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66、站稳

66、站稳

  在这种高重力区域,拉臭臭应该是一件很舒心的事,大部分情况都不用担心会有拉不出来的情况发生。

  一般的‘便秘’,还扛不住这么强的地心引力。

  但舒心归舒心,拉臭臭的过程却绝对不会舒服。

  五倍重力下蹲坑,陈浮几乎可以想象一些身体素质不强的人咬牙切齿的蹲坑的画面。

  在这种地方,拉臭臭绝对是种煎熬,所以估计也很少有人会在拉完之后会想冲厕所。

  而且,在这种环境下,所拉出来的臭臭绝对会紧紧的贴在坑底,很难被冲掉......

  (没错,我就是在一本正经的分析高倍重力下拉屎的这个问题!)

  厕所里,估计臭气熏天,层层叠叠的臭臭紧紧的贴在坑里,用水很难冲掉,打扫厕所,不是什么好差事。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金面十二见陈浮半天没有动静,当即挥舞起手中的鞭子,向着陈浮抽来。

  风声呼啸,金面十二的鞭子破开空气,狠狠抽向陈浮。

  陈浮还没有完全适应重力,行动缓慢,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躲开金面十二的鞭子。

  然而陈浮从来就不是能够以常理论之的人。

  “闪现。”

  陈浮轻声道,身体突兀消失,穿梭空间。

  金面十二的鞭子抽在地上,甚至将地面都抽出了一条不浅的印子。

  要知道,‘秘境·超重’之中的一切东西,可都是长时间处在高倍重力下的啊。其密度肯定要比正常状态下要大的多,也就是更加坚固。

  金面十二这一鞭竟然能在地面上抽出一道明显的印子,可见其是真的用力了。

  若是抽在陈浮身上,皮开肉绽都是轻的。

  “人呢?”

  陈浮的突然消失,让金面十二微微一愣。

  很明显,金面十二并不知道陈浮有空间位移技能。

  而陈浮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金面十二身后,手肘抬起源能凝聚,一记势大力沉的勾拐直直击向金面十二的后脑勺。

  虽然陈浮的双臂是‘新货’,强度方面还远远比不上身体的其他部位,但那又如何?陈浮看医生又不用付钱......

  金面十二只感觉脑后劲风呼啸,心中一惊,猛然回头。

  然而却始终是慢了一步,金面十二只能看到陈浮的勾拐在视线中越来越大。

  “砰!”

  金面十二的颈部被陈浮狠狠命中,金面十二忍不住痛叫出声。

  “啊!”

  刚刚千钧一发之际,陈浮见金面十二回头,自己若继续按照原定路线攻击,势必会击中金面十二的面具。

  那面具通体金色,不知是何材质,但估计防御不差,攻击收益不会很高。

  “该死,你敢对我动手!”

  金面十二捂着颈部踉跄后退,愤怒道。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上来就敢对他们这些‘佩面者’出手的新人啊!

  “我踏马还敢动脚呢!”

  陈浮闪现上前,直接撞进金面十二怀中,趁其愣神之际抬腿便是一记狠狠的膝撞!

  “嗷嗷嗷!!!”

  男性弱点被重击,金面十二捂蛋到底。

  陈浮捡起金面十二的鞭子,绑在金面十二的脖子上,右脚重重踩在其胸膛之上,双手用力拉紧鞭子。

  “你再说一遍,让我去干什么?”

  金面十二喉咙被紧紧勒住,呼吸困难,再加上胯间的剧痛,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陈浮面色冰冷,心中却微微有些忐忑。

  他还记得之前给自己树立的‘人设’,从刚刚亥猪对他的态度来看,陈浮的‘新人设’似乎已经被亥猪认可了。

  这样一来,就算他做的稍微过分一些,应该也不会被过度的怪罪。

  而且,刚来到一个新地方,特别是山海圣教这种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常教派的地方,更是不能表现的软弱。

  欺负别人是会上瘾的,一味的忍让,只会让自己的处境越来越不利。

  适当的表现出自己凶狠的一面,更有助于立足。

  不然,随便谁都想着过来欺负一下,陈浮还怎么混啊?

  而且他也跟未羊了解过了,教内是允许争斗的,甚至可以说,是鼓励争斗。

  更重要的是,由‘无面者’晋升‘佩面者’,出了慢慢做任务积攒功勋之外,最快的途径就是向‘佩面者’发起挑战,正面战胜‘佩面者’,就能够直接获得面具。

  但这种方式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要由‘无面者’正式发起挑战才行,‘佩面者’是不能够拒绝的。

  不过一般来说很少会有人选择这种方式,都只是慢慢的做任务。

  因为夺面之战是生死战,虽然很少会有人真的在战斗之中痛下杀手,但打断手脚什么的也还是非常正常的。

  而未羊的‘医疗费用’很贵......

  陈浮此刻虽然说也算是战胜了金面十二,但因为他并没有正式‘发起挑战’,能胜利全靠偷袭,所以他并不能获得金面十二的面具。

  “住手!”

  听到别人叫停,陈浮悄悄松了一口气。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陈浮已经不可能轻易的放过金面十二了,因为那不符合他的‘人设’。

  不过有人叫停就不一样了,陈浮可以顺坡下驴,放开金面十二,接着往下‘装’。

  “偷袭佩面者,你想死吗!”

  来人脸上也戴着一副金色的面具,上面的数字是十一。

  “哦?”陈浮‘冷冷’的看了金十一一眼,“一个佩面者,竟然被我这个无面者偷袭成功,这种事情,好像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吧?至于我想不想死...圣教好像并没有规定无面者不能偷袭佩面者吧?”

  “你!”

  金十一大怒,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胆的无面者。

  “话虽如此,但得罪了佩面者,你以为你还有好日子过?”

  “未羊说过,我以后去他那里治伤不收钱。”陈浮咧嘴森然一笑,“我得罪了佩面者,一定会被针对,但你猜猜,能够不付‘治疗费’治伤的我,会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

  只要我没有发起‘夺面之战’,你们就不能杀我,至于被你们打断手脚,我无所谓。

  但是以后,针对我的人,可能就真的没有好日子过了,我会不分昼夜的偷袭那些针对我的人!

  我这个人啊,心眼不大,最记仇了。

  至于我能不能做到,你可以试试。”

  “你敢!”

  金十一怒不可遏。

  这个胆大包天的无面者,竟然威胁他!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陈浮面向金十一,张开双臂,“来啊,揍我啊,打断我的手脚啊!”

  “你!”

  金十一气的浑身颤抖:“疯子!”

  “嘿嘿,随你怎么说,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我这个人,心眼不大。你敢打我,以后上厕所的时候、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你可千万要小心啊,千万千万,不要让我抓住机会。”陈浮脸上露出神经质的笑容:“我可是很期待那样的场面啊。”

  金十一想想陈浮描述的那些画面,不禁一阵恶寒。

  无面者没有正式发起挑战的时候,佩面者对无面者能打能骂,甚至打个半死都行,但就是不能痛下杀手。

  这条规矩,本来是用来让无面者们知道,他们只是圣教里地位最为低贱的存在的。

  没想到竟然被陈浮当成了自己的免死金牌!

  这是一个疯子!

  金十一心中暗道。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并不想招惹这样的疯子。

  金十一深吸一口气,道:“你为什么要偷袭金十二?”

  此话一出,陈浮心头暗喜。

  成了!

  果然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他让我去扫厕所,我不喜欢这个工作,想让他帮我换换,所以才跟他‘好好交流’了一下。”陈浮一边说着,一边又在金十二的胯间狠狠踢了几脚。

  反正这东西就算踢