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89、魅惑不是你这样用的呀

89、魅惑不是你这样用的呀

  接下来的这一场战斗,是苏寻桃的。

  陈浮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小姐姐。

  说实在的,对于这个非常漂亮的小姐姐,陈浮心里是很有好感的。

  但一直以来他都分不清楚,自己对对方有好感,是因为对方长得好看,还是因为对方的【天生媚骨】。

  不过现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陈浮大概已经可以确定自己是因为对方长得好看才对对方有好感的了。

  【天生媚骨】的原因可能也有一部分,但绝对不多。

  来圣教这段时间,苏寻桃几人除了没有饿着之外,生活条件比较艰苦,苏寻桃和杨茹云两个女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洗澡了,身上脏兮兮的,形象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

  之前上场的苍极武,那身上味道都馊了......所以方才陈浮才没有过去帮苍极武出主意。

  陈浮现在对苏寻桃的感觉,就仅限于‘对方是自己同学’这一点了。

  【天生媚骨】并没有对陈浮再起作用,当然,也可能是苏寻桃的【天生媚骨】忽略了陈浮,毕竟陈浮现在的存在感很低。

  不过这也正好让陈浮可以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好好观察自己这位女同学,不戴有色眼镜的那种。

  如果对方表现好的话,陈浮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在对方洗干净之后尝试着追求对方一下的,咳咳。

  毕竟人家长得确实好看。

  ......

  “请多指教。”

  苏寻桃大大方方的说道。

  随后一把扯下自己的衣袖和裤腿,露出那因为好几天没有洗澡而变得已经不是很雪白的大长腿和手臂。

  她冲对面的铁面者扔了个飞吻,轻声道:“哥哥,你能认输吗?”

  铁面者面无表情...好吧,人家戴着面具也看不清表情。

  砰!

  那铁面者理都没理,只是冲上来一记鞭腿抽在苏寻桃小腹上,直接将其抽的倒飞了出去。

  口中淡淡道:“神经病。”

  陈浮以手扶额。

  天生媚骨是踏马这么用的吗?或者说,勾引男人是这么勾引的吗?

  你上来扔个飞吻就想让人认输,真就是个神经病呗?

  还有,谁战斗是一上来就撕衣服的?你是不是还想打一套歹徒兴奋拳?

  苏寻桃躺在地上,捂着小腹,一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你怎么没有被我的魅力影响......”

  陈浮默默的看了一眼苏寻桃此刻的模样。

  几天没有洗澡,头发像是枯草一般黏在脑袋上,脸上有着些许油光,皮肤摩擦之间甚至还出现了点点黑泥......

  大姐,认清楚形势啊!你现在有个屁的魅力可言啊!

  那铁面者沉默不语,估计面具后的表情也在抽搐,他走向苏寻桃,就想要结束战斗。

  陈浮一看这样不行,便来到苏寻桃身边蹲下,小声道:“魅惑技能不是你这么用的呀。不想输的话,就按我说的做。”

  苏寻桃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后方:“谁?”

  陈浮蹲在苏寻桃左前方,并没有回答苏寻桃的问题,而是道:“现在,慢慢爬起来坐着,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然后哭。”

  勾引男人都踏马不会!

  “哭?”

  苏寻桃反应很快,虽然不知道是谁在帮自己,但她还是下意识的选择遵从。

  她的战斗力并不强,按照职业划分,她属于是带控制的辅助选手。

  苏寻桃按照陈浮说的,忍着腹部的疼痛,爬起来坐好,然后开始哭泣。

  本来她还没多想哭,但一想到自己这些天在山海圣教所受的苦,以及刚刚挨得那一脚,忍不住悲从心来,干嚎转瞬间就转变为嚎啕大哭。

  “哇哇哇~我想回家~”

  陈浮:“......”

  这娘们儿是怎么混到这么大的?

  苏寻桃一哭,那铁面者顿时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挠头。

  这怎么还打哭了呢?

