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94、诡异的步法

94、诡异的步法

  陈浮感觉非常不好。

  被强行开机也就算了,对方手段还那么粗鲁。

  他刚刚睡的正香,突然腹部遭受重击,上下半身瞬间向着中央对折。

  双眼暴凸,像是要跳出眼眶。

  腹中一阵翻涌,陈浮差点吐出来。

  “他他他,他竟然一直都在笼子里!”

  “刚刚我们战斗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睡觉?!”

  “嘶!我刚刚就是从他身边进去的,竟然没有注意到他!”

  陈浮一声惨叫,再加上卯兔的平地摔,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存在感份额’瞬间拉满,【存在感转移】技能效果被迫解除。

  所有人都想起了陈浮,陈浮之前在铁笼里所做的一切也都在这一刻被突然想起。

  看台上昏昏欲睡的雷霆瞬间清醒,抓着身旁的未羊怒吼道:“天杀的!他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躲了那么久!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未羊苦笑一声,:“我们这不是也没发现吗......刚刚那段时间,好像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遗忘了他的存在,雷霆大人,这也不能怪我们啊。”

  亥猪满头黑线。

  之前陈浮还在笼子里跟他交流,就站在他面前了,他竟然没有发现!

  还跟陈浮聊天!

  这是什么技能啊?可太艹了!

  苏寻桃满脸羞红,她想起之前在笼子里叫陈浮‘老爷爷’,此刻想起一切,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当场钻进去。

  “我踏马......”陈浮看着笼子外群情激奋的人群,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技能效果失效了,短时间也不能再度使用。

  而且有过前车之鉴,不管陈浮再想出什么办法转移注意力,这些人大概率也会一直盯着陈浮,转移不了多少‘存在感份额’。

  如此一来,【存在感转移】这个神技短时间内算是废了。

  再看看当前铁笼里的状况,遍地岩浆,处处刀痕,好好的一块地变得千疮百孔,可见此刻与他同处铁笼内的另外两人有多强。

  只是稍微捋了捋,陈浮被强行开机的那点起床气瞬间哑火。

  要遭啊!

  “两位,你们看,要不你们接着打?”陈浮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就在旁边看着就行,绝对不会打扰二位的......

  搞到一半不搞了,弄得人心里不上不下的也不好,你们说是不是......”

  卯兔揉着脑门从地上爬起来,看向陈浮,前因后果瞬间明了。

  “你竟然敢偷袭我!”

  若非陈浮偷袭,他再坚持一下就能伤到辰龙了,突然被陈浮绊脚导致失去重心,在这么多人面前平地摔,卯兔感觉自己脸都丢尽了。

  “正好,你是我们这次回来的目标,新账旧账一起算!”

  卯兔再次凝聚出能量双刀。

  陈浮面色一苦。

  我偷袭?

  天可怜见,我踏马躺在交流睡得正香,是你突然过来一脚把我给踩醒的好不好!

  难道还是我的肚子自己过去偷袭你的脚的不成?

  我踏马的才是受害者啊!

  然而卯兔显然不准备跟陈浮讲道理,年轻人嘛,丢了面子可是大事。

  而且就像陈浮说的一样,搞到一半突然不搞了,弄得人不上不下的也不好。

  卯兔准备接着搞,只是换个人搞而已。

  “卯兔!上!弄他!”

  看台上,雷霆大呼小叫,“最好砍断他的五肢,用绳子绑起来,放坛子里扔厕所!”

  他是恨透了陈浮,毕竟长这么大,他也就在陈浮身上吃过亏,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亏。

  被囚禁的那几天,他差点就忍不住寻短见了。

  这疯子每次他醒来就用他的后颈练手刀,雷霆的脖子都像是被打错位了,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卯兔冷哼一声,身形消失在原地。

  陈浮瞳孔剧烈收缩,几乎是下意识的切换技能直接闪现到了笼子的另一边。

  锵!

  一声金鸣,卯兔手中的能量刀重重的斩击在铁笼的栏杆上。

  发现陈浮消失,卯兔转头,冷冷的目光看向陈浮。

  陈浮背后冷汗直冒,暗道好险!

  他的【千锤百炼】可扛不住利器啊!

  而且现在陈浮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从笼子里出去,一旦被斩伤,情况就会越发对陈浮不利。

  没有未羊给自己治伤,以自己这些天来在营地做的那些破事,怕不是会被直接砍死在笼子里哦!

  对于这一点,陈浮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而且卯兔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赶上了他的闪现,虽然陈浮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但问题是他反应跟不上啊!

  “瞬移?有点意思。”

  卯兔淡淡说道,随后身形再度消失。

  辰龙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似是没有动手的打算。

  陈浮浑身汗毛乍起,来了!

  他不知道对方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贸然闪现,只会白白浪费源能,得不偿失!

  可恨!

  自己平常实在太懒了,技能全都是偏向辅助的,攻击技能少得可怜,真的遇上强者,直接抓瞎。

  这一刻,陈浮在心里暗暗发誓,这次要是能出去,肯定要好好磨炼一下自己的战斗技巧!

  不见卯兔身形,不敢贸然闪现。

  但几乎是福至心灵一般,陈浮下意识的往前踏出一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虽是上前,陈浮的身体却是在后退。

  同一时间,卯兔出现,狠狠一刀劈在陈浮刚刚所站的地方。

  “咦?这是什么步法?”

  卯兔眼中流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但也仅此而已,他并不打算停手。

  身形再度消失。

  一道道湛蓝色的刀芒从四面八方朝着陈浮汇聚而来,卯兔围着陈浮转圈,同时倾泻大量刀芒。

  预判不是什么特别难的技巧,卯兔也会。

  他预判了陈浮的躲避路线,甚至就连陈浮会闪现的位置也进行了预判,整个铁笼内顷刻间像是化作了一片刀芒的海洋,视线范围内全部都是湛蓝色的刀芒。

  辰龙不动声色的后退至铁笼边缘,同时亮出龙爪。

  卯兔的刀芒,想连他也一起砍。

  到处都是刀芒,陈浮更加不敢闪现了,万一闪到一个地方,正好把一道刀芒‘闪’进自己肚子里怎么办?

  刀芒速度很快,但陈浮的反应力也能勉强跟上,真正棘手的,还是隐藏在刀芒之中的卯兔时不时的斩来的能量刀。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陈浮的身体瞬间开始滑动起来,依靠诡异的步法拼尽全力躲避卯兔的斩击。

  明明是向前踏步,身体却在后退,明明是向左踏步,身体却在向右边移动......

  此步法一出,顿时让卯兔的预判全部落空,陈浮只需要注意不让刀芒砍到自己就行了,卯兔的能量刀根本就碰不到他!

  “嘶!这到底是什么步法,为什么预判不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