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96、你这大招特效倒是不错

96、你这大招特效倒是不错

  辰龙没有答应陈浮,这让陈浮略微有些失望。

  卯兔强归强,但他的属性点像是全部都点在敏捷上了。速度快的一批,但力量...其实也就那样吧。

  就算卯兔可以一秒钟打陈浮十拳二十拳,伤害不够,攻速再快也是刮痧。

  当然,这也不能说卯兔就是弱鸡,纯粹是因为陈浮是依靠自己面板上的修为涨幅速度来判断卯兔的攻击力的。

  说疼嘛...倒也还是真的疼,但还能承受。

  除了修为涨的慢了一点,其余都还好。

  陈浮默默承受着。

  当然,他也担心卯兔揍自己的时候没有收到任何反馈,导致揍人体验感极差,打一会儿就不打了。

  或者再把刀弄出来就不好了。

  所以陈浮一直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只是演技略显浮夸。

  “嗷!好痛!”

  “天呐,你怎么这么强!”

  “我都快被你打死了!”

  卯兔颈间青筋直跳,陈浮估计对方额头上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在气人这方面,陈浮一直都是可以的。

  陈浮翻了个身,背面朝上。

  “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往左边一点打,对,就是那里,用力...求求你,放过我吧!”

  卯兔深吸一口气。

  他也不是傻子,此刻已经看出来了,陈浮就是在拿他当傻子耍。

  “你可别用刀啊,我手无寸铁,你就算用刀打赢我,也是胜之不武,知不知道?”

  “你......”

  “男人就应该拳拳到肉的肉搏,用武器算什么本事?来吧,打我,打死我,我绝不还手。”

  陈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挨揍。

  事实上他身上的‘肥肉’消减很快,只是源能长得慢而已。

  身体里储存的源能,超过九成都被用来强化陈浮的身体了,在肉身境界没有达到一个新的阶段之前,陈浮的修为增长速度也快不起来。

  正如未羊所说的那样,人类的身体是有极限的,陈浮体内的源能储量已经即将达到‘饱和’了,不提升‘上限’,陈浮的修为增长只会越来越缓慢,到最后将近停滞。

  倒也不是不会涨,只是两三天才会涨百分之一左右,对于陈浮来说,实在是太慢了。

  他准备打完这场出去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突破的事情......

  “咦?我刚刚是不是不小心立了个flag?”

  陈浮惊觉自己突然立了个flag,这在穿越小说里可是大忌啊!

  一般来说,插完旗子之后,很快就会迎来反转......

  “卯兔,停手吧,不用武器你伤不到他的。”辰龙说道。

  他指着依旧躺在地上的陈浮,说道:“他只是在借你的力量帮他炼体而已...真是个疯子。”

  “接下来换我。”

  “你说换你就换你?”卯兔气不打一处来。

  合着当众平地摔的人不是你是吧,站着说话不腰疼!

  今天我要是不找回面子来,我踏马跟你x......

  “无所谓。”辰龙耸耸肩,“我只是通知你一下,并不是在请求你。”

  说完,辰龙的身躯缓缓漂浮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浮微微有些惊讶,辰龙竟然能飞?在这五倍重力的环境下,他竟然还能飘起来?

  要知道,虽然陈浮也能飞,但【梯云纵】本质上是多段连跳,跟真正的飞行还是有区别的,起码陈浮做不到像辰龙这种轻描淡写的飘起来。

  五倍重力之下,陈浮跳都跳不了多高。

  辰龙飘在半空,张开双臂,仿佛拥抱天地。

  一股莫名的压迫感自辰龙身上传来,陈浮看到,辰龙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道浅蓝色的神龙虚影,在辰龙周身游曳。

  辰龙忽然朝天一指,其身后的神龙虚影同一时间仰天发出无声的咆哮。

  狂风乍起。

  陈浮惊觉自己头顶竟然有一片厚厚的乌云在飞速凝聚!

  遮天蔽日,压迫感十足。

  “呼风唤雨?!”

  陈浮大惊,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前戏都这么牛掰,等下肯定不只是单纯的下雨那么简单,陈浮估计,对方可能会召雷来劈自己!

  这一幕也让陈浮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与辰龙之间的实力差距。

  不管辰龙这一招是自身的技能还是其面具自带的能力,光是在五倍重力之下还能召来乌云,就足够让陈浮吃惊了。

  因为陈浮知道,天空中的云彩本质上其实是水汽凝结,他来到超重秘境这些天,还没有看见过天上有哪怕一朵云彩。

  重力太强,水汽很难飘上去,就算飘上去了,也难于化为白云,最后凝结成雨滴降落。

  简单来说,超重秘境里根本就不会下雨。

  而辰龙却能召来厚重的乌云......

  轰隆隆!!

  雷声炸响!

  陈浮下意识的一缩脖子,他的【千锤百炼】,应该能抗住雷击...吧?

  轰隆隆!

  又是一声炸雷,一道粗大的雷蛇自乌云中降落,穿透空间,直直向着陈浮头顶坠落。

  “夭寿了!!”

  陈浮怪叫一声,撞开自己身旁的卯兔,疯狂逃窜。

  然而铁笼子就那么大,陈浮又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轰!

  雷电击打在铁笼上,当场溃散,闪亮的雷电被铁笼的栏杆分担,一时间电蛇狂舞。

  这一记天降正义声势浩大,却并没有闯进笼子,溃散的电蛇被铁笼给导向了地面,消弭于无形。

  “?”

  陈浮停住,“就这呀?你这大招特效倒是不错。”

  辰龙没有回话。

  卯兔却是已经顾不上陈浮,猛然抽出能量双刀,怒道:“该死!辰龙,你是想连我一起杀了吗!”

  “我也没想到你还在笼子里。”辰龙说道,“相信我,这绝对是失误,跟你之前打他的时候没控制好刀芒连我一起砍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该死!”

  卯兔不再废话,手持双刀严阵以待,仰头看着天空中的乌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陈浮不明所以,道:“你干啥呢?他那雷劈不进来,我之前试过了,这笼子挺结实的。”

  “闭嘴!”卯兔怒喝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陈浮撇撇嘴,没有再说话。

  他心想乌云打雷都出来了,接下来肯定就是下雨了,男子汉大丈夫,他至于会连淋个雨都怕?

  就算下的是冰雹,陈浮自信以自己目前的身体强度,也能抗住。

  “来了!”

  卯兔抬头上望,忽然肃然道。

  陈浮下意识的跟着抬头。

  一滴晶莹剔透的雨水从天而降。

  以陈浮如今的实力,看清楚落雨轨迹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就是下个雨嘛,看把你吓的。”

  陈浮本想伸手接住这一滴雨水,但看卯兔这样子,估计这雨也不简单,估计是有毒啥的,保险起见,陈浮没有装这个杯。

  咻~砰!

  仅仅只是一滴雨水坠落,却有着轻微的破空声响起,而后雨水穿透铁笼的缝隙落地,砸在地上,硬是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土坑。

  陈浮:“???”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