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90、反其道而行之!

90、反其道而行之!

  陈浮看着干脆利落认输的铁面者,不禁咋咋嘴。

  【天生媚骨】这也太强了,只要找对了方法,完全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把敌人变成自己的舔狗,敌人还心甘情愿。

  【天生媚骨】的魅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相貌关系不大,当然,长得好看的话加成自然会高一些,但哪怕苏寻桃不洗头不洗脸,也能够让人对她产生一定的好感。

  有基础好感度,配合技能效果,魅惑男人简直轻而易举。

  当然,若是按照苏寻桃一贯的做法,战斗之前先撕衣服,大概率只会激起敌人的破坏欲,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

  魅惑技能不是这么用的,想要‘操控’男人,需要利用的是男人的保护欲。

  想保护你,自然也就不会搞你。

  反之,若是激起敌人的破坏欲,一旦魅惑成功,大概率只是让人家更加想搞你而已……

  苏寻桃的战斗方式,在陈浮看来,就是在打歹徒兴奋拳。

  ……

  “你是谁?”

  苏寻桃小声的问道。

  她依旧没有注意到陈浮,只是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自己说话,至于是谁,她并不知道。

  “我是你的随身老爷爷。”陈浮随口说道,“接下来你听我的就是了,我会让你赢下去的。”

  苏寻桃眼里闪过一丝欣喜。

  她甚至都没有怀疑陈浮所说话的真实性,【存在感转移】实在太bug了,连‘怀疑’都被忽略了。

  不过苏寻桃也因此开始‘稍微注意’到陈浮的存在了,她开始悄悄打量笼子外的人群,想要‘找到’陈浮。

  殊不知陈浮就在她身边。

  “咳咳,别乱瞟,被别人发展我帮你的话咱俩都没有好下场,你就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同时,苏寻桃的视线扫到自己右前方的人群,那里正巧有一个金面者微微摇头,似是在觉得方才退场的那个铁面者意志不坚。

  但在苏寻桃看来,这已经是变相的‘承认身份’了。

  于是苏寻桃感激的看了右前方一眼,小声道:“我知道了,谢谢老爷爷!”

  没别的意思,就是表示一下亲近。

  左前方的陈浮:“……”

  第二场的对手,是一个铜面者。

  “你记住,现在的你形象并不是很好,所以常规的魅惑手段并不管用。”

  陈浮说道:“我记得你还有一个能够改变自己身上气味的技能吧?”

  他想起先前在武考时第一次遇到苏寻桃的时候。

  那时的他已经被苏寻桃魅惑住了,但因为苏寻桃的技能效果出了一点点差错,陈浮只是下意识的脑补了一下,苏寻桃身上的气味就变了。

  原本是诱人的体香,却忽然间变成了恶心的狐臭……

  这也让陈浮得以发挥自己钢铁直男的基本功,三两句话将苏寻桃激怒,最终获得胜利。

  “是的,老爷爷,这个技能名为【魅香】,能够让我身上的气味变成对手心中所想的那种气味,结合我的【天生媚骨】,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苏寻桃说道。

  陈浮明白苏寻桃的意思。

  【天生媚骨】被动提升好感,苏寻桃本身长得又不差,妥妥的一个大美女。

  任谁第一眼看见苏寻桃,都不会认为这个美女身上臭烘烘的。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美女身上都是香的,甚至一些极端的舔狗还认为,女神的屁都是香的,拉的便便都是粉红色的……

  在这种前提下,苏寻桃开启【媚香】技能,就有很大概率会让自己的气味变成对方内心最为喜欢的那种气味,在某种程度上让她的魅力进一步提升。

  但其效果并不可控,武考时的陈浮就是最好的例子。

  仅凭这一点,这个技能在陈浮看来就是个废物技能。

  想了想,陈浮问道:“这个技能的效果你能自主操控吗?

  我的意思是说,由你自己来决定自己身上的气味被对方嗅到时是什么味的。”

  “可以是可以……”苏寻桃迟疑一瞬,轻声道:“只是我不知道敌人喜欢什么样的味道,随便选一种香味倒是简单,但万一敌人对这种味道过敏……”

  “不用这么麻烦。”陈浮不以为意的道,那个铜面者进来之后并没有急着动手,所以他跟苏寻桃还有一点时间进行交流。

  “听我的,使用技能,选定馊味……就是苍极武身上的那股味道,不过你要弄的淡一些,别像苍极武那么浓。”

  “馊,馊味?”

  苏寻桃瞪大眼睛。

  然而陈浮却已经没有时间向她解释了,那个铜面者在思考一阵之后,已经决定先手攻击了。

  之前的那个铁面者莫名认输,让这个铜面者心中微微有些警惕,但观察一阵之后,他并没有在苏寻桃身上感觉到半点威胁。

  所以他准备动手了。

  不过毕竟是女孩子,打的时候轻一点吧……

  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被苏寻桃的【天生媚骨】给影响了。

  “巨化!”

  铜面者低呼一声,双臂霎时间膨胀起来,撑破了衣袖。

  他的手臂变得足有自己的腰身粗细,并且长度暴增,手肘都能直接碰到地面。

  砰!

  他挥动手臂,在地上砸出两个浅坑,而后十指相扣,硬生生的从地面上扣出了脸盆大小的一块来!

  双手合握高举过头,竟是准备用这些土石去砸苏寻桃!

  以防万一,这位铜面者还是不想贸然靠近苏寻桃。

  “照我说的做。”陈浮说道。

  苏寻桃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按照陈浮的指示,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同时,铜面者面具后的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馊味儿?

  难道是她?!

  瞬间,铜面者心中那因为【天生媚骨】而对苏寻桃产生的一点点好感便消散一空。

  虽然是个女孩子,但这么邋遢,谁能喜欢得起来?

  正要扔出手中土石,却忽然听见苏寻桃怯生生的道:“这位哥哥,你,你是要打我吗?”

  开启【媚音】技能之后,苏寻桃的声音便像是拥有了一种特殊的魔力,瞬间勾起了铜面者心中的某段记忆。

  曾经,自己好像也曾遇到过这样一个女孩,怯生生的看着自己,小心翼翼的说话……

  她在怕我?

  她为什么怕我?

  铜面者的心神出现刹那的恍惚。

  而苏寻桃则在陈浮的指导下趁热打铁,双手捏着衣角,脑袋微低,用一种自卑的语气怯怯的说道:

  “我,我身上太脏了,已经好久没有洗过澡了,来到圣教以后,我连脸都没有洗过……哥哥,你不要打我好不好,我身上好脏的,我怕,我怕脏了哥哥的手……求求你,不要打我……”

  【媚音】、【媚香】技能搭配使用,瞬间便击穿了铜面者的心防。

  苏寻桃的身影逐渐与铜面者记忆中的那个可怜的小女孩相重叠,那我见犹怜的模样,让铜面者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的土石。

  心中只剩下一句话。

  好可怜的女孩!

  那份消弭的好感再次出现,甚至瞬间拉升到一个极好的层次。

  看着苏寻桃现在那一头如同枯草一般的头发,以及因为上一场的‘哭戏’而变得脏兮兮的小脸,铜面者眼里出现了浓浓的疼惜之色。

  这个女孩,不该是这样的。

  她应该拥有更好的人生,她的青春,不该是这样的。

  “妹妹别怕……”

  铜面者下意识的开口。

  陈浮见此,嘴角微勾。

  还行,控住了。

  啧啧,男人无用的同情心啊……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