她们是不是我的种,反正我不管!”

  两个小女孩才十三岁,才失了母亲,又听了父亲这无情的话,哭的越发撕心裂肺起来。

  大夫人听的心烦,当即说道:“她们来时可没有遮遮掩掩,这女人死时这里人也极多,人命关天,用不了多久便会人尽皆知,二弟若不想官复原职,只管弃养!”

  二老爷顿时黑了脸,当即说道:“跟我是她自己要跟的,死是她自己要死的。和我有什么干系?这两个小兔崽子是不是我的还两说,我就是不要。难道你还想威胁我么?我的嫂嫂,我就算彻底丢了官,你就能短了我的?”言罢,便气呼呼的拂袖而去。

  大夫人愕然,实在没想到二老爷能说出这般无耻的话来。

  好在二夫人心知二老爷的身份便是自己女儿的身份,唯恐二老爷连个官都不是,在二老爷走后便赶忙说:

  “认!认!”

  “二弟不同意你怎么认?你敢把她们两个领回东南角?你若有这个胆子,我倒还敬你三分!”大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深觉让外妇和这两个女娃今天来是个错误。

  好在二夫人还上套,赶忙哭求道:“您知道他是个糊涂的,本就因民女丢了官,若此事传扬出去,只怕他再也做不得官了!你就看在霞儿的面子上帮帮我们吧。”

  大夫人面露难色。

  二夫人见状,便赶忙说道:“她们本也姓杜,她们今日死了娘,若不留在伯府,只怕凝云她不会同意的。”

  大夫人脸色更难看了,却冷声道:“这事我帮你们瞒了,这两个住在伯府,你自己给了她们娘名分,这两个瞒着二弟悄悄定了名写族谱上也就是了。”

  二夫人闻言,赶忙说:“不若就记在大哥的…”二夫人话还没说完,大夫人就气不可竭的抓起茶杯砸在了她的脚下,冷冷的说道:

  “姓谢的,若非你是我弟妹,今日我非砸死你!我好意为你办事,你到想让伯爷担你们的黑锅了!你哪来的脸说这样的话!”

  二夫人也恐大夫人气狠了翻脸,也赶忙改口说:“错了错了,我这就去抬她做姨娘,好好安葬她。”二夫人言罢再不敢多留,赶忙命人抬起外室。

  两个小姑娘见二夫人要带着外室尸身离开,一个个哭着抱着不让。

  大夫人只能命人扒开她们,两个小姑娘怎么肯依,一个个哭的几乎死过去。

  大夫人头疼的捂额,彩环见状,赶忙上前在两个小姑娘跟前说:“你们再不松手,可就枉费你娘的苦心了。”

  小姑娘的哭声顿了顿,彩环便又说:“放手吧!”说着,便让几个丫鬟扒开她们两个的手,硬是让二夫人一行带上尸身匆匆去了。

  两个小姑娘哭的越发用力,彩环可没应对过这等情况,下意识的看向大夫人,只见大夫人扶着额头,有些痛苦的说道:

  “先让她们哭去。雏鸟失亲,谁拦得住她们哭去!”

  彩环点点头,却没松开这两个小姑娘,只将她们两个搂到怀中安抚,等她们哭够了,才赶忙命人送上蜜水给她们润口,然后才听大夫人说:

  “你们起的什么名?”

  小姑娘才怯生生的说:“杜妲(杜蕴)。”

  大夫人闻言,思索了片刻,便说:“你们两个虽是外室所生,不过你们的娘从今往后便有了正经的名分,你们日后便是杜家二房的庶女了。”

  大夫人想着,沉思了片刻,便又说:“来之前你们娘应该告诉过你们,日后你们的婚事我来做主,所以你们不必害怕你们母亲和嫡姐,知道吗?”

  “知道。”两个小姑娘仍旧怯生生的,眼里泪花一闪一闪,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大夫人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知道二老爷好美色,可她却没想到二老爷如此无情,竟半点不在意外室及亲女死活。

  以至外室豁出性命以证清白!

  “小东篱和菊园是相邻的两个院子,你们姐妹日后便住在那里。”

  杜妲和杜蕴两个赶忙要拜谢,却又听大夫人说:

  “你们名字也要改了,忠意伯府女孩皆从一个‘凝’字。凝妲未免拗口,凝蕴又撞了云儿的音,便都要起一个新名字才是。”

  杜妲便说:“儿乳名凤儿,妹妹乳名月儿。”

  大夫人闻言忍不住眉头轻皱,心中说:从这乳名上可见可见这外室的心。若非脸毁了,二弟有心冷不近人情,这外室若活着进了伯府,只怕二夫人要倒大霉。

  大夫人想着,便问道:“凤凰的凤,月亮的月?”

  “正是。”杜妲怯生生的低头回话。

  大夫人便说:“凤字太高,只怕招人,至于月…罢了,都不妥。”大夫人想着,垂头思索了片刻,才说:

  “你们两个也算苦命的,以后姐姐唤作凝喜,妹妹唤作凝欢便是。”说着,便让人去给二夫人递条子。

  然后才向凝喜和凝欢接着说:“日后跟着府中姐妹学规矩便是,不必怕人,也不可害人,你们……”大夫人叹了口气,谢家人她仔细敲打便是,让这两个和她的云儿相似年岁的小姑娘与人比撒泼,她着实不忍。

  “你们只安心学规矩便是。”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