  铁面者的内心此刻跟陈浮一样无语,别说笼子外的那些观众了。

  陈浮忍不住低吼道:“你搁这嚎丧呢?认真按照我说的做,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魅惑男人,陈浮可太懂了。

  想当初,他前世帮自己朋友追女孩的时候,那时一帮一个准,没有一个成功跟别人好上的......

  主要是陈浮自己也没谈过恋爱,而且他给人分析的那个,乍一听好像很有道理,实际屁用没有。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经过陈浮‘帮助’的朋友,之后很难再喜欢上一般的女孩子了,一个个净想着当癞蛤蟆吃天鹅肉。

  可以说,陈浮把这些男人的心理是摸得透透的了,他知道大部分男人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或者说,容易被什么类型的女孩吸引。

  “腿型,你这腿型不对,你这样......”

  陈浮指点着苏寻桃,让其将坐姿改为了大腿并拢,小腿分开,以一个男人绝对无法成功做到的坐姿跌坐在脏兮兮的地上。

  “哭的时候不要太大声,但眼泪一定要多......”

  纠正完苏寻桃的坐姿之后,陈浮就开始指点苏寻桃的‘哭戏’了。

  “小声啜泣,最好是‘嘤嘤嘤’的哭......”

  苏寻桃悟性很高,而且作为一个女孩子,装起柔弱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她就达到了陈浮部分心理预期的水平。

  “现在,擦眼泪,慢慢擦,双手握拳...不是这样握拳,听我的,五指并拢,四指弯曲,大拇指贴在食指第二指节上...记住,擦眼泪要用手背和手腕擦,轻轻擦,慢慢擦......”

  苏寻桃照做。

  陈浮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一个柔弱的妹子这就出来了,虽然之前苏寻桃的举动有些不符合她现在的人设,但有【天生媚骨】在,这一点点过失无伤大雅。

  扭头看了一眼那个铁面者。

  对方已经呆立当场,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陈浮清楚,对方已经‘上套’了。

  那铁面者现在心里估计在想,应该怎么安慰苏寻桃。

  “接下来,我说一句,你说一句。记住,要一边抽泣一边说,吐字要清晰,声音要柔弱...对了,你是不是有一个加持声音方面魅力的技能?用上。”

  在铁面者眼里,‘柔弱’的苏寻桃小声的抽泣一阵,忽然开口了。

  “呜呜呜~本来好好的~呜呜~去上大学~还没到学校~呜呜呜~就被人绑架来了圣教......”

  “这里好可怕,所有人都戴着面具,不干活不让吃饭,呜呜呜~不听话还要挨打,我在家里我爸都没有打过我~呜呜,我好想爸爸,好想妈妈,好像回家,呜呜呜呜~~~”

  苏寻桃的声音像是有种特殊的魔力,能够直击心灵。

  直接就引动了铁面者心底里最深处的柔软记忆,那个可爱又温柔的邻家妹妹......

  “小妹妹,你别哭,别哭呀!”

  铁面者慌了神,手足无措的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给你道歉,我不该打你的。

  要不然,妹妹你打我一顿吧,就当是出出气,我绝对不会还手的。”

  陈浮嗤笑一声。

  看得出来,这个铁面者的感情生活极其贫瘠。

  “可是我,我打不过哥哥啊......”苏寻桃渐渐停下抽泣,泪眼朦胧的看向铁面者。

  “打哥哥也没有用,哥哥能这么为我着想,我已经很开心了...但是我也知道,我是不可能回家去的,以后我还要在圣教里生活...打哥哥一顿,也没有用啊......”

  铁面者急了,赶忙道:“那妹妹你说,要哥哥怎么做,哥哥都听你的!”

  “真的吗?”苏寻桃适时的表现出惊喜的样子,“我想...获得一副面具,哥哥,你能认输吗?反正你已经有面具了不是吗?”

  “好!我认输!”铁面者重重点头,“妹妹你要坚持下去,不要放弃!圣教,其实挺不错的,比赛结束后,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再见!”

  亥猪:“......”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