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二十章 香囊

第二十章 香囊

  正午的阳光很浓烈。

  枕霞阁人来人往,丫鬟婆子们进进出出,一派喧闹之景,只因杜凝雪从杜凝云处回来后,抚弄着头上的金簪,向底下人说:“吩咐下去,今日中午我要在枕霞阁设宴,云姐姐她们都要来。”

  于是,以往从来把她的话当空气的丫鬟婆子们便纷纷堆起笑脸,赶忙按杜凝雪的吩咐收拾出场地不说,还殷勤的请杜凝雪来拟定菜肴。

  杜凝雪定完了菜肴,要赏银子,这些人还说:“我们为主子做事是本分,那里要什么赏银呢。”故辞不受。

  杜凝雪心中冷笑,这那里是本分,分明是见她在杜凝云跟前得了脸,赶上来讨好罢了。若是本分,为何先前处处欺辱她们母女。

  杜凝云几人来时,枕霞阁已经设好了宴席,杜凝雪一改往日谨小慎微的模样,带着得体的笑容站在门前,见到杜凝云就笑着迎了上去,笑说:“云姐姐快进来。”

  杜凝云见她额上已经冒起一层细汗,便知道她已经在院前站了许久,也笑道:“姐姐来迟了,害妹妹久等。”

  杜凝雪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甜甜的笑道:“姐姐快请进吧。”说着,就挽着杜凝云的手将杜凝云迎进院子。

  杜凝雪并未将宴席设在内室,反而设在小院的花树下,如今紫叶矮樱也在花期,兼得时令花卉围着桌椅摆放,此次小宴便是在花中宴了。

  杜凝云和杜凝霜只觉杜凝雪的心思巧妙,唯有杜凝霞一来便笑道:“花树众花围着吃饭虽好,但上方无遮无拦,恐有小虫子落下呢。”

  杜凝雪的眼神顿时变的有些阴沉:“妹妹可多谢杜二小姐提醒呢,妹妹不知道姐姐不喜,可需要妹妹将姐姐您的桌单独移到室内?”

  杜凝霞听见杜二小姐四字表情也是一僵,当即说道:“我只是随口一说,妹妹不必在意。”

  杜凝雪顿时拉住了杜凝云的胳膊,娇笑道:“若是云姐姐嫌我,我肯定是不改的。但杜二小姐您是客,虽然是常客,妹妹也绝不能怠慢了姐姐,来人,把霞姐姐的桌搬到廊下去吧,那里有遮挡,必然不会有小虫子等物呢。”

  杜凝云也笑道:“你别胡来,咱们都在这里,你让她一人在廊下岂不可怜,让人看了还以为我们故意给她难堪。”

  杜凝云说着,笑着上前握住杜凝霞的手,在杜凝霞以为杜凝云要替她开脱的时候,又听杜凝云说道:“二姐既然不喜,那便先回吧,何必难为自己呢。”

  杜凝霞整个人都懵了。

  杜凝雪想把她晾到一边,杜凝云不帮她,还直接撵她走!

  “你们!”杜凝霞看着拉着自己的手,一副亲昵模样的杜凝云,窝心极了。

  偏杜凝云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还笑眯眯的说道:“我们怎么了?二姐,你既然不喜欢这场小宴,走了便是,何必委屈自己不肯走呢?”

  杜凝霞闻言,心情越发憋闷。

  但杜凝云三人已然不在理她,竟直接把她视如无物,让杜凝霞气的一阵跳脚,偏杜凝云三人真的不理她了,杜凝霞看了半晌,一气之下竟真走了。

  杜凝云三人也不在意。

  杜凝云已经完全不想和杜凝霞做表面功夫,随便杜凝霞怎的,杜凝云只向杜凝霜和杜凝雪说道:“府上也给我们请了女先生教我们读书识字,但我们往往不去学,好好的家学竟成了摆设。但我们若是只识个字,难免惹人笑话,不如从明日起还去读书。”

  杜凝雪听了这话,便忙说道:“姐姐说的是,妹妹才想说这事呢。”

  唯有杜凝霜几次看向杜凝云,却不敢说,让杜凝云忍不住笑道:“霜儿,若有难处,只管告诉我就是了。”

  杜凝霜闻言,蠕动着小嘴,好半天才低声说道:“姨娘见我绣活尚可,每月都要我绣够了给她,我日夜不停,才堪堪能够,若是去家学里,只怕绣不够数了。”

  杜凝云顿时皱起了眉,沉声问道:“你姨娘要你的绣活做什么?”

  “我小舅舅在外开了个香囊铺子,缺这些香囊袋子。”

  杜凝云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直说道:“你姨娘好不知事,你是伯府小姐,金尊玉贵的,你的绣活岂能拿到外面卖去,成什么体统。”让外人知道,只怕还要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呢。

  杜凝云想着,心疼的拉过杜凝霜的手来看,只见杜凝霜的手心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你不必再绣了,你姨娘那里自然有我去说,霜儿,你是忠意伯府的小姐,可不是外面香囊铺子的绣娘!”

  杜凝霜眼神黯淡,轻叹道:“我何尝不知道这些呢,可她是我娘,她执意要我绣,我不做她就又哭又闹、不依不饶,我怎能不做呢。”

  “从此就不必做了。”杜凝云长叹了口气,难怪她印象中的杜凝霜忽然有一天和她姨娘翻了脸,原来有这缘故在里面。

  杜凝云想着,补充道:“你若实在害怕,你姨娘找你,你就让你的丫鬟来寻我,我自然给你撑腰。”杜凝云说着,便喊来待墨,向待墨说道:

  “你去告诉柳姨娘,忠意伯府的千金小姐生来尊贵,一双手是捧金弄玉的,不是做绣娘的活计的。”

  “是,小姐。”待墨立即便去。

  杜凝云这才笑着看向杜凝霜,见杜凝霜眼中浮上一抹感激之色,便知道杜凝霜早已烦透了绣香囊。

  也是,杜凝霜才十四岁,那里是安心做绣活的年纪,即便她天生喜静,也熬不住日日夜夜不停不歇的去做一件事。

  杜凝云想着,也不在多说,只笑着喝了一杯茶,听杜凝雪叹道:“难怪姐姐的绣出的东西那样好,原来有这缘故在。”

  “熟能生巧罢了,绣的多了,怎能不精通此道,何况我原本爱做女红。”

  “好姐姐,以后你可不必这样累了,我再寻你玩,你可不要再不理我了。”杜凝雪笑嘻嘻起来。

  杜凝霜却说道:“我姨娘不许我和你顽。”

  “为什么?”杜凝雪皱了皱鼻子,一脸疑惑。杜凝云也好奇的看过来。

  杜凝霜便接着说道:“我姨娘说我是女孩儿家,会做个针线也就完了。姐妹之间玩玩闹闹也没甚么好处,女孩儿就该安静些,去找你们玩不如去照顾弟弟。”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