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十四章 变本加厉

第十四章 变本加厉

  周福家的想到这里,一张脸苍白如纸。

  杜凝云的脸上仍旧带着浅浅的笑意,轻声说道:“你不说,我可就替你说了。”

  周福家的顿时慌了神,赶忙说道:“大小姐,是老奴不知好歹的说了些糊涂话,让您说实在脏了您的嘴,老奴也愿罚一年的月钱,求您饶了老奴这遭吧。”

  杜凝云闻言,定定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已经写满了后悔,便笑道:“一年的月钱对你来说算什么?”

  杜凝云说着,看了眼站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彩环,让彩环嘴角微抽,却还是开口说道:

  “大小姐说的不错,一年的月钱对周妈妈你能算什么?”彩环说着上前两步,一双不大的凤眼冷冷的在众婆子脸上巡视一圈,才对上周福家的写满不安的脸,冷声说道:“太太是心慈的,念你们多年以来有苦劳,才将府中花花草草等活儿分给你们,地皮及种种银钱皆是伯府来出,得了利却是你们的,你们哪一个不一年多得二三百两的银子!”

  众婆子无言。

  她们没笨到连弦外之音都听不懂的地步。

  彩环明着是说她们每年赚得多,暗着是说周福家的不知足,一年赚二三百两的银子还嫌少。

  众管家娘子中几个资历老的,和周福家的一样管着伯府花草的婆子一个个都用要吃人一样的眼神看向周福家的。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花草这笔银子来的多还干净,是她们少有的光明正大的收入,若是因为周福家的向大小姐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们也要断了这财路,她们岂不是太冤了。

  众婆子们想着,平日里最小气的赵婆子已经急红了眼,翻来覆去想来一番,便觉得自己不说什么,就得受周福家的连累,赵婆子便第一个说道:

  “我们谁不念着太太的恩德,我们这些老人全凭太太才能有今日,可恨有些人拿着太太的恩典还仍不知足。”赵婆子说着,眼中划过一抹冷意。

  剩下几个婆子见赵婆子已经开了口,便纷纷开口说道:

  “全凭太太抬举,我们一年年的才富裕起来,只恨有些人心中的贪念犹如无底之洞,凭太太怎么好,她都嫌不足。”

  “可不是,太太是好太太,念着我们,但有些人却是白眼的狼。”

  “谁能想到我们中还有这样的人,我们要早知道,就该早早的去劝太太收了给她的恩典,像这等不知好歹的人,让她来受恩典,还不如让畜生来受!”

  周福家的听了这些指桑骂槐的话,气的一张脸涨得通红。

  但她看看这个,看看哪个,原本相熟也好不熟也罢的熟人,此时要么因为花草的事直接和她翻脸,要么一个个在冷眼旁观。

  周福家的忽然觉得心惊,往日里大家说亲道热好不欢快,如今因银钱之故,便一个个都不认她了。

  杜凝云冷眼看着众人,听她们这样说,却只笑道:“看来你们说不认可周妈妈的话了。”

  这几个婆子便纷纷说道:“我们能管上府中花草全是太太心善,我们感恩尚来不及又怎么不足,我们都念着太太的好。只有周婆子有这样的心,可见她是什么人品!”

  杜凝云便接着笑问道:“你们觉得我当如何罚她?”

  “大小姐,她得了好处还嫌不足,您不如让她从此不让她管花草,看她还足不足!”

  杜凝云闻言,似笑非笑的看向周福家的,笑说道:“你觉得如何?”

  周福家的早已瞪大眼睛看向几个出主意的婆子,一副要发怒的样子,却又碍于杜凝云在上首,再加上旁边有彩环、钱嬷嬷等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周福家的不敢发作,只赶忙说道:

  “大小姐,老奴是糊涂了才说出那些昏话,老奴知道自己错了,还请大小姐恕了老奴这一次吧!”

  杜凝云摇摇头,叹道:“旁人犹可恕,但凭你往日行事,罪无可恕了。”

  彩环也适时的说道:“您老人家能向方姨娘和小姐说出配不配的话来,便是没您早上说的那些昏话,伯府也断然容不下您了。”

  周福家的听见这话,立即就将矛头对准了彩环,连声斥骂道:“死蹄子你别贫嘴,我是知道你的。往日我女儿合了太太的心,胜你一头,你便暗恨我们一家,说些谎话哄太太厌恶我们。我告诉你,有些话不是我说的,我是不会认得!”

  彩环闻言,冷眼看着她,傲然说道:“我和彩雀都是夫人跟前的大丫头,谁能压了谁去?谁犯得着恨谁去?我方才说的话你也别急着不认,你往日里那般嚣张,多少大话有的是人记得!谁怕你不认。”

  周福家的被彩环这气势汹汹的一番话说的噎住了,赶忙抬头看向首位,想告状,却见杜凝云津津有味的看着她和彩环吵,实打实的看戏姿态。

  周福家的顿时懵了。

  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而杜凝云并没有什么意思,杜凝云只是单纯的在看戏,见周福家的看过来,才收了笑容,寒声道:“周妈妈,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种事还需要狡辩么?你既然敢说敢做,又怎能不敢当呢?”

  周福家的呆住了,又听杜凝云说道:“你们一家去庄子上吧。”

  周福家的听见这句话,只觉耳边一通嗡鸣之声炸响:“大小姐,你不能这样!我虽有错,但我女儿他们却是无错的。”

  杜凝云无心和她吵,何况她身为小姐,大庭广众之下若是和一个婆子大吵大闹,她的体面何在?故而,杜凝云只看了彩环一眼,彩环便心领神会的再次站了出来,昂声道:

  “周妈妈,你女儿没错你家人没错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么?要不要我去拿一拿你家历年的罪证,念给大家伙儿都听听!”

  杜凝云闻言,似笑非笑的问道:“原来不止一桩一件么?”

  “回大小姐,不止。”彩环毕恭毕敬的说道:“多年来她们也有贪墨之事,但她们不过是小贪,也未曾铸下大错,太太便一次又一次的饶恕了她们,却不想她们敢变本加厉!”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