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二十二章 算计

第二十二章 算计

  大夫人闻言,沉默了许久,才点头说道:“也罢,量她们也没有什么大本事,我不管也可。但是…”大夫人冷冷的看向窗外二房所在的方向,冷声说道:

  “若你中了她们的计,便是只有一次,我也无论如何都要管了。”

  “自然,自然。”杜凝云连忙答应下来。

  大夫人这才接着说道:“杜凝霜和杜凝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信我的,别把她们的话都当真了。只怕你觉得她们处处为她们着想,她们还盘算怎么能压倒你。”

  杜凝云笑着点头,一派的云淡风轻模样,惹得大夫人抬手在她身上拍了两下,气恼道:“你就气我吧,杜凝霞不是个好东西,你这两个妹妹就是好的么?有其母必有其女,是我厉害才叫柳姨娘方姨娘一个个低头装弱,她们可没有你看到的那样糊涂,她们教出的好女儿更没你想象中的单纯可怜。”

  杜凝云便笑着安慰道:“都是一家姐妹,她们真心待我,我便付出些真心,若只是说些好听话糊弄我,我也不是傻子。”

  “再没比你更傻的人了。”大夫人分明是翻了个白眼。

  杜凝云无言,好半天才扶额长叹一声,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傻事,才让自己的亲娘坚定不移的把自己当傻子看。

  却也知道这事一时解释不清,唯有用时间来慢慢证明,杜凝云也不多解释,只笑说:“母亲信女儿就是了。”并不多说。

  大夫人也无言,又闲坐了许久,听见人说:“二小姐三小姐来请安了。”

  大夫人才和杜凝云一起到前厅去,又说了些寻常话,杜凝云便和杜凝霜杜凝雪一同出了温雪院,只是自温雪院院门便分别了。

  杜凝霜和杜凝雪倒是走到了一路,明明未曾住在一个方向,却也结伴同行,边走边聊好不畅快。

  杜凝云见此,也只一笑而过,对此不甚在意。却不想还没回到锦璋阁,半路便被周善家的截了下来,杜凝云只听她说道:

  “给大小姐请安了。”

  “起来吧。”杜凝云声音一如既往的绵软柔和,但周善家的也很自然的说道:“大小姐,太太托我给您送些东西。”

  周善家的言罢,便拿出一个青布包着的小盒子,递给了杜凝云,同时说道:

  “这是太太要我送给小姐您的,还交代说不可磕碰了,我这一路可小心拿着,半点未曾磕碰到,大小姐您快打开看看,也好让我去复命不是。”

  杜凝云闻言,便让弄墨接过打开,只见小盒子还上了锁,杜凝云诧异的看了眼周善家的,周善家的就赶忙笑道:

  “我昏了头了,太太给了钥匙,我竟忘了。”

  周善家的说着便殷勤的将小匣子打开,却见小匣子中放着三本青皮账簿。

  周善家的瞬间白了脸,

  账本!怎么会是账本!

  前些天大小姐捅出她们这些人贪墨的事,这些天账本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周善家的忍不住看向杜凝云,却见杜凝云勾唇一笑,笑的极为邪性。周善家的腿一软,险些给跪了。

  夫人和大小姐联手坑她。

  周善家的一时很想说自己拿错了匣子,却又怕说拿错了,回头大夫人说给杜凝云的是贵重之物,又指责她弄丢了宝贝,直接摁死她。

  周善家的一时窝心极了,偏杜凝云不给她多想的机会,直接便拿起账本递给她,笑说:“念。”

  “大小姐!”周善家的慌乱的喊道:“我、我…”

  “周妈妈是聪明人,如今还有什么不懂的?念或不念,你直说便是。”

  周善家的脸色瞬间由苍白化为惨白,站在杜凝云跟前挣扎了许久,却还是认命般的接过账本,翻看念了起来:

  “龙泰十年三月初,刘元家的私、私盗官中玉镯一对。四月末……”周善家的每念一句,脸色就惨白一分。偏这个地方不是什么隐蔽之所,周善家的身后还不时有人经过,越发让她战战兢兢。才念了七八条,就颤抖着手要丢开账本子想逃。

  杜凝云见她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子,便笑盈盈的看着周善家的,伸手将自己头上的凤凰衔珠金步摇拔了下来,在周善家的眼前晃了晃,便让周善家的直勾勾的盯着金步摇,看直了眼。

  看这阳光下越发金灿灿的孔雀儿,看这孔雀衔着的一串明显不是凡品的珍珠宝石珠串。

  周善家的连忙伸手去接,杜凝云也很大方,直接将金步摇放在了她的手中,让周善家的笑开了花。

  虽然才笑了几声,周善家的就僵硬着脸,笑不出来了。

  大庭广众的念了别家的罪证,尚能咬定牙是大小姐陷害。可如今收了这金步摇,岂不是明摆摆的告诉所有人,她因为出卖别家,从大小姐这里得了好处呢。

  但看看手中金灿灿的步摇,感受手中步摇沉甸甸的分量,周善家的表情僵硬,咬着牙说道:“谢大小姐的赏,没什么事儿老奴便走了。”

  “到还要劳烦妈妈走一趟去。”杜凝云便笑眯眯的推了推弄墨,将账簿放在弄墨手中,便轻笑道:“弄墨,你拿了这账本子,和周妈妈一起去见我母亲吧。”

  周善家的顿时漏出为难的神色,再到大夫人那里,大夫人铁定会让她跟着一同去捉人,届时她便是府中管家娘子们的公敌了。

  周善家的想到这里只觉头皮发麻,不行不行,大夫人虽然可怕可惧,但底下的人就不厉害了?她平日里就不是什么一等一有体面的,可没胆子做这么招人恨的事。

  周善家的想着便要推脱。

  杜凝云便笑道:“周妈妈,你还没想通么?即便你不去,但我母亲只需要拿着这账本子去拿人,她们就必然能想到你身上,你去不去,都跑不了你的。”

  杜凝云说着,伸手弹了弹账本的青色书封,又说道:“这青色书皮的账簿也好认的紧呢。”

  “大小姐!”周善家的听了杜凝云的话,一张脸青的如同账簿的书皮。

  杜凝云只笑看着她,说道:“我话都挑明了,你做是不做?”

  周善家的磨牙,做是不做,话都挑明了,可不是摆明了告诉她,即便自己不去太太也有本事让她背上这黑锅。

  周善家的想着,硬着头皮从弄墨手中接过账簿,又默了片刻,就漏出了笑脸,笑吟吟的说:“是我糊涂了,我这里有她们贪墨的证据,怎能不拿去给太太看。请大小姐怜悯,让弄墨姑娘陪我一同去见太太吧。”

  杜凝云便点头笑道:“这就对了。弄墨,你和周妈妈一同去吧。”

  弄墨便笑着和周善家的一同去了,只是杜凝云见弄墨脚步轻快,而周善家的明显脚底发虚,走了几步便因腿软险些倒在地上。

  杜凝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上辈子自己母亲同样是选择从周善家的这里下手,只是上辈子的自己万事不管,大夫人也没有费周折的让周善家的先来见自己,只几句话便把周善家的吓得服服帖帖,让周善家的成了所有人眼中告密的小人。

  只是,上辈子母亲做这事是在方姨娘杜凝雪将庶出被克扣之事闹出来之后,她的母亲即便查清所有证明她没有故意苛待庶出,也一度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毒妇。

  杜凝云想着眯着眼睛看向天空鱼鳞般密集的云,眼中带着几分冷意。

  方姨娘,还是盯一盯吧。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