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三十二章 寺中书生

第三十二章 寺中书生

  “我的母亲最是温柔和善……”

  一句话出来,杜凝霞呆呆的看着杜凝云,愣了半晌。

  这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大夫人‘温柔和善’,大夫人和‘温柔和善’这四个字四字有半点关联么?

  “云儿说笑了,那里就到那等地步了呢。”杜凝霞表情僵硬,一句话如同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杜凝云笑而不语,只向人说:“今日算我请姐姐去香菩寺,姐姐回头可要请回来。”

  杜凝霞闻言,眼神不住的四下瞟,果见待墨弄墨等人皆面带轻蔑。杜凝霞呼吸一滞,一时连回话都忘了,好半天才说:

  “云儿,你竟半点不顾念你我的姐妹之情么?你看她们!”杜凝霞说着,气恼的指向待墨等人,却见待墨等人纷纷漏出恭敬讨好的笑脸。

  杜凝霞忽然觉得自己脸疼。

  偏杜凝云一脸茫然的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口中只说:“她们怎么了?姐姐,我何时不顾念姐妹之情了。”

  明明是你把我的一片真心磨灭,怎么能反说我不念姐妹情,你把我当傻子糊弄的时候,怎么不给我一些姐妹情?

  杜凝霞见杜凝云装出的傻乎乎样子,气的脸都绿了。

  幸而这时丫鬟说马车已经备好,来请她们姐妹移步,杜凝霞才表情僵硬的跟着一同去上了马车。

  杜凝霞只顾着气闷,并未发现在她和杜凝云一起登上马车之后,另后面两辆马车都很快上满了人,并且同去香菩寺。

  香菩寺不算远,但因要出城,少不得在路上耗费不少时间。

  杜凝云一上马车,见杜凝霞目光深沉的盯着前方发呆,便拿出中庸继续翻看。

  待杜凝霞回过神来,便见杜凝云沉静的坐着看书,唬的一双眼睛瞬间瞪大。

  “杜凝云,你看的什么?”

  杜凝云闻言,便将书封展示给杜凝霞,笑吟吟的说道:“中庸罢了,还未读完。”

  “我给你的那些书你不爱看了么?你从前从来不看这些书的。”杜凝霞顿时坐不住了。

  杜凝云眨巴眨巴水汪汪的杏眼,一脸无辜的说道:“姐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杜凝霞心中越发没底了,偏杜凝云又接着说:

  “姐姐给我的那些闲书,我闲时看两眼也就罢了,那里会当正经书看呢。姐姐,妹妹也要劝你一句,我们看那些书闲时解闷就足够了,可万万不能深信了书中歪理邪说呢,反倒迷了自己。”

  杜凝霞闻言,一股恐慌感开始在心中蔓延。

  杜凝云若是深陷其中,就说不出今天的话;若是没有深陷其中,那前些天的杜凝云是在和她演戏么?

  “云儿,你说的极是。”杜凝霞强颜欢笑:“我们这些闺阁女儿,从开只听父母之命,那里能自己做主呢。”

  杜凝云便笑道:“正是呢。”

  说罢,便继续低头看书,恬静的模样到真像个名门淑女。

  杜凝霞有些坐立不安了,来的时候信心满满,甚至迫不及待的想看杜凝云的笑话。

  偏偏,偏偏已经做到马车上,才发觉杜凝云未曾上当。

  杜凝霞忍不住握紧拳头,额角的青筋也慢慢浮现。

  杜凝云见此,便笑吟吟的说道:“是马车里太热了么?你瞧瞧你,汗也出来了,筋也出来了,亏我还让她们往这里面放了两盆冰呢。”

  杜凝霞心中郁郁,连面上功夫也实在做不出来,直接瞪了杜凝云一眼便撇过头,给杜凝云留了一个后脑勺。

  杜凝云有些尴尬,却也只笑了笑,便继续看书,让此处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杜凝霞任性一把,心情才算好些,渐渐回转过来,却又忍不住懊悔。

  痛快是痛快了,待会儿只怕是更哄不住她了。

  杜凝霞想着,回头看了杜凝云一眼,见杜凝云低头专心看书,便一面看杜凝云,一面心中思索要说什么话。

  但想到自己方才的举动,杜凝霞眼珠子在杜凝云身上打转,话没想出来,却发现杜凝云今天穿的挺寒酸。

  不,穿的并不寒酸。依旧是顶好料子的衣裳,身上头上佩戴的也都是不可多得的珍贵饰物。

  但这些珍贵饰物不识货的人看不出珍贵之处。而衣物的颜色不太好,料子虽好,但这颜色做成衣服穿在身上便让人显得老气横秋,更衬得人黑黄。

  便是十分的美人穿上这衣裳也要黯然些,何况杜凝云的小脸顶天了难凑到八分。

  杜凝霞便笑问道:“云儿,今天怎么穿成这样?”也不怕坠了忠意伯府嫡小姐的名。

  杜凝云闻言,抬头看了眼杜凝霞身上红艳艳的衣裳,想到自己方才一瞬的尴尬,杜凝云直接继续低头看书,同样的不理。

  杜凝霞小脸上出现片刻的狰狞,但她很快便接着说道:“云儿,外面人不认得你身上的好东西,只怕要笑你呢?”

  杜凝云这才书一合,冷笑道:“我们原是去香菩寺上香的,穿着打扮合理即可。若是有人笑,只怕笑我的也没几分佛心。”

  杜凝霞没想到杜凝云会把话说的这样直白,一时也哑巴了。

  偏杜凝云见好戏即将上演,也懒得再陪杜凝霞演戏,见杜凝霞又哑了,便直接低头看书,全把杜凝霞当成空气。

  马车内的气氛也因此渐渐凝重下来,杜凝云的横眉冷对,让杜凝霞心底的不安越发浓郁。

  也不知过了多久。

  马车总算停了。

  丫鬟们忙摆上绣凳,扶杜凝云和杜凝霞下来。

  在马车远处的柏杨树一侧,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一手捧着书做出吟诗状,两只眼睛却死死的望向马车的方向。

  很快,一个长挑身材衣着不显的女孩子先行下来,被丫鬟们搀扶着站在一旁。书生便心中暗自猜想:

  先前找自己的人说,这女孩是忠意伯府的唯一正经嫡女,最是金尊玉贵,平日里的衣着打扮无一不是华贵异常。

  书生便猜先下来的是忠意伯府的二房姑娘。

  而下一刻,一个身着张扬红衣,头上的珠玉翠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书生便认定这是忠意伯府的嫡女。

  又因香菩寺没在什么大地方,马车上不去,需要走几步才能进寺门。

  杜凝云等人只能走上几步,途中经过书生。

  那早已准备好的书生便在与杜凝云等人仅剩五步之遥的地方,漏出练了几日的儒雅微笑,向杜凝霞的方向拱手儿笑。

  让杜凝霞忍不住一个眼刀子剜了过去,心中的小人更是无法控制的大吼道:

  瞎么?瞎么?正主在我旁边,你冲我笑什么笑!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