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三十六章 谢氏一家

第三十六章 谢氏一家

  杜凝云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

  心中甚至多了几分庆幸,庆幸自己在后世的名声虽然臭大街,却无论世人怎么提,都会加上美人二字。

  杜凝云想着,又抿着小嘴笑,旁边的待墨等人才回过神,先见杜凝云表情古怪,又忽然两眼发直咧嘴一笑。待墨等人还当杜凝云是吓住了,赶忙去推杜凝云,口中直说: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吓傻了吗?

  杜凝云猛然回神儿,赶忙轻笑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私心觉得好笑,一时出神。待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回吧。”

  杜凝云说罢便继续朝香菩寺的山门走去,完全没了继续理会杜凝霞的心。

  杜凝霞还呆着。

  弄墨担心不带上杜凝霞,回头二房夫人疯疯癫癫闹起来更是麻烦,便忙过去拉拽,将她弄上马车带回去也就罢了。

  而杜凝霞吓得够呛。

  方才的戚蔺突然便恐怖起来,粘稠的杀气煞气如同四面密不透风的高墙,让杜凝霞觉得自己恐惧的连呼吸都困难。

  杜凝霞直到坐上马车,还仍然颤抖着,把牙咬的咯吱作响。

  一路回到忠意伯府,杜凝云下来罢了,见杜凝霞仍然呆愣着,便命人载着杜凝霞,到东南角处再下车。

  自己则径直去了温雪院,向大夫人提议将东南角的院子舍给二房,同时封上东南角的门,加砌一道墙,从此彻底是两家。

  大夫人闻言,虽然觉得此举让二房平白得了一处院子,便宜了她们。但想到二房讨厌之处。

  大夫人思索了片刻便冷声道:“我情愿舍掉一个院子,也绝不和她们再做一家人!”

  说着,大夫人连杜凝云为何突然有封墙的想法都不问,便忙催杜凝云回去歇息,自己则赶忙差人去封墙。

  杜凝云见自己母亲比谁都想和二房撇清关系,又想到自己一路实在颠簸的难受,便告辞离去。

  杜凝云却没想到,她前脚才到锦璋阁,后脚就有小丫鬟来向大夫人报:“夫人,有一家姓谢的,自称是二夫人的娘家人,一家老小的都在,此时正在伯府门前下车呢。”

  大夫人闻言,顿时皱起眉头,冷声说:“二房住在东南角,那里另开了后门,既然是谢氏的娘家人,径直去后面不就成了。”

  大夫人说着,仔细想了想,又接着说:“说仔细了,她们为什么来,门外又都有什么人。”

  小丫鬟便说:“回太太。据说是和人商斗输了,无奈变卖了基业来京,苦于一时无处可去,特来投奔。”小丫鬟说着,又掰着手指头算道:

  “来的有谢氏的父母叔伯,三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四个还在读书的哥儿。”

  大夫人闻言顿觉头大,偏小丫鬟又说:“他们一家也不知是怎么来的,后面跟满了人,只看热闹等他们进不了咱伯府的大门呢。”

  大夫人眉头皱的更紧了。

  偏她另一边二夫人得了信儿,巴巴的跑到忠意伯府大门前,向门房说道:“这是本夫人我的娘家人,你们也拦着?”

  门房对府内的事也多有关注,因没得到大夫人的信。如何也不肯让人进来,即便二夫人来了,他也气势凌人的不许谢家人进门。

  二夫人气急败坏的想喊,门房却凑到二夫人跟前,毕恭毕敬的低声说道:

  “二夫人,虽然你们一家仍住在伯府。但你们早便分出去了,只是二老爷赌光了家财,你们无处可去,伯爷可怜兄弟,你们才到现在住在伯府。论理,二夫人你们一家还是借住,即便伯爷和大夫人心善,您也不会有让娘家人一起来借住的心吧。”

  二夫人顿时一噎,偏她刚要开口,门房就飞快的说:

  “想来二夫人也是体面人,断然不会做出这等没体面的事。”

  二夫人差点被这句话噎死。

  但她能怎么样?亲爹亲娘无依无靠的投奔来了,偏二房的钱财全被二老爷拿了去,难道叫她看自己爹娘露宿街头?

  “你不要在这里和我耍嘴,当年我也是八抬大轿从正门进伯府的,如今我的亲眷前来,无论是不是投奔来的,伯府也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

  门房闻言心里暗恼,但一时无话反驳,便做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冷冷的说:

  “二夫人,我们只是看门的奴才,开不开门要看当家主母的意思,我们可做不得主。”

  言罢,门房便不再理会二夫人,只命人去给谢家人端茶送水,他则站在门前,高喊道:

  “我们知道您是什么人,但我们这些人只是守门的奴才,要等上面传话呢。何况二房已经从伯府中分出去了,您先喝口热茶歇歇罢!”

  谢家人一个个面色难看起来,这哪里是等吩咐,分明是狗眼看人低故意为难。若他们是高官贵胄、若他们富甲天下,这些狗腿子谁会拦他们?谁敢拦他们!

  谢家人想着,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

  而大夫人本不愿来,偏又得知二夫人已经去了,便知道谢家人进伯府已成定局,只好心中压着火气,来到大门前。

  大夫人也不多言,虽然一路上脸色黑如锅底,但一出来便端起了雍容华贵的架子,神色温柔的柔声笑向众人:“竟不知是各位来了,让各位久等了。”

  说着,便忙命人开门,然后才说道:“虽然二房已经分家出去,但你们到底是亲家,是信我们才来投奔,我们如何会把你们拒之门外呢。”大夫人说着,便向彩环吩咐道:

  “我出来的急,也忘了说,你快去让人把院子都拾掇出来,如今贵客前来,可不能怠慢了。”

  谢家人初时还以为大夫人是真情,偏听见大夫人在说到贵客二字时忍不住磨牙一般的加重了语气,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忠意伯夫人那里是真心请他们进去,分明是听说二夫人已经到了大门前,担心有碍忠意伯府的名儿,才让他们进来。

  但对谢家人来说,进了忠意伯府好歹不用担心对手继续不依不饶了,也让他们能缓口气、歇歇脚,再思索后路。

  只是大夫人被膈应的够呛,还没把二房给彻底分出去,二房的娘家一家就都来了。

  这可真是!

  大夫人心里的小人简直气的一蹦三尺高了。

  偏她还是要脸面的,还笑着将谢家人引了进来,笑着等彩环回来说:“太太,秋梅斋最是阔大,正好让亲家一家住去,如今已经收拾妥了。”言罢。

  大夫人便见二夫人的脸黑了黑。秋梅斋可是忠意伯府内院的西北角,也就代表着她没事想见见父母,要斜穿大半个忠意伯府!

  大夫人的心情这才好了些,又看了眼二夫人难看的脸色,才在心中冷冷的说:难道你以为我会让你们一家住在一块,让你们好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我的云儿?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