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皇太后她重生了 > 第十一章 枕霞阁

第十一章 枕霞阁

  但不管她们是不打自招还是怎的,几个小丫鬟都明摆了有问题。何况杜凝云只是一问,她们就自己漏出马脚。

  但杜凝云也知道,底下的小丫鬟往往只做事,从小丫鬟口中套不出始末。故而杜凝云只抱着敲打身后婆子们的想法,信手指向小丫鬟怀中抱着的东西,笑问道:

  “你们今日可来的真齐全也真巧。新开的海棠、山茶、月季每一样都抱一束,的确是该有的份例。只是……”杜凝云揪出一卷花卷,拿在手中展开,见是一副平平无奇的山水图,便又卷了起来,接着笑问道:

  “只是这画卷、摆件何时成份例了?我怎么从未听过,也从未领到过。”杜凝云说罢,抱画卷的小丫鬟下意识的看向杜凝云身后的李婆子,立即收到李婆子狠厉的眼神,哆嗦着低下头。

  杜凝云见状,笑着回头看了一眼,见李婆子下意识的避开她的目光,便轻笑着走向精致匣子的小丫鬟面前,伸手轻轻打开匣子。

  这匣子内满满的装了四支金钗、金簪,两对步摇以及一副红玛瑙头面。

  杜凝云细细的看了片刻,拿起其中的一支攒珠累丝金凤钗在眼前细细的端详许久,看罢了才说道:“这凤钗明明是姐妹们都有的,怎么也成了新送的份例了?”

  小丫鬟闻言简直要哭了,却终是哆嗦着低下头。

  杜凝云也没在这个小丫鬟跟前停留,直接看向剩下的几个抱着布匹衣物等物的丫鬟。却不想她还没开口,抱着布匹的小丫鬟就已经害怕的哭了起来,惹得杜凝云忍不住笑出声来,连连说道:

  “哭什么?克扣东西的不是你们,你们不过是从犯,便是罚你们,也不过撵了你们出去,有什么好哭的?”

  只是杜凝云说完这话,管家娘子们一个个就脸色更难看了。

  从犯要撵出伯府,还只是不过。那她们这些个主犯呢?她们焉有命在?

  管家娘子们想到这里,一个个心焦如煎,很想为自己辩驳一二,却见杜凝云已经舍了小丫鬟们径直走向方姨娘的方院。

  管家娘子越发慌了,方院的磕碜她们是知道的。毕竟她们也曾多次因方院的磕碜,嘲笑方姨娘虽是姨娘却没有姨娘的体统,带累的六小姐也没个千金小姐的样子。

  可那是没人过问的时候。没人过问她们自然有能耐来磋磨方姨娘这些卑弱无宠的姨娘庶女。但如今有人要过问了。

  管家娘子们忍不住在心中叫苦,早知道这事情闹到大夫人那里,三小姐会管,她们哪敢把事情做绝。

  但为时已晚,杜凝云已经率先进了狭小的方院。方院的院子小的可怜,狭小的如同宽一些的过道的小院子,用一道半人高的矮墙和花园做隔断,使得人即便不走进方院,也能在院外见方院内的景象看的一清二楚。

  但这不算什么,可笑的是,方院临着花园,院外姹紫嫣红处处可见,一片欣欣向荣之景;唯独方院内只有古木青苔,愣是带着几分破败之感。

  杜凝云见此,忍不住皱了皱眉,却还是笑道:“六妹妹不小了,到现在还和方姨娘住在一处倒是不妥,何况此处太不像样子,六妹妹今晚便搬到枕霞阁住去吧。”

  管家娘子们顿觉不妙,枕霞阁原本住的是杜凝霞,是嫡女的住处。如今三小姐要六小姐搬到枕霞阁去住,到底是有意补偿还是想抬举六小姐起来。

  若是要抬举六小姐,她们这些年早把六小姐得罪死了,若是六小姐日后得脸,她们岂不是要遭殃。

  管家娘子们想着,赶忙说道:“三小姐,枕霞阁原本是二小姐的院子,虽然……”

  “虽然什么?”杜凝云不等婆子说完就眼神冷冷的回过头去,冷声说道:“虽然大房、二房和三房早已分家几年,但二房小姐的院子还得给二房小姐留着,不许大房的人住?”

  这话说的有些诛心,杜凝云敢说,婆子却没胆子接,只能底下头,呐呐的说:“二小姐一家还在东南角…”

  “二姐姐是一家长久借住在东南角那里,并不是去东南角小住,枕霞阁早已无主,如今正好让六妹妹住去。”杜凝云说着,不由分说的推弄墨去回大夫人,同时说道:“快去告诉母亲,六妹妹也大了,让六妹妹搬到枕霞阁住去。”

  杜凝云还没说完,弄墨还没领命离去,方姨娘就已经仓皇的从管家娘子中挤了出来,赶忙说道:“小姐抬爱幼妹我们自是感激不尽。但枕霞阁原是嫡女住所,雪儿虽然大了,却是庶出,如何能住呢?”

  何况二小姐是个有心机的,只怕雪儿搬进枕霞阁还得罪了她去。

  方姨娘想着,却听杜凝云说道:“有什么不能住的?都是伯府血脉,她如何不能住。何况这事你也做不得主。”说着,杜凝云向杜凝雪招招手,示意她过来,等她走近了,就柔声说道:

  “让你住枕霞阁你愿意么?”

  “我愿意。”杜凝雪急忙说的,眼神中满是迫不及待的渴望之色。方姨娘担忧的伸手去拉她的手,杜凝雪却赶忙往旁边退了几步,躲到了杜凝云身侧,急声说道:

  “三姐姐说的不错,我是庶出,可我也是伯府血脉,凭什么我住不得枕霞阁?五姐姐只比我大半岁,前年就自己住了霜宁院了。”

  杜凝雪说着,转身就忙催弄墨,只说道:“弄墨姐姐,你快去吧。”

  杜凝云见她如此,也轻声道:“快去吧,我还有几件事要办的,你别耽误我的时间。”

  弄墨这才赶忙去了。

  杜凝云也笑着看了眼方姨娘,似是而非的说道:“你怕什么?我说她能住,她就能住。”

  方姨娘闻言心中苦涩,却不敢再说。

  只趁杜凝云去方院查看之际,拉了杜凝雪的手,焦急的说道:“你要死。二小姐是个厉害人,你住了她的枕霞阁,她怎会轻饶了你。你只是个庶出女孩儿,人微言轻的,你怎么和她斗去。”

  杜凝雪听见这话,像是终于忍无可忍了一样,一把甩开方姨娘的手,厉声说道:“我往日里谨小慎微处处相让,也没见谁高看我半分,反倒是我越是不争她们就越是来踩。我也是伯府小姐,凭什么她们踩我?”

  “雪儿!”方姨娘简直要哭了。

  杜凝雪见她还是一副懦弱样子,心中不忍。可她已经受够了这处处忍让后吃尽窝囊气的日子,见状也只是硬了心肠,背过身去,冷声说道:

  “你要低头,要卑躬屈膝求人保全,可我偏不!是我的就是我的,凭什么该是我的东西我不能要?我偏要,不仅是我的我要,不是我的我也要争一争去!”

  言罢,杜凝雪红着眼眶,快走几步追进分院中,见杜凝云已经到了她的闺房中,正对着她空空的房间叹气。

  杜凝雪的眼泪即刻便流了下来,哭着说道:“三姐姐,妹妹这里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更没东西来招待你,你还是走吧。”
http://www.swimat.com/book/29284/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