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70、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70、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苍极武看着渐行渐远的混战的人群,才后知后觉的说道。

  “陈兄说,他这是在修炼......”姬少青迟疑着说道:“让我们不要插手。”

  “好吧。”

  苍极武点点头,又开始吃了起来,“他的肉身的确比我强,很抗揍。”

  “你们怎么这样!”

  苏寻桃有些气愤的说道,“陈浮还不是为了能让我们吃上饱饭,他现在在那边挨揍,你们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在这里吃?”

  苍极武看了她一眼:“你不懂,这是男人之间的信任。”

  说着,苍极武看向带着人群越跑越远的陈浮,嘿嘿一笑。道:“不过说真的,我是越来越佩服他了。这样挨揍看起来好像很有意思啊,肌肉会变得越来越强,能想到这样的方法锻炼自己,不愧是我佩服的男人!”

  “你还在这说风凉话!”苏寻桃更加气愤了,看向陈浮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然而苍极武却是没有再理她,继续闷头狂吃了起来。

  姬少青说道:“苏寻桃,你快吃吧,不让我们去帮忙,是陈兄帮助我的,他的实力你也知道,不会有什么事的。”

  “可是......”苏寻桃还想说些什么。

  “我吃饱了!”苍极武鼓着腮帮子站起身来,胡乱的一抹嘴,便向着陈浮所在的位置狂奔而去。

  “哈哈!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啊!来啊,打我啊!用你们的力量,来帮我锤炼肉身啊!”

  “嗷~呕~”

  苏寻桃:“......”

  “苍极武他,他去干什么?”杨茹云有些懵逼的问道。

  姬少青叹了一口气,道:“他可能是觉得陈浮是在锻炼身体吧......”

  “可是......”杨茹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苍极武都被那些佩面者给打吐了啊......”

  “这大概是因为...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吧。”姬少青悠悠的说道,他想起之前杨茹云说的,陈浮在跟亥猪的战斗中,被人从一个五六百斤的大胖子硬生生的给打出了八块腹肌的事情。

  可能,真的是像陈浮说的那样,他的修炼方式跟一般人不同吧......

  ......

  “用力啊!渣渣们!打死我啊!”

  陈浮依旧在叫嚣着。

  他也不是一直在挨打,是不是的还会还手,只是相比起身上挨的拳脚,陈浮的攻击对于此刻围攻他的几十人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甚至,那些佩面者在攻击陈浮的过程中,还会因为混乱,而攻击到其他的佩面者。

  “给你们机会你们不顶用啊!”

  “就这?就这?这拳头怎么软绵绵的,你们是没吃饭吗!”

  围攻陈浮的佩面者们差点被气吐血。

  尼玛的太贱了啊!

  我们有没有吃饭你不知道吗?踏马的连饭带盆都被你给抢了啊!

  陈浮腹中的种子和血米饭在众多佩面者不断的攻击中被飞快消化,饱腹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但暂时还没有感觉到饿,还能撑住。

  混乱中,陈浮趁乱从兜里掏出一把种子来,胡乱的塞进嘴里,确保自己的续航能力。

  山海圣教在这个秘境中的营地就那么大,陈浮跑着跑着就带着愤怒的人群来到了高级佩面者所在的地方。

  他们也在吃饭。

  陈浮在其中看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比如森鹿,比如雾碟。

  “卧槽!你们这边竟然还能吃菜?!”

  陈浮怪叫一声,直接向着打饭的地点冲了过去。

  那些高阶佩面者只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以及混乱的喝骂声,刚一回头,便见陈浮带着一大群低级佩面者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森鹿和雾碟心中对陈浮还有阴影,见到这一幕,被吓了一跳。

  森鹿指着陈浮,尖叫道:“你你你!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

  陈浮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当即闪现来到人群外,外人看起来,就像是陈浮在带领着一大群低阶佩面者一般。

  陈浮大手一挥,高声吼道:“兄弟们,脏活累活我们干,每天伙食吃光饭!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凭什么我们干最多的活,却只能吃光饭,他们却有菜吃?看到这一幕我气的浑身发抖,大热天的手足冰凉,这个圣教还能不能好了?我们劳动人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过上好日子?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这个圣教到处都充斥着对我们底层劳动人民的压迫,我们劳动人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站起来?”

  陈浮一边狂奔,一边指着已经看傻眼的一众高级佩面者,怒斥道:“或许各位兄弟已经习惯了被压迫,但我没有习惯!

  既然没有人站出来,那么我愿意站出来,我愿意带领大家奔赴更美好的明天!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兄弟们,吃光饭的日子已经到头了,各位兄弟跟紧我,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走,兄弟们!抢了那盆菜!”

  这一通发言下来,所有的高级佩面者都懵了。

  啥玩意?

  不就吃个饭吗?怎么就还上升到压迫人民的地步了?!

  还踏马‘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都整出来了......连那个负责打饭的金面人都觉得有些羞愧了......

  然而此时陈浮已经带领着那一群想要将他生吞活剥的低级佩面者冲到了打饭的地点。

  每一个低级佩面者都凶神恶煞,虽然因为面具看不见表情,但那一双双眼睛却是愤怒无比,大量的骂声此起彼伏,气势汹汹。

  森鹿首当其冲,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低级佩面者的愤怒其实全部都是针对陈浮的。

  森鹿一时间被吓到了,愣在了原地。

  陈浮狠狠一脚将愣神的森鹿踹翻在地,高声道:“兄弟们!跟上我!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随后算好距离,直接闪现!

  又是一脚将打饭的金面人踢开,陈浮抱起那一大锅菜就跑。

  “草拟吗的你给我站住!”

  “你还抢上瘾了是不是!”

  “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一大群铁面铜面人的声音这时候才清晰的传进所有高级佩面者的耳中,一种强烈的荒诞感油然而生。

  今天的晚饭,被抢了?

  “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老子今天要撕烂他的嘴!”

  陈浮不管不顾,一边狂奔一边疯狂的往自己的嘴里塞着刚刚抢到的那一大盆菜。

  “兄弟们快跟上!咱们吃香的喝辣的!”

  “谁踏马跟你是兄弟!”

  “把我们的饭菜放下!”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