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92、又是一章过渡的

92、又是一章过渡的

  眼见自己体内源能就要消耗一空,杨茹云越发心急。

  她擅长体术,技能经过开发,一阶时获取的一个超限技能被其开发出多个用法,配合体术已是能应付大部分情况。

  然而人力有穷时,五倍重力之下持续开启技能对源能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在这方面,女孩子始终是不如男人有优势,体力是弱项。

  杨茹云暗暗心焦。

  这样下去,她怕是连最低级的铁面资格都拿不到。

  也不知道这山海圣教有没有补考的说法……

  心慌则乱,杨茹云的视线开始在这一场的对手身上游走。

  别误会,不是她突然想搞什么不能写的事,而是在观察敌人,以期能够找到对方的弱点,助自己取得胜利。

  板寸头、平胸、喉结……这是个男人。

  杨茹云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男人通用的弱点。

  但不知为何,杨茹云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心中忽然冒出一股恐惧,以至于动作略微散乱,被那铁面者抓住机会,一掌拍在左肩之上,身形震颤,踉跄后退。

  陈浮在一旁看的直摇头。

  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很清楚的看到铁面者的那一掌在即将临身的那一刻略微调整了一下落点。

  本来是应该打在那个地方的,却硬生生的打在了杨茹云肩头。

  啥意思?避嫌?

  陈浮对此嗤之以鼻,这就跟一个刺客跟一个盾战战斗时,非要往人家盾牌上打,不把盾牌打破绝对不会考虑攻击其他地方一样。

  简直就是个傻子。

  真要是生死对决,敌人可不会因为你下手有分寸就对你手下留情啊。

  刚刚的情况,若是换了陈浮来,他不仅会用力的拍上去,还会狠狠地捏两把。

  给予敌人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伤害。

  女人在跟男人争执的时候会踢男人的通用弱点,那凭什么男人在跟女人战斗的时候不能掐女人的乃子?

  最好给她打瘪!

  杨茹云踉跄后退,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那一掌虽因为体表的那一层青色的能量盔甲防护,未对她造成多大伤害,却也被打了个正着。

  源能消耗倒还在其次,主要是肩部受击,短时间内左臂灵不可避免的灵活度下降。

  杨茹云开始落于下风,被打的节节败退。

  几次想要抬腿攻击对方的男性通用弱点,却都在半途中突兀转向,踢向别处。

  她似乎是有什么顾虑,陈浮在她眼中看到了些许恐惧。

  这是在怕什么?难道是稀有的恐蛋症?

  “你在想什么?踢他**啊!”

  陈浮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催促道。

  实在是太磨叽了,要换了是他,战斗早就结束了,何至于你来我往的打这么久?

  “啊!”

  陈浮的声音突然出现,吓了杨茹云一跳,下意识的将身上那一层能量盔甲统统凝聚在右腿之上,剩余源能凝于足间,狠狠踢击!

  动作浑然天成,仿佛冥冥中有股奇异的力量指引着杨茹云踢击的角度、轨迹、力量与速度,实现精准打鸡。

  “嗷!!”

  那铁面者倒也干脆,像是跟杨茹云配合一般,腰身弓起惨叫倒地,短时间内已是再起不能。

  嗯,若是支付不起治疗费用,怕是以后也用不了了……

  “看嘛,多简单的事。”

  陈浮满意的点点头。

  姬少青和杨茹云算是学到精髓了。

  “承,承让。”

  杨茹云呆呆的说道,预想中的‘恐怖事件’并没有发生,她心中的恐惧不禁消散了些许。

  “铁面资格。”亥猪说道:“还要继续挑战吗?”

  “不了不了。”杨茹云摆摆手。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她现在的状态,不可能会是铜面者的对手,继续挑战只是单方面的挨揍而已。

  接下来的两个不知名男同学的战斗陈浮看都没心情看。不出所料,两人都是铁面。

  因为是男的,所以陈浮连他们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人脑所能记忆的信息是有限的,陈浮不想浪费自己大脑的内存去记两个长得并不可爱的男孩子的信息。

  至此,除了陈浮之外,所有的无面者都已经获得了面具。

  苏寻桃是金面,姬少青是银面,余者皆是铁面。

  再之后,便是佩面者之间的战斗了。

  陈浮看了一会儿,便没心情看下去了。

  技能倒是多种多样,但却很少出现能够让陈浮眼前一亮的技能。

  未羊说过,这个秘境的圣教营地里等级最高的也不过是三阶,虽然比陈浮高,但陈浮还真不太看得上。

  他要是愿意,开启【存在感转移】之后就算拿着一把刀在三阶强者胸前比划,人家大概率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

  这么一想,陈浮也就没有了对‘强者’的敬畏之心。

  而且,等级高又怎么样?技能还不是没有陈浮多。

  至于战斗技巧、身法体术啥的,陈浮看一眼又不能学会,索性就干脆不看了。

  被关在铁笼里,出又出不去,陈浮闲的无聊,便找了个角落睡了起来。

  雷霆因为暂时遗忘了陈浮的存在,在看台上看的昏昏欲睡。

  虽然他自身实力底下,但是其在联邦的时候也是日常相伴大佬左右的,毕竟当今联邦之主可是他的‘姐夫’啊。

  实在是看不上这种菜鸡互啄。

  若不是回房间里也没什么事干,他早就回去了。

  两个小时后——

  金银铜铁四个等级的佩面者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这不仅是无面者的授面仪式,也是佩面者的升面之战。

  可惜,此次挂出来的五张更高级的面具,并没有承认某个人,金银铜铁四个等级的佩面者们虽然有升有降,但也还是处于山海圣教最低序列的范畴。

  “哈啊~”

  卯兔打了个哈欠,问道:“说起来,亥猪,你们动用山海令把我们叫回来是因为什么事?”

  “我没跟你们说吗?”亥猪疑惑道。

  “好像是说了……但我忘记了。”

  “这你也能忘记。”亥猪无语的看了卯兔一眼,说道:“那我再跟你说一遍吧,这次叫你们回来是为了……对啊,是为了什么来着?”

  亥猪疑惑的挠挠头,随便想了想,发现想不起来,便也不再想了。

  “算了,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山海令是雷霆大人用的,我只是负责通知。”

  “雷霆大人?”卯兔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看台上正在打瞌睡的雷霆一眼,没再多问。

  他也不想跟那个‘废物’有什么纠缠。

  “行吧,就当是回来看看你们吧。”卯兔耸耸肩,道:“闲着也是闲着,辰龙,场地都架好了,要不我们两个来一场?”

  脸上戴着浅蓝色龙首面具的辰龙点点头。

  “可以。”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