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三十章 香菩寺

第三十章 香菩寺

  待墨闻言,见杜凝云已经定了主意,只得领命去了。

  留下杜凝云一面看书,一面对着桌上花瓶中插着的海棠花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弄墨进来说:“小姐,二房的福儿来了。”

  杜凝云眉头微皱,这个时候来做什么?但杜凝云还是说道:“让她进来。”

  弄墨便出去了。

  不多时,一个十一二岁光景,穿着稍大些的银红上襦,脸蛋红苹果似的小丫鬟走进来,一见杜凝云便笑着向杜凝云说道:“大小姐,我家小姐后天要去香菩寺礼佛,你要同去吗?”

  弄墨见她不行礼也不问安,见了杜凝云便直接发问,忍不住皱眉,但想开口时,杜凝云已经笑吟吟的说道:

  “礼佛是极好的事,回去告诉你就姑娘,我去。”

  小丫鬟福儿便开心的咧着嘴笑了起来,拍着手儿说道:“那我便走啦!”言罢,也不等杜凝云点头,便一阵风一样的刮了出去。

  弄墨眉头皱的更紧了,忍不住说道:“这般无礼,二小姐都不知道教一教。”

  杜凝云浑不在意,只笑道:“傻乎乎的倒也可爱。”

  弄墨无言。

  杜凝云又说:“我和杜凝霞身量相似,从我那里挑一件鲜亮能衬起她容貌的衣裳,送给她去。”

  弄墨闻言,想起杜凝云几日来的行径,还当杜凝云又开始无脑的听杜凝霞的话。便叹了口气,认命般的从杜凝云衣柜中挑出一件大红洋缎的掐牙短儒配水红绫裙,拿到杜凝云跟前,笑道:

  “二小姐明艳,这等艳色衣裙旁人穿俗,偏她穿上越发明艳动人呢。”

  杜凝云便笑道:“小蹄子,我还不知道你,你是知道是她不肯捡好的挑呢。”

  弄墨闻言一点也不心虚的撇过头,盯着墙上挂的海棠睡春图理直气壮的说道:“小姐说挑能明艳能衬起她容貌的,可没让我捡好的挑。难道我挑的不衬她么?”

  杜凝云哑然失笑,却又起身随手从自己妆奁盒子里挑出一件自己从来不戴的璎珞圈丢在衣服上,说道:“一并送去。”

  弄墨便走到屏风边上,招手唤来一个小丫鬟,说道:“送给东南角的二小姐那里。”

  小丫鬟不敢多嘴,赶忙去了。

  弄墨便转身坐下,说:“送去了。”

  杜凝云见她这样,忍不住上前在她身上推了两下,笑说道:“生我的气了?”

  “岂敢呢,小姐是小姐,金尊玉贵的,我那里敢生小姐的气。”弄墨说着,拿起绣了一半的荷包接着绣去。

  杜凝云见她这样,忍不住笑道:“你还贫,嘴巴都能挂油瓶了。”

  弄墨只低头缝荷包,不言语。

  杜凝云便笑着伸手挠她的痒痒肉,闹的弄墨忍不住笑道:“好小姐,我不气了,本也没生气呢。我手里还拿着针,莫扎到你了。”

  杜凝云这才收了手,又和弄墨笑嘻嘻了一阵,才又翻开自己的书专心看了起来,弄墨也专心缝荷包。

  夏日正炎,大片的阳光带着骄躁和欢悦从窗子挤到室内。窗下是金菊纹的楠木大桌,大片的阳光涌到桌面,为桌面渡上一层浅浅的淡金光芒,让桌面菊纹越发动人。杜凝云却嫌阳光太过刺眼,索性拉上窗帘,又到里间的矮桌边坐下,继续看书。

  与此同时,在杜凝云看不到的地方。

  戚蔺暗搓搓给六皇子秦钺挖了一个大坑,使得秦钺难得在府中休息半日,又被当今明皇招到宫内,挨了一顿臭骂不说,还被撵回去禁足两个月。

  秦钺心里憋闷,回到府中便动用全部势力去查。却只查出自己挨罚是因为曾经的一个疏漏,具体是什么疏漏。

  查不出!

  秦钺得到这个结果,正在抄写佛经静心的他,情绪波动下直接将手中的狼毫笔捏折成两半。

  查不出,好一个查不出!他堂堂秦天六皇子,在众多皇子中最有望夺嫡的皇子,他居然连自己到底为什么挨罚都查不出!

  “继续查!”秦钺黑着脸将笔摔在地上,冷声喝道。

  秦钺的心腹见状,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赶忙说:“也唯有陛下、戚家、太后、东侯等寥寥几位能躲过我们耳目了。”

  “怎么?本宫有得罪他们任何一人了?”秦钺横眉倒竖,即刻就要发怒,却又忽然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戚蔺!”

  “殿下,杜大小姐倾心于您的事瞒不住的,何况。”心腹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何况您还不地道的在杜大小姐以死相逼的时候向杜家递信,说愿意以正妃之位求娶,让忠意伯都同意和戚家退婚的事,让戚蔺只差一点就被拒婚。

  但秦钺明显不觉得是自己不地道,还气狠狠的说道:“杜凝云要退婚与我有什么相干,他也能找到我头上。”

  “戚将军这事做的太不地道。”心腹极为狗腿的附和。

  秦钺却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戚蔺不地道?”

  “……”心腹默了,他只是附和而已。

  “哼。”秦钺见他不言,冷哼一声说道:“父皇看重我,太后扶持我,东侯不在京城,忠意伯完全是个墙头草。何况他前阵子得了我的信儿,还想和我联姻,怎会突然陷害我。若此事实在查不出个结果,除了戚蔺还能有谁!”

  心腹只管谄媚迎合称是。

  秦钺见他完全只会讨好自己,平日里还觉得可以拿来逗闷,此时只觉烦闷无趣,便挥手命他退下,自己气的够呛。

  却没想到戚蔺很不地道的一直差人盯着六皇子府,秦钺这里有动静,戚蔺便立即做应对。

  得知秦钺没查到他头上,却猜到他头上。戚蔺半点不急,只悄默默的又给秦钺挖了坑。以至六皇子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又被自己父皇又记了一笔。

  散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眨眼便到了和杜凝霞约定去香菩寺上香的日子。

  杜凝云早早的起床梳妆,换上半新不旧的杨妃色褙子,里面配上暗色褶裙,再将头上的珠钗挑挑拣拣换上一番。待打扮好了出来,待墨便说:

  “这一身不好,显不出伯府小姐的气派。”

  杜凝云笑道:“去庙里上香罢了,难道菩萨的眼睛也只认衣裳么?”何况此去是做杜凝霞的陪衬,自己越是黯淡无光,才越能衬得杜凝霞美不胜收呢。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