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十三章 罚 (求支持!求推荐!求投资!求押宝!)

第十三章 罚 (求支持!求推荐!求投资!求押宝!)

  “这这……”刘婆子那里想到她随口说的一句谎话,却收到杜凝云的这样一番话,一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刘婆子很快便反应过来,立即就要反驳。

  却不想杜凝云见她一时哑了,立即就接着说道:“这攒珠累丝的金凤钗不是寻常匠人能做出来的,何况这钗子做工和用料样式都极为巧妙,便是在我那里不多。刘妈妈,你别告诉我这钗子是三妹妹这个月的份例。”

  刘婆子越发哑口无言,一张脸也灰败了下来,但她仍然不愿相信这些话能是杜凝云说出来的,仍旧想辩驳一二。却不想她还没开口,就见彩环突然拿了账目出来,向杜凝云请示之后,便在众人面前将她多年克扣庶女首饰等物的事都抖搂了出来。

  刘婆子这下连辩驳的心都没了,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彩环,许久才说道:“果然是夫人在等着我们。”

  刘婆子说着,心中一动,便流下泪来,哭诉道:“我是伯府多年的老人了。纵使如今有错,但我多年以来也有功劳苦劳在,如今我老糊涂了,大小姐难道连最后的体面也不留给我么?”

  刘婆子言罢,已经泣不成声,但她哭着哭着,悄悄看向杜凝云时,只见杜凝云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分明是戏谑,只听杜凝云说道:“这话真让人恶心,自己贪心不足,反怪我不给体面。”

  杜凝云说着,拿过彩环手中的账本子,抬手就砸到了刘婆子的怀里,冷声说道:

  “刘妈妈,你自己看看你多年来做过的事,你自己说说,这体面我便是给你,你好意思受么?”

  刘婆子哑了,其余的婆子也哑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

  在彩环站出来念了刘婆子的罪证的时候,她们便隐隐猜测,她们克扣庶女的事大夫人是只知道的,只是没腾出手收拾她们。

  管家娘子们想到这里,一个个脸色都难看极了,各自都盘算自己做过的事。

  罪过不多的,如周善家的、马婆子等人很快便舒了口气,还一脸诚恳的两步上前告罪求罚。

  可这她们这一告罪,更让铁证如山的刘婆子脸色煞白。

  杜凝云便抿着嘴儿笑道:“几位妈妈可都是妙人,知道深浅,便是做了,也都未曾太过,让我便是罚也不知从何处罚去。”

  周善家的等人不是傻子,闻言却也不多说,一个个只当听不懂,只听杜凝云说道:“你们扣了多少就去补上多少,少一样都不行,另外每人再罚三个月的月钱。”

  “是。”周善家的几人痛快的认了。

  她们几个管的是布匹、日常琐碎物件。平日里虽贪,却不敢动名贵的,而那些寻常的,她们轻易就能挤出来,毕竟她们来钱之道也不在此。

  但住管小姐们饰物和主管内院府库瓷器、名画等物的几个婆子却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周善家的等人不怕被这样罚,但她们不一样。她们管的大多是贵重之物,她们没少悄悄将好东西偷出去低价折卖换钱,随便一样都得让她们倾家荡产的去赔。

  她们那里赔得起!

  一时间,剩下的管家娘子一颗心都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

  她们甚至觉得今天料理她们的是杜凝云,是因为大夫人已经查清了她们所有人的罪证,提前教好了杜凝云,才放心的让杜凝云来管这事。

  婆子们几乎越是想越是想,脸色就越发的惨白,偏杜凝云挥手让周善家的几人退往一边后就静静的看着她们,一副等她们自己承认罪行的样子。

  婆子们心中忐忑的紧。

  她们知道大夫人的手段,甚至下意识的就认为此时的杜凝云已经手握了她们的全部罪证。

  而实际上杜凝云知道的不多,准确说,她上辈子嫁给六皇子后还一度保持着天真烂漫的性子,除了玩,没有在意的事情。

  她知道上辈子自己母亲料理过这些人,但这些人具体犯了什么错,她并不清楚。

  但这些婆子完全没有主动认错的意思。即便到最后一个个脸色惨白如纸,站在那里止不住的浑身发颤,她们也咬紧牙关不开口。

  杜凝云见此,心知今日想拿下她们是不可能的,便轻笑一声,用似是而非的语气说道:“你们不愿认也没关系,总归你们晚一日,我的耐心就消耗一分,等我的耐心耗光了,你们才知道我的厉害呢。”

  剩下的婆子脸色越发的难看下去,而杜凝云已经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笑道:“不过我今日心情好的很,今日便饶了你们也无妨,总归你们的事瞒不过我。”

  剩下的婆子闻言,僵立在下头,浑身冷汗直冒。忽有一个婆子绷不住,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哭诉道:“大小姐,老奴有错,愿将以往所贪尽数赔回去,并且愿罚一年的月钱银子。”

  这婆子说完,跪伏在地,泣不成声。

  杜凝云闻言,眼中分明事讥讽之色,更是用手帕掩唇儿讥笑道:“齐妈妈,我可认得你呢,你确定你贪墨的你能赔的起?”

  彩环在一旁听了杜凝云的话,十分配合的用你找死的眼神看了眼齐婆子,转身进了内室,不过片刻就拿着一个账本子出来,笑嘻嘻的说道:“齐妈妈,这本是你的,要我念一念么?”

  齐婆子闻言整个人都灰了,剩下的婆子也都漏出惊惧之色。

  什么叫‘齐妈妈,这本是你的’这岂不是在告诉她们所有人,她们每个人的贪了多少都清清楚楚的分开记录了,谁都别想跑。

  这可的的确确是大夫人能干出的事啊!众婆子想到这里,简直万念俱灰。

  杜凝云却笑道:“你们今天不愿讲也算了,我今日心情好,饶了你们倒也无妨。”

  杜凝云说着,眼神在众管家娘子身上飘过,最终落在缩在厅中一角的周福家的身上,杜凝云这才说道:

  “周妈妈,你躲什么?如今人都在,把你先前在花园里和我说的话向所有人再说一遍吧。”

  周福家的脸色越发的惨白。

  那些话若是说了,她还能不能活了?伯府侍弄花草的活儿唯有她们这些在府中有体面的老人才能领,若因她坏了这好差事,只怕她要得罪伯府大半的管家娘子。

  这怎么行!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