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71、怎么打不晕呢?

71、怎么打不晕呢?

  “呸呸呸!这谁想出来的馊主意?”

  夜里,陈浮好不容易才从土里面爬出来,嘴里骂骂咧咧。

  是的,他被活埋了。

  “不就是抢了一顿饭吗?这些人气性真大!”

  陈浮跳的再欢,也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被一群人围殴强行打晕,最后埋进了土里......

  也就是陈浮的【千锤百炼】技能确实是抗揍神技,不然陈浮都可能已经被锤死了。

  不过效果也很明显,在陈浮的努力之下,今天这个山海圣教这个营地里的教众,有将近一半的人都没有吃上晚饭......

  “修为增长的速度开始慢下来了啊......”看着仅仅只涨了八十五个百分点的修为进度,陈浮忽然想起先前未羊说的,他的修为即将成长到上限的事情。

  “2000%左右就到头了么......”陈浮摸摸下巴,还差大概三百个百分点。

  “算了,先把修为刷满再说!”

  陈浮随手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

  白天围攻他的那一群教众大部分都已经去睡觉了,只剩下很少的几个人还在巡逻站岗。

  陈浮躲在树后,避过巡逻的人。

  倒不是他要干什么坏事,而是因为巡逻的那几个白天也参与过对他的围殴,贸然出现可能还会被打......

  “说起来,我住的地方在哪?”陈浮挠挠头,他忘了问姬少青自己住哪里了。

  “不过,这么久他们都不来找我,以姬少青的性格,不应该啊。”陈浮想了想,“难道是被我牵连了,也挨揍了?还是说......”

  陈浮看了看周围,除了巡逻站岗的那些佩面者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在,整个营地只有偶尔响起的鼾声此起彼伏。

  “这些人都没有熬夜的习惯?或者说,山海圣教晚上会宵禁?”

  陈浮想了想,决定自己去找地方睡觉。

  虽然睡地上也行,但总归影响不好。

  而且陈浮担心等一下那几个巡逻的佩面者走回来发现他的时候,又想起白天的事,把他拉起来揍一顿......

  “嗯?这地方怎么还有守卫?”陈浮走着走着,忽然发现一间屋子门前站着四个铜面人,各自盯梢一个方向。

  “看起来好像很重要的样子啊,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宝贝?”

  陈浮忽然有点兴奋起来了。

  他想起前世看过的那些小说,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那间屋子里肯定会有很多宝贝,主角想方设法的进入其中,得到宝贝,然后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增,最终打穿当前副本......

  “我最喜欢探险了!”

  陈浮两眼放光,小心翼翼的绕到屋子后面,瞅准时机,闪现穿墙!

  “这鬼地方怎么这么热......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一个脸上面具的花纹是纵横交错的雷电纹路的男人正赤着上身坐在床边,不断的抱怨着,陈浮的出现,显然吓了他一跳。

  “别吵!”

  陈浮虽然不认识对方,但看样子是自己想错了,这屋子压根儿就不是什么藏宝的地方。

  担心对方大叫引来外面的看守者,陈浮没有犹豫,直接闪现突进,一记势大力沉的手刀瞬间砍在对方颈间!

  “啊!”

  男子痛叫一声,捂着脖子飞速后退:“你你你!你敢打我!”

  陈浮一愣。

  “你怎么没晕?我看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啊......”

  男子怒骂道:“电视?你是傻子吗!”

  陈浮有些不乐意了,道:“让你闭嘴你是不是听不懂?我知道了,一定是刚刚的力度太小了。”

  快步上前,一把薅住男子的头发,随后手刀一下接一下的狠狠砍在男子颈间。

  被薅住头发,男子好像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用力挣扎着想要挣脱陈浮的手。

  砰!

  “啊!”

  “怎么还没晕?”

  砰!

  “啊!”

  “这都不晕?”

  “没理由啊......”

  男子实力并不是很强,但陈浮却跟他的脖子给杠上了,一直在用手刀砍男子的脖子。

  “怎么就是不晕呢......”

  男子惨叫连连,这间屋子的隔音效果似乎出乎意料的好,外面的四个守卫并没有察觉到屋子里的异样。

  陈浮这个人有时候特别的执着,就比如现在——

  在连续被陈浮用手刀砍脖子十分钟之后,男子挣扎的力度渐渐的弱了下来。

  他还是没晕......

  “别打了,别打了......”

  求饶的声音中隐隐带上了些许哭腔,“床下有绳子,你直接把我绑了不就行了吗?你这样是弄不晕我的......”

  “我还就不信了!”陈浮倔脾气上来了,“怎么别人一下子就能打晕人,我就打不晕?”

  砰!砰!砰!砰......

  男子内心极度绝望,这踏马的不是个疯子吧?为什么要执着于用手刀砍人脖子啊!

  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和隐私不被侵犯而向圣教方面申请的安全屋了......隔音效果太好了啊!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又不喜欢修炼......

  陈浮眼睛都红了,他用手刀砍了半天,对方的脖子都被打肿了,但就是不晕。

  “你晕不晕!晕不晕!晕不晕!”

  男子痛苦又绝望,看样子面前这个疯子不把自己打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我晕!我晕行了吧!别踏马打了,我自己来!”

  男子悲愤道。

  随后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向后一靠,头皮撕裂头发脱离,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砰!

  闷响过后,男子生生的将自己给撞晕了过去。

  陈浮:“......”

  他看着自己手上那带血的头发,微微有些尴尬。

  “唉,手法还是不够熟练,以后有机会还是多多练习一下吧。”陈浮叹了口气,依照男子之前说的话,从床下找出一根绳子来,将男子绑住。

  “不过这人也太弱了吧,这种人门口怎么还能有面具人守卫呢?”陈浮想了想:“莫非,这是圣教的某个大人物的儿子?来这里历练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

  陈浮摸摸下巴,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不多时,陈浮便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后弯腰扣下了对方脸上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咦?这面具好神奇啊!”

  面具材质不明,戴上之后陈浮只感觉脸上清凉一片,脸上并没有异物感,视线也不受影响,反而还更加清晰了一些。

  又将自己脱下的袜子塞进晕过去的男子口中,又将之塞进床下藏好,陈浮转身离开了房间。

  “雷霆大人。”

  门外,四人见陈浮出来,纷纷行礼。

  陈浮心中暗道,果然是个大人物!

  “大人,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

  “怎么?我去哪里还要向你们交代?”陈浮压着声音,说道。

  “不是不是,只是大人,您的声音怎么变了......”

  “啪!”

  陈浮抬手一巴掌就抽在了说话之人的脸上。

  “这鬼地方这么热,我嗓子干不行吗!你眼睛瞎了?认不出我脸上的面具?还是说,你觉得有你们守在门口,还有人能进我房间打晕我然后换上我的衣服戴上我的面具来冒充我?”

  陈浮嚣张的说道,虽然不太了解那个什么‘雷霆大人’的为人,但既然是‘大人物’,跟手下说话的时候肯定是不能低声下气的。

  “属下不敢!”

  “哼!”陈浮冷哼一声,背起双手脚步轻启。

  “带我去储物室,我去拿点东西。”

  “是。”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