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76、我洗一下锅

76、我洗一下锅

  “见鬼,我刚洗好的菜怎么就不见了?你们谁拿了吗?”

  “这包盐明明才刚拆开,怎么就没有了?”

  时间缓缓流逝,厨房里却还是没有能够做出一份能够让外面等待着的佩面者们吃上的早餐。

  因为他们的材料总是在不经意间不翼而飞。

  “各位,冷静一下。”金三撸起袖子,“厨房里可能发生了一些怪事,但是,我们没时间了。”

  说着,金三抄起一口大锅,往其中倒入大量的生血米。

  金三深吸一口气,而后目光一凝。

  “只能使出我的拿手绝活了——光速炒饭!”

  金三拿着锅铲的手瞬间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挥舞起来,不断的在锅里翻炒着。

  其挥舞速度之快,甚至已经达到了肉眼难见的程度,就好像是那一只手凭空消失了一般。

  锵锵锵锵!

  锅下没有火焰,但锅身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滚烫,大片大片的火星爆闪,一股奇怪的炒饭香味缓缓弥漫。

  “竟然是光速炒饭!”

  “我早就听说金三有这么一招,但这还是第一次见......”

  “用锅铲以超高的速度翻炒锅中的食材,让其与锅底以及锅铲以超高的速速摩擦,从而产生高温,达到不用借助火焰就能够炒熟食材的地步,这简直...叹为观止!”

  几个厨师一脸崇拜的看着金三。

  虽然这是一个技能,但却也不是谁都能获取的。

  需要拥有超强臂力这个前置条件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技能栏位有限,获取技能是有约定俗成‘职业’的限的。

  他们获取的技能必须是能够跟其他技能搭配使用,并且搭配之后效果会更加强大的‘职业技能’,不然,对他们来说,性价比太低了。

  从这方面来说的话,陈浮就不一样了,他有技能库打底,根本不用考虑什么性价比的问题。别人想要什么技能,想想就好了,但陈浮却能够付诸行动。

  此刻陈浮看着右臂已经挥舞出了大片残影,另一只手的锅通红滚烫的金三,惊叹不已。

  “这技能好强啊!”

  说是光速,其实以金三的实力,根本达不到‘光速’的程度,只是技能名字是这个罢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技能的效果是能够让金三能够在短时间内以超高速挥舞手臂,并且拥有入微级别的掌控能力。

  不然,掌控力不强的话,在这种速度下,锅直接就被锅铲给击穿了,那还炒什么菜?

  在这个前提下,这个技能不仅能够用来无火炒菜,同时还是一个极强的攻击技能!

  甚至,陈浮还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技能用来撸的话,估计会把*都撸没了,用来拍片的话,也就没有加藤桑什么事了,这个技能能直接把人下身搓出火花来......

  以陈浮的脑回路,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两个用法。

  “呼~好了。”

  金三停下翻炒,锅里的血米已经熟透,散发出阵阵香气。

  陈浮一言不发,抬着饭盆就上前去让金三把锅里的炒饭腾过来,同时递给金三一杯水,道:“辛苦了。”

  金三擦擦汗,接过水喝了一口,道:“不辛苦。”

  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个端盆递水的小人物,非常不起眼,也不会太惹人注意。

  金三双臂有些酸,其余几个厨师的注意力则早已经被金三的‘光速炒饭’所吸引,可以说整个厨房里的‘存在感份额’超过九成都在此刻的金三身上。

  哪怕陈浮一直在几个厨师中间观看,也始终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种感觉就像是脚边突然多了一个小小的石子,走路的时候可能会不经意的踢到它,但却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它。

  “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就跟他们说今早少吃一点,中午我们尽量做点好吃的补偿他们。”金三说道。

  陈浮端着一盆炒饭,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同时手中也拿着一把大勺子,在不断的吞吃着锅里的炒饭。

  来到门口,陈浮没有出去。

  门外很多佩面者在眼巴巴的看着厨房方向呢,陈浮就这么走出去的话,存在感再低也不好使,第一时间就会被人发现。

  所以陈浮没有出去,而是端着饭盆在一个角落里蹲了下来,大吃特吃。

  以他的进食速度,这一大盆炒饭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就被陈浮吃了大半。

  还剩下一些,他实在是吃不下去了,便在厨房里找了找,弄了个袋子将剩下的炒饭装起来,准备等饿了再接着吃。

  然后陈浮就端着手中的饭盆去洗去了。

  “怎么回事?今天的早餐呢?”

  几个佩面者走进厨房,语气有些不太好的问道。

  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若是正常情况,一顿早餐不吃倒也没什么,但这里是超重秘境的边缘地带,重力是外界的五倍。

  这种环境下不吃早餐,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早餐?”金三一愣,“不是给你们送出去了吗?”

  “什么时候?外面一大票人等着吃呢,你们到底做没做啊?”

  “做了啊!”金三有些不高兴了,他拿起刚刚炒饭的那口锅来,道:“不信你看,锅都还是热的呢,味道也还没有散。”

  “那吃的呢?”一个金面人接过炒锅看了一下,的确是这样,锅底还沾着饭粒呢。

  陈浮悄悄走过来,从这个金面人手中接过锅,道:“不好意思,锅我拿去洗一下。”

  “麻烦你了。”金面人将手中的锅递给陈浮,又咄咄逼人的追问金三,“说啊,吃的呢?”

  陈浮拿着锅走到一旁清洗,没有人注意到他。

  在厨房里,两拨人正在对峙,谁会注意到一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默默洗锅的小人物呢?

  而且,在厨房里洗锅洗碗什么的,很正常啊!

  “我说了,已经送出去了!”

  “谁送的?”

  “你问我谁送的?还能是谁,不就是...是啊,是谁来着?”金三本来一脸愤怒,正想说出一个人名出来,却发现自己的这一段记忆竟然非常模糊。

  “奇怪,我是让谁把炒饭送出去的啊......”

  陈浮洗完了锅,把锅放回原位,又找了一个袋子,趁着所有人都在关注着金三等人的时候,开始将厨房里的一些食材、调料什么的统统打包。

  几分钟后,陈浮扛着一大袋吃的,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厨房。

  没有存在感,只要不是太出格,陈浮想干什么干什么。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