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77、‘山海圣教’

77、‘山海圣教’

  陈浮往返几趟,趁所有人不注意,将厨房里能吃的一切全部搬空,而后切换技能,卸下【存在感消除】,装配上【闪现】,将这些东西全部搬进了‘雷霆大人’的屋子里。

  而就在陈浮切换技能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突然想起了陈浮的存在。

  “该死!我们的早餐,被那个叫陈浮的小子给偷了!”

  “他还当着我们的面把厨房给搬空了!”

  “该死该死!我为什么会突然忘记他!”

  这一刻,原本在厨房里吵的不可开交的众人全都开始咒骂起陈浮来。

  “早餐怎么办!”

  “快去找他!他一定是把食材全部偷去藏起来了!”

  “对,不找到他的话,我们午饭也吃不上了!”

  人群吵吵嚷嚷的离去,前往营地的各个角落寻找陈浮的踪迹。

  田地里正在干活的姬少青忽然抬头,“我想起来了,原来今天的早餐是陈兄送来的!”

  其余几人也想了起来,面面相觑。

  “我们,为什么会突然忘记他?”

  ......

  陈浮盘腿坐在雷霆大人的房间里,慢悠悠的开始进食。

  这里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雷霆大人’级别很高,在营地里拥有极高的身份和地位。

  他的房间,是不会有人来搜索的,就算来,也会先敲门,让陈浮有时间思考对策。

  拿出塞在‘雷霆大人’嘴里的臭袜子,随便喂他吃了点东西。

  这位‘雷霆大人’只是身份高贵,其本身实力并不是很强。

  五倍重力下被绑了一夜,早就已经饿的连咒骂陈浮的力气都没有了,陈浮进来的时候他正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像是在对自己的人生进行着某种哲学性质的思考。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会针对你了~”‘雷霆大人’吃过东西,有了一些力气,开始求饶。

  “再也?”陈浮眉头一挑,这话的意思是,这个人以前针对过自己?

  什么时候?

  陈浮很确定,自己在来到山海圣教之前,都不认识这位‘雷霆大人’。

  “我承认,你在武考里让我赔了很多钱,所以我才会给你强行开启状元试炼......但你没什么损失不是吗?你收获了荣誉,也赢的了人生,而我,却被调来这个鬼地方了......”

  ‘雷霆’显然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被绑这段时间,他的内心都有些崩溃了,陈浮一来,他就竹筒倒豆子的将自己所犯过的错一五一十的全都交代了。

  “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针对你了!”

  ‘雷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陈浮摸摸下巴,“原来是你给我开的状元试炼啊?”

  关于这一点他并不打算追究,对方说的没错,这件事情对陈浮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陈浮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你说,你是被调来山海圣教的?山海圣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山海圣教是高层的一个计划,具体内容我没有了解过,但我记得好像是要模仿当年的科技帝国和武力帝国,让人类能有更加多元化的成长选项。”

  ‘雷霆’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已经被陈浮囚禁的内心防线有点崩溃了。

  “表面上看,山海圣教跟人类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山海圣教还是一个反人类的组织。这个组织致力于让自己‘融入’异族之中,借助其他种族的力量帮人类培养人才,虽然死亡率很高,但效果非常显著。近八十年来莫名失踪的人类天才,几乎全部是加入了山海圣教......”

  ‘雷霆’将自己所知的一切说完之后,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浮:“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其他的我也没有了解过,你能不能放过我?”

  陈浮看了他一眼,举起手刀:“你来还是我来?”

  ‘雷霆’有些绝望的看着陈浮的手刀,想起昨晚上的经历,后颈隐隐作痛,绝望的说道:“我自己来~”

  说着,脑袋向后重重一撞,再度陷入昏迷。

  “放心,晚饭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陈浮说道。

  随后陈浮就开始思索。

  “模仿科技帝国和武力帝国?貌离神合,山海圣教‘融入’异族,是想在遇到亡族灭种的危机之时,给人类留下一条退路吗?

  啧啧,真是扯淡的设定啊。”

  陈浮撇撇嘴,“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奇怪的规矩了,之前我就想说,山海圣教的‘无面者’看似级别最低,但受到的‘保护’却是最多的。”

  别的地方陈浮不清楚,但陈浮现在所在的这个营地,周围全是各种各样的异族的据点,而无面者是不允许离开营地范围的?

  为什么?只是简单的限制人身自由?

  现在看来,估计是在保护着‘无面者’,毕竟‘无面者’们都是新来的,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视异族为死敌。

  这种心态下的‘无面者’,贸然接触异族时,会闹出问题来的。

  所以,新来的‘无面者’才会被接受‘劳动改造’,等什么时候‘无面者’的思想被改造好了,那估计就是‘无面者’晋升‘佩面者’的时候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陈浮再看那些限制‘无面者’的规矩,怎么看都像是在对‘无面者’进行着无微不至的保护。

  不然,就凭他连续抢人家两顿饭,怎么可能还蹦跶到现在?

  那些人早就应该在被陈浮抢走第一顿饭的时候,就用技能将陈浮击杀了。

  然而那些人却只是单纯的对陈浮拳打脚踢,然后活埋而已。

  甚至活埋之后泥土并没有夯实,所以陈浮才能轻而易举的脱困出来。

  也只有在陈浮对那些‘佩面者’使用【嘲讽】之后,他们才开始释放技能攻击自己。

  而对于‘佩面者’们有没有杀掉自己的能力,这一点陈浮丝毫不怀疑。

  拿金三举个例子,拥有【光速炒饭】技能的金三,如果其这个技能不是用来炒饭,而是拿着刀砍陈浮,陈浮就根本不可能躲开。

  手速太快了,陈浮甚至连对方的动作都看不见,就会失去性命。

  “啧啧,这样看来,这个山海圣教,就像是一个不为普通人所知的‘最高学府’啊!用最残酷的手段培养人才,养蛊么......”

  陈浮撇撇嘴,再度开始进食。

  等中午的时候他会回厨房去看一眼,有吃的就再接着拿。

  想明白归想明白,但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而且,陈浮想要快速成长,只要不断的进食然后挨打就好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浮的行为非常符合山海圣教这个‘大学’的育才宗旨。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