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80、威慑力

80、威慑力

  当天晚上,陈浮出门给姬少青他们送了宵夜。

  营地里的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四顿没有吃饭了,只有极少部分人是三顿没有吃。

  姬少青等人倒是好的多,不仅一顿都没有落下,甚至还多了宵夜......

  只是因为没有经过厨房的处理,味道口感方面不能太过强求,只能说还能吃。

  陈浮回去之前,顺便给那一片片田地中茁壮成长的重血稻也给刷了技能,导致这些重血稻在所有人眼里,就变成了路边杂草一般的东西。

  ......

  第二天中午,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

  “我要吃东西!”

  一个佩面者实在是忍不了了,他已经六顿没有吃了。

  已经饿的眼冒金星,走路都晃了。

  “你们肯定藏有食物,给我!”

  他开始攻击周围的佩面者,向他们索取食物。

  然而这整个营地里,能吃的都已经被吃掉了,所有人都很虚弱。

  但除了虚弱,更多的还是愤怒,对于不能吃饭的愤怒。

  他们觉得,肯定是谁把食物都给藏起来了。

  农田被陈浮释放了技能,以至于他们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还有种田,今天一整天,所有人都在营地里无所事事的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

  储物室里的重血米早在第一天傍晚的时候就已经被搬空了。

  只是因为这些东西都被陈浮释放了技能,所以其在离开储藏室之后,都会以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遗失’。

  其他的食物也都是如此。

  很少有能够到达厨房的食物。

  就算有,也会被人忽略,然后‘遗忘’在角落。

  所以虽然此刻的营地里几乎遍地都是吃的,但却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些食物。

  “我没有吃的!我踏马也想吃啊!”

  佩面者们的怒火燃起来了。

  有了第一个人动手,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很快,营地里就出现了混乱,而且越演越烈,最终波及了整个营地。

  所有人都顶着烈日,挥洒着汗水,攻击着身旁的人。

  不过因为已经非常饥饿了,体力不足,攻击有些绵软,倒是不用担心会出现伤亡什么的。

  “现在怎么办?”

  医务室里,未羊优雅的端着一瓶生理盐水,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的问道。

  亥猪声音平淡:“我也不知道,这种场面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让他们打吧,打累了自然也就休息了。”

  “还是没有找到陈浮吗?”

  “没有。”

  “真狠啊。”未羊赞叹道:“如果他说的是真的的话,那我们捱过今天之后,只需要再忍过明天,应该就能吃上东西了。”

  “三天饿九顿......”亥猪有些惆怅:“我开始后悔把他带回来了。”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了。还是少动脑子,多节省点体力吧。”未羊轻轻抿了一口生理盐水,“听说这件事情一开始是因为他不干活所以不让他吃饭闹出来的?”

  “好像是这样。”

  “啧啧,这心眼也太小了吧,”未羊看着那一堆从陈浮身上切下来的身体组织,轻声道:“你说我以后给他治疗不收费的话,他会不会原谅我?”

  “我怎么知道。”亥猪翻了个白眼,“再给我来一瓶生理盐水。”

  “不行。”未羊摇摇头,“这东西不能喝太多,不然会让你心跳加速,身体不适...总之,你不能再喝了。”

  “以我的实力,还会怕这点副作用?”亥猪眉头微皱。

  “好吧,其实是存货不多了,再给你的话,我自己就不够喝了。”

  “......”亥猪深吸一口气,道:“那你这里还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医用酒精、碘伏、棉花、加替沙星凝胶、生发膏、脱毛膏...这些你都可以试试,但吃出问题的话你要忍一段时间,等我有力气以后再给你治。”

  “......给我来两斤棉花。”

  ......

  佩面者们的混战一直持续到傍晚。

  所有人都精疲力尽,没有力气再打了。

  当然,也没有人死去,只是受伤的人很多。

  陈浮照例去给姬少青他们送吃的。

  他早就嘱咐过几人,这几天一直呆在房间里,就不要出门了。

  不然,所有人都饿的饥肠辘辘的时候,姬少青他们这几个无面者还红光满面的出门干活,傻子都能看出来有问题。

  当然,其实陈浮不提醒也没关系,有【天命】技能在身,姬少青每次产生出门的念头,都会感觉一阵心慌,只有打消念头,心慌的感觉才会消失。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陈浮也给姬少青他们刷了技能,降低了他们的存在感。

  第三天傍晚。

  已经开始有佩面者吃树叶啃树皮了。

  陈浮算了算,三天饿九顿的小目标已经达成,再饿下去可能就要出人命了,便散去了自己身上的技能效果。

  行走在营地中,看着躺的到处都是的佩面者们,陈浮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

  “来来来,你们现在再告诉我一下,不干活,到底能不能吃饭?”

  三天下来,所有人都肉眼可见的消瘦了许多,只有陈浮,越来越胖。

  身上的技能效果解除,佩面者们一下子就认出了陈浮,也想起了陈浮所做的一切。

  但已经没有人有力气起来咒骂甚至追打陈浮了。

  所有人看向陈浮的眼神中都带着强烈的哀求。

  “求求你,给我点吃的吧,只要你给我点吃的,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一个佩面者爬过来抱住陈浮的脚,哀求道。

  “以后还敢不敢针对我了?”

  “不敢了不敢了......”

  周围一片哀嚎。

  “你到底把食物都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求求你,别藏了好不好......”

  一个靠坐在地上的佩面者小声哭泣着,他从来没有饿到这种程度过。

  饥饿,已经快要将这些人逼疯了。

  他们的情绪早就崩溃了。

  陈浮看了一眼被这个佩面者靠着身后的那两袋重血米,又看了看满地随处可见的食物,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们记住,以后不经过我的允许,谁要是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你们所有人饿肚子!明白了吗!”

  “明白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求求你,给点吃的吧。”

  一阵有气无力的应和声响起,他们哀求着陈浮给他们吃东西。

  “哈哈哈哈!”

  陈浮哈哈大笑。

  混出头了呀!

  “行了,看你们可怜,让你们吃点东西吧,毕竟我也不能让你们都饿死在这里不是?”

  陈浮微笑着打了一个响指。

  “啪!”

  技能效果解除。

  满地的食物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吃的!”

  这一瞬间,有气无力的佩面者们疯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