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93、谁TM踩我!

93、谁TM踩我!

  辰龙与卯兔两人入场,两个‘大佬’下场比试,终于是让佩面者们提起了精神。

  作为山海圣教低阶境界之中当之无愧的最高序列,地支序列的每一个人都是能够越阶战斗的绝对天才,以二阶之身只手虐普通的三阶,就算对上寻常四阶,那也是能够全身而退的。

  毕竟,四阶之人,生命层次已经跃迁,原先所拥有的技能升级进化,甚至能吹的‘牛批’都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不必在意是否‘合理’了。

  以二阶的水平,能在四阶手中全身而退,无愧天才之名。

  所以,佩面者们对于辰龙和卯兔的这场比试,非常期待。

  陈浮在一旁呼呼大睡,倒也没人在意。

  ......

  两人进场之后也不瞎比比,卯兔双手虚握,湛蓝色的能量汇聚于掌心之间,刹那间便凝为两柄湛蓝色的能量长刀。

  辰龙倒是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双手抱胸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卯兔凝聚双刀。

  “喂喂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装?”卯兔略微不满的说道:“你又不是苍狗,还真以为你可以用血肉之躯硬扛我的刀?”

  辰龙无所谓的耸耸肩:“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装*犯!”卯兔喝骂一声,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不大的铁笼之内,卯兔因超高速的移动在笼子里拖出道道残影,仅仅片刻之间,残影便已经布满了整个笼内空间,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卯兔的身影。

  每一个‘卯兔’都动作一致的举起双刀,挥砍向辰龙。

  辰龙不为所动。

  “你再装!”

  真正的卯兔刹那间出现在辰龙身前,双刀不知何时已经合二为一,湛蓝光芒大盛,朝着辰龙当头劈下。

  辰龙脸上面具裂开,龙口张开,恐怖的热量在其中汇聚,一口炙热的龙息被其喷出。

  这个距离,哪怕是以卯兔的速度,也很难保证自己不被击中。

  但卯兔似乎也没有想要躲闪的意思,按照原本轨迹劈下能量长刀,精准的劈砍在那一口赤红的灼热龙息之上。

  龙息被卯兔的长刀劈开,向着后方两侧激射而去,过程中有赤红类似岩浆的粘稠液体滴落溅射,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熔岩坑洞。

  铁笼内的温度陡然升高。

  被分割开的龙息在撞上铁笼的栏杆之后,瞬间消弭于无形,好似从未出现过。

  但笼内的环境已经被改变,高温以及土石被融化之后的古怪气味充斥整个笼内空间。

  滚滚浓烟升腾而起。

  陈浮睡在边缘,暂时倒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顶多就是热点而已,【千锤百炼】之下,陈浮的体质大幅增强,抗热性自然也就高了许多。

  倒是因为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再加上笼内升高的温度,让陈浮忽然就梦见了自己小时候拿拿火柴点炮仗的画面。

  玩的很开心,梦中的小陈浮好像非常喜欢玩火柴,甚至连自己都变成了火柴,带着一大堆火柴人还有一个金发小萝莉,冲进龙窟,把那头正在财宝上酣睡的巨龙硬生生的用火柴给烤了......

  以至于陈浮梦里的硫磺味越来越浓,搭配香喷喷的龙肉,让睡梦中的陈浮不由自主的流下了口水。

  卯兔手持长刀挡在身前,分割辰龙的龙息,同时手腕一转,长刀再次化为双刀,一柄依旧挡在龙息之前,另一柄则陡然下移,向着辰龙的腰间横斩而去。

  辰龙倒也非易于之辈,抬脚便是一记猛龙摆尾,那一瞬间其身后仿佛出现了一头狰狞的浅蓝色神龙虚影,冲着卯兔咆哮,随着辰龙的动作,甩动龙尾,空气一声炸响,辰龙的腿已经踢在了卯兔的能量长刀之上。

  锵!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大片火花迸溅。

  仔细一看,却是辰龙的四肢不知何时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细密的浅蓝色龙鳞,光华流转,防御极强。

  卯兔一击不中,也不懊恼,那柄用以阻挡龙息的能量长刀忽然挥舞,一道道湛蓝色的能量刀芒被卯兔挥出,向着辰龙面门倾泻而去。

  正如那口龙息卯兔来不及躲避。同样的,在这个距离,辰龙也躲不开卯兔的刀芒。

  辰龙当机立断,龙口闭合,停止喷吐龙息。

  同时一双手臂已经化为龙爪,爪影阵阵,格挡每一道刀芒。

  火花四溅,‘锵锵’之声不绝于耳。

  观战的佩面者们大呼过瘾。

  虽然本质上来说,辰龙和卯兔的战斗跟他们比起来差别并不是很大,但起码特效拉满了啊!

  光是视觉效果就比他们强出不知多少,仅凭这一点,就值得点赞。

  铁笼将一切战斗余波尽皆束缚在内,笼里笼外仿佛两个空间。

  卯兔的刀越来越快,他像是变成了一个陀螺,高速旋转,双刀不断挥砍,向着辰龙倾泻刀芒。

  辰龙转攻为守,没有再次主动发起攻击。

  现如今铁笼内的环境对他有益,‘龙’本身就有极高的元素抗性,这种环境,对辰龙并无影响。

  反而是卯兔,五倍重力加上高温,卯兔的体力只会消耗的更快,‘龙’以体力见长,拖成持久战,最终胜利的只会是辰龙。

  卯兔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不准备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我倒要看看,你的‘龙鳞’,到底有多硬!”

  卯兔冷哼一声,身形瞬间出现在铁笼边缘,而后双脚猛踏铁栏,借助反作用力速度再次暴涨!

  身形快如闪电,速度如同瞬移一般,形同鬼魅,刹那间便已经出现在了铁笼的另一端。

  而辰龙的身上也在这一瞬间被卯兔斩了数刀,金铁交鸣,火花迸溅。

  卯兔此时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辰龙的反应能力,在卯兔结束攻击之前,辰龙根本跟不上卯兔的速度。

  不过辰龙也不急,他对自己的防御很有自信。

  只见其低吼一声,龙首面具突然像是活过来一般,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浅蓝色的光芒在龙首面具上闪烁,密密麻麻的浅蓝色龙鳞自龙首面具之处开始蔓延,瞬间便已经覆盖辰龙全身。

  卯兔一刻也未曾停歇,其脸上的兔子面具也散发光芒,细密的白毛覆盖全身,头顶长出两支长长的兔儿,速度再增!

  一时间,卯兔像是化身白光,在铁笼内四处‘折射’,每一次折射的中心点,必定是辰龙所在之地,同时辰龙身上爆出大量火花。

  踩踏,借力,斩击,再度踩踏,借力,折跃,斩击......

  卯兔眨眼之间便于铁笼之中‘折射’十数次,辰龙也因此挨了上百刀。

  一些部位的龙鳞甚至隐隐出现裂纹。

  好在卯兔并不是只攻击一点,他每一次‘折射’,所斩击的地方都有所不同。

  这样的速度,连卯兔也不能完美的掌控。

  片刻间,卯兔的便已经在铁笼里几乎所有地方都借过了力,已经没有多少地方是他没有到达过的了。

  某一刻——

  “诶诶诶?”

  借力起跳的卯兔忽然觉得脚下一阵柔软,没有成功借力,重心不稳,当场平地摔。

  同一时间,一声惨叫自卯兔刚刚借力的地方响起。

  “艹!谁踏马踩我!”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