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86、合并技能?

86、合并技能?

  这位铜面者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这个技能是能让他暂时化为‘蛇形’没错,但却也不是普通的蛇。

  乃是他二阶之时精挑细选所选定的一种身具剧毒的蛇类异兽源核,用之突破,虽前途定死只能走‘异兽流’,但前途却也光明,若最终可达‘化龙’之境,倒也算是前途无量。

  不仅如此,那种异兽还有一种奇特的天赋能力,它很‘滑’。

  这里指的‘滑’并不是某种容易被和谐的滑,而是这种异兽的体表会分泌一种奇特的体液,能够滑开大部分物理攻击。

  而恰巧,这位铜面者在突破之时,非常好运的获得了这种天赋能力。

  虽然是阉割版的,但也能够让他在使用技能之时无视部分物理攻击了。

  所以就算之前见过姬少青攻击那个铁面者的下体,他也无所畏惧。

  因为他自信可以无视这样的伤害,姬少青踢他,只会被滑开而已。

  然后他就可以顺势‘缠’上姬少青,运用‘蛇类’的优势,击败姬少青。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姬少青竟然会踩他的‘七寸’!

  确实,他在使用技能之后,身体就会暂时变得跟蛇一样,但也不是完全一样啊!

  他是人啊!

  怎么会有人想到攻击人的‘七寸’啊!

  “松开,你松开,我认输了!”

  铜面者大声求饶道。

  ‘七寸’被踩,他慌得一批,连结束技能效果都给忘了。

  在亥猪宣布胜利之后,姬少青松开了这位铜面者,并选择继续挑战。

  此战获胜,他已经拥有了获取铜面的资格,但姬少青依旧不满足。

  第三场,对阵的是银面者。

  陈浮后退到铁笼边缘,靠着铁笼坐下,用一个舒适的姿势观摩战斗。

  “什么东西?”

  他感觉后腰处有什么东西硌到自己了。

  伸手往后一摸,发现是先前自己从储物室弄到的那柄匕首。

  这让陈浮一愣。

  虽然他早在让营地里的教众们重新吃上饭之前就已经将自己先前获得的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随身携带了,但后来他却在医务室里被未羊给强行‘睡’了,再加上雷霆已经脱困,所以醒过来之后的陈浮下意识的就以为自己身上的一些‘违禁品’已经被没收了。

  便没有怎么在意。

  现在一看,好像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啊?

  又在身上摸了摸,发现自己的东西一样没少。

  几十颗源核,以及那副奇怪的纯白面具,全部都还在自己身上,没有被收走。

  源核的体积并不是很大,陈浮只用了一个小包包便将其全部带在身上了,重量什么的都可以忽略不计,倒是让陈浮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一点。

  而那副纯白面具,陈浮是贴身放好的,这山海圣教的面具大概都有这么一个功能,能够完美的贴合人体,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不仔细查看,陈浮自然是注意不到的。

  回头看了看台上的未羊一眼,对方脸上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但陈浮却有种对方好像在看着自己的感觉。

  “为什么没有没收我身上的东西?”陈浮摸摸下巴,总感觉有些奇怪,但具体什么地方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未羊早已经从蛛丝马迹猜测出自己所拥有的技能数量与一般人不同,甚至还用仪器检测出了自己当时的身体数据,可以说,未羊是这个营地里除了陈浮以外最了解陈浮的人了。

  而让陈浮疑惑的是,未羊为什么要帮自己保守秘密?

  陈浮很确信自己在来到圣教之前,并不认识未羊,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情可言。

  思索间,场中的战斗再一次分出胜负。

  不出所料,又是姬少青获胜。

  【天命】技能让这一场的银面者在姬少青眼中浑身都是破绽,其每一个动作都被姬少青提前一步预判,获得胜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所以银面者在尝试了一下之后,就直接认输了。

  再打下去也只是跟前两位类似的下场而已。

  之后,姬少青又挑战了金面者。

  【天命】技能早有预感,他这场会输,但姬少青却还想尝试一下。

  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这种想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并非不自量力,只是因为之前与铜面者的那场战斗,让姬少青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想法。

  但结果也真就如【天命】给姬少青的预感一样,输的非常彻底。

  陈浮也认识姬少青这最后一场的对手,虽然这些人面具上的编号都被暂时性的抹去了,但陈浮认识对方的技能。

  超高速的攻击,这是金三。

  姬少青会输,是因为他的反应跟不上对方的速度,胜负没有丝毫悬念。

  只是让陈浮有点不高兴的是,被打败的姬少青虽然鼻青脸肿,但好歹也正常的从笼子里出去了,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笼子并没有阻碍。

  “下一个我来!”

  苍极武见姬少青败下阵来,当即大喝一声冲进笼子里。

  金三正准备离去。

  “别走,我要挑战你!”

  “挑战我?”

  金三诧异的一指自己,“你不先从铁面打着过来?”

  “怎么?越级挑战不行吗?”苍极武反问。

  “倒也不是不行......”

  “那就别废话!”

  苍极武大喝一声,“霸体!”

  一声肌肉瞬间暴涨,当场爆衫。

  “狂化!”

  肌肉再度暴涨,看起来有些狰狞。

  同时,苍极武的力量、防御、速度等等都有不同幅度的提升。

  此刻的他面色有些狰狞,青筋暴凸,喘息略微沉重。

  “硬化!”

  苍极武再度暴喝一声,体表的肌肉纹路更显狰狞,但同时,也泛起一阵异样的光泽,防御力再次大幅提升。

  “来啊!来打我啊!让我看看你那软绵绵的拳头有多强!”

  苍极武额头青筋暴跳,狂吼道。

  陈浮在笼子边听的满头黑线。

  一上来先把技能先放了,然后站在原地让人家过来打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血肉罗汉】的前置技能啊...啧,果然是苍家的。”

  陈浮听到亥猪在自己身后小声的评价道。

  “血肉罗汉?那是什么?”

  陈浮问道。

  亥猪没有注意到陈浮,但还是下意识的回答道:“【血肉罗汉】是苍家的家传技能,跟姬家的传承技能不一样,【血肉罗汉】获取的限制极高,需要提前获取几个限定技能,然后在肉身强度达到一定标准时,补充理论,让几个技能合并,成为一个全新的技能。

  其品质为金色,威力极强。”

  陈浮一愣,追问道:“补充理论合并技能?技能还能合并?”

  “当然可...咦?我为什么要说这些?”亥猪忽然挠挠头,下意识的转头,想看看是不是有谁在跟自己说话。

  陈浮适时闭嘴。

  再问下去,亥猪就该‘发现’他了。

  虽然陈浮现在的存在感比路边的一颗小石子也高不了多少,但一颗能说话的石子还是会引人注意的。

  有了一个人注意,就会有更多的人注意,陈浮到时候再想‘躲起来’,就不容易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