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82、脱困

82、脱困

  “啊啊啊啊!”

  陈浮惨叫着抱着断臂坐了起来。

  他成功的让自己的左手闪了出去,并且在那一瞬间确确实实的触摸到了树叶。

  但也只是瞬间而已。

  左手‘闪’过去之后,并没有再次回到陈浮这边。

  断臂之处切口光滑,鲜血喷涌。

  失去操控的‘小左’掉落下来,躺在陈浮面前微微颤动。

  剧烈的疼痛让陈浮惨叫,但他也没有满地打滚,而是惨叫着捡起‘小左’,飞快起身,一路惨叫着冲向未羊的医务室。

  一路上并没有人阻拦他,所有的佩面者都在疯狂的进食,饿了三天的他们现在满脑子只想着吃。

  而且,就算是注意到了陈浮从自己身边惨叫着狂奔而去,也没人会管陈浮。

  惨痛的教训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现在。

  他们已经对陈浮产生心理阴影了。

  冲进医务室,陈浮飞快躺上手术台,疼的满头大汗:“快,快给我止痛,给我治疗!”

  一甩手将断掉的‘小左’扔出去,陈浮道:“这东西就当治疗费了,你快点!好痛啊!”

  未羊和亥猪正在毫无形象的疯狂进食,陈浮的突然到来吓了他们一跳,下意识的就把手里剩下的食物全部塞进嘴里。

  在看清楚陈浮的情况之后,两人面面相觑。

  未羊用力咀嚼几下,将口中的食物吞咽,问道:“你怎么了?这是怎么搞的?”

  “没时间解释了,你快给我治啊!”

  陈浮抱着断臂在手术台上惨叫着。

  他一路狂奔过来,再加上超重的环境,出血量实在是有些大了,以至于脸色苍白无比。

  甚至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陈浮就感觉自己的意识有点模糊了,但剧烈的疼痛一直在疯狂的刺激着陈浮的神经,让他不至于昏迷。

  “剥离·疼痛。”

  未羊伸手在陈浮身上拍了拍,陈浮顿时感觉疼痛尽去,立马安静了下来。

  “快给我治,我现在出血量有些......”陈浮话还没说完,便见未羊忽然拿起一根粗大的棒子来。

  砰!

  一棒子给陈浮敲得眼冒金星,精神恍惚。

  “你他......”

  未羊依旧不给陈浮说完话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个技能释放。

  “赋予·强制睡眠!”

  强烈的困意袭上心头,陈浮本就因为大量失血而意识不稳,又被锤了一棍子,精神状态有点恍惚,这一下子根本抵挡不住,直接进入沉睡之中。

  这突入其来的操作令亥猪看傻了眼。

  “你不是说以后不敢得罪他了吗?你这样做,以他的性格,醒来之后还不想尽办法报复你?”

  未羊微微摇头,“就是因为他太能搞事了,我才准备让他一直睡在这里。”

  “一直?”

  “没错。”顿了顿,未羊又道:“起码也要等到‘苍狗’他们回来,不然咱们这里没人制得住他,再让他胡闹下去,这个营地就废了。”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医务室里弥漫着异常诱人的香气,那是陈浮的血肉的香味。

  “那你快点给他治一下,我都有点想啃他了。”亥猪催促道。

  “嗯。”

  未羊这次并没有再使用药剂,而是取出针线,将陈浮的断手与断臂缝合在一起。

  他的眼睛就像是一台高精度的显微镜,能够精准的找到陈浮断臂之处的每一根细微的神经,而后以高超的外科手段将之缝合在一起。

  其双手如同穿花的蝴蝶,手速快到让人眼花缭乱,仅仅片刻之间,便已经接上了陈浮的断手。

  缝合处并不像陈浮曾经见过的那样模样狰狞,而是仅有一条淡淡的红线。

  未羊用来缝合的手术线似乎并非凡物,在缝合的过程中便已经与陈浮的血肉融为一体,看起来就像是在用陈浮自己的血肉给他缝合伤口一般。

  而那条细细的红线也在缓慢的淡去,相比再过一段时间,就连缝合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你怎么不直接给他打再生药剂?”亥猪好奇的问道。

  未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微微有些气喘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我这里的库存之前在取他身上的组织的时候就已经用完了,这几天下来,储物室里的库存也不知道被谁给偷喝干净了,止血的、再生的,连天葵抑制剂都没给我留。”

  “啧啧,饿惨了的人什么都敢喝啊。”亥猪感慨道。

  未羊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几天亥猪在他这里喝医用酒精吃棉花他就不说了,毕竟他自己也喝了几天的生理盐水。

  要是陈浮再不把食物‘放’出来,他就要考虑该不该喝碘伏了......

  “就这样让他躺着吧,平常给他打点葡萄糖吊命就是了,太能搞事情了......”说着,未羊微微一滞,“啧,葡萄糖被我俩喝完了。”

  “那就让他饿着吧。”亥猪说道:“就当报仇了。”

  “也行。”

  ......

  一天后。

  雷霆的房间。

  因为陈浮被未羊‘睡’了,所以已经没有人给雷霆喂吃的了。

  虽然雷霆的房间里有陈浮存下来的好多食物,但雷霆被捆得牢牢的,也吃不到。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后,雷霆看着满屋子的食物,饿的眼睛都红了。

  只是陈浮捆得太紧,他动一下都困难。

  外面那层将他束缚在原地的倒还好一些,这几天下来他每次清醒之后扭动,已经变得松了一些。

  难受的里面那层,陈浮用的是自己最拿手的‘龟甲缚’,越动缠得越紧,雷霆难以挣脱。

  他嘴里还含着臭袜子,几天下来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

  “唔~唔~”

  雷霆喉咙呜咽着,他觉得陈浮肯定在房间里,他醒了,想吃东西。

  然而哼哼了半晌,却没有半点回应,他开始有些绝望了。

  外面的那层绳索陈浮当初绑的时候并没有太认真,雷霆挣扎了这么久,已经松动了许多。

  于是,在强烈的求生欲的驱使下,雷霆拼命挣扎。

  终于,在当天傍晚,雷霆终于挣脱了外面那层绳子的束缚,像是一条长虫一样倒在地上。

  看着房门的方向,雷霆眼里流露出对生的渴望,拼命榨取着自己所剩不多的体力,一点点的挪向房门。

  砰!砰!砰!

  他用脑袋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房门。

  别说他此刻嘴里塞着臭袜子,就算没有塞,他在里面说话外面也听不见。

  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只能敲门。

  房间外,已经过去了一天的时间,陈浮没有再搞事情,营地里的秩序已经基本恢复。

  他门口的‘保安们’已经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若不是陈浮先前研究【存在感转移】技能效果的时候,给雷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释放了一遍技能,雷霆早就该脱困了。

  毕竟,在其他人都饿着肚子的时候,雷霆门口的‘保安们’可是清楚的记得,‘雷霆大人’的房间里有好多吃的啊!还是他们亲手送进去的!

  不过,现在也不算晚。

  房间门被撞开的那一刻,雷霆眼里留下了激动的泪水,然后再也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