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我开外挂卖锅盔 > 107 有条不紊准备中

107 有条不紊准备中

  次日。

  乘冰约了潘红胜,百家寻约了钱宝。

  碰头后,双方又与黄金店面的老板,及二楼空房的房东见了个面。

  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地点也由一开始黄金店面老板的面馆,到空闲的二楼房间。

  正如百家寻所说,虽然一开始当所有人听到百家寻打算搁二楼卖锅盔。

  尤其还是将面向学校北门的这一面墙壁凿空,且向一楼店外延伸装两个楼梯时。

  所有人都是惊呆了,包括,乘冰。嘛,高级黑一般都这样的,善于心计,表里不一。

  但当百家寻站在双方的立场,细致且耐心地讲解了这样做,给大家所带来的好处之后。

  黄金店面的老板,和二楼空房的房东都多少都表现出了心动的模样。

  前者很清楚,不管百家寻如何装修,他又不需要花一分钱。

  最主要的是,百家寻的苏妈妈锅盔生意如何,他老早就领教过了。

  所以十分乐意百家寻搬到他的二楼,毕竟靠得越近,百家寻给他所带来的生意也就越多。

  二楼空房的房东,虽然担心百家寻这么做会损害自己所在楼层的房屋结构。

  但百家寻再三表示,安全性方面,可以请相关人员进行评估。

  再者,百家寻表示自己绝对是诚心诚意的长租。

  且如果房东觉得不妥,他将保证自己在离开的时候,重新花钱再给原封不动地装修回来。

  当然了,这之中有画饼的嫌疑,谁知道以后又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但这种保证,无疑表露出了百家寻的态度,让听的人觉得他至少有这种担当。

  最主要的一点是,房东也考虑过了,二楼并不是门面,就算租出去,顶多当作住房出租。

  而住房租金,一般都不及店面的租金要高,又何况这里正对学校大门,不算好的居所。

  至于说潘红胜,一直以来都是赞同百家寻进行大学生的自主创业。

  当他听说百家寻要开公司后,更是尽最大努力地给予帮助。

  现下听百家寻说,要搞这么一个独特的店面,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它能给学校带来什么?

  汉工商学院毗邻皇家湖,皇家湖的独特,让很多人慕名而来,提升了学校的名气。

  百家寻即将要做的这种店面,虽说不比皇家湖,但至少,它确实是独特的。

  所以未尝不会在本校师生,乃至外校师生中,产生一定的影响力。

  宣传百家寻自主创业的同时,亦又可以为学校声名进行传播。

  这种能带来正面宣传的事,他是很乐意去做的。

  于是,一伙人算是初步答应了。

  接下来便是请相关人员进行可行性评估、安全性评估等等等等。

  总算是没什么问题,在潘红胜、钱宝等人的见证下,百家寻与房东签订了一年的合约。

  当然,合约中钱的事,正如乘冰所说,只是件小事,贷款一下来,便即时支付。

  早已准备就绪建筑公司的施工队,在百家寻和乘冰的要求下,日夜施工。

  施工标准为精装修,预计70天会完工,不过按目前施工进程,四五十天即可搞定。

  这日进展过半,面向学校北门的墙壁早已凿开,延伸一楼门外两楼梯的搭建也初具雏形。

  百家寻搁苏妈妈锅盔摊前,一边做生意,一边远远监工。

  忽然,一个人影,在百家寻视线里若隐若现。

  “好看又好萌的吉祥物?”

  百家寻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么不久见,尤蜜越发好看了。

  只是,畏畏缩缩的性格依然没变,一听百家寻喊她,撒丫子跑得飞快。

  百家寻追到学校门口,远远瞅见仓皇而逃尤蜜的背影,最终没有选择继续追了。

  回到锅盔摊,高艳俪问道:“是吉祥物妹妹吗?她为什么要逃?”

  百家寻点了点头,道:“我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因为讨厌我。”

  “为什么?”高艳俪问道。

  “我前天才从乘冰部长那得知,原来一直以来,她每天都会吃一个苏妈妈锅盔。”

  百家寻说道:“她对锅盔爱得深沉,没理由一边吃着锅盔,还一边讨厌我。”

  高艳俪无语:“说不定人家正因为讨厌你,才每天一个锅盔。你想,女人发泄方式不都会选择拼命吃东西?要我说,吉祥物妹妹一定是一边咬锅盔,一边骂你曾把她带到摊上来。”

  “懒得跟你说了。”百家寻向高艳俪白了一眼,把她拉到一旁。

  高艳俪气道:“喂,我说你,又要浪费锅盔了吗?”

  一直以来,百家寻从没放弃,对当初得到正宗·百年锅盔·牛肉馅锅盔配方的改良。

  眼看着对面的店铺就要完工,自己这边也必须得加紧步伐。

  于是一有机会,便在锅盔摊前做牛肉馅的锅盔。

  高艳俪自是知道,只是百家寻从来都不让她尝尝看味道如何,每每见他把做好的牛肉锅盔给扔进垃圾桶里,高艳俪那是一个心疼,又可惜,在心中骂了百家寻无数次糟蹋粮食。

  不过这一次,似乎做得还不错,百家寻尝了下自己做出来的牛肉锅盔后,倒并没有像曾经那几样,只吃了几口便给扔掉,反而一遍又一遍嚼着,以至于高艳俪看了都有些馋了。

  “味道怎么样?好吃吗?”高艳俪忍不住问道。

  百家寻嚼了一两口,未作声,又嚼了下,这才缓缓说道:

  “这次味道还不错,只是总感觉还差那么一个味。”

  “什么味?甜的?咸的?”高艳俪凑了过来,“你让我尝尝,说不定我能试出来。”

  百家寻匆匆几口把余下锅盔吃完,拍手说道:“只差一味了,我把所有香料一个个再全都试一遍,终究就能试出来了,所以便不劳烦你了。”说着,当真开始一个个去试香料。

  高艳俪嘟起个嘴,好生不乐意,她哪知道,百家寻不让他试吃的原因。

  正因为他曾经说过的,那两句话——

  “因为榴莲芝士锅盔象征了我跟室友的基情岁月。”

  “而牛肉锅盔呢,我打算把它的第一次,留给我还未知的恋人。”

  时值12月25日的圣诞,已不到一个月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8087/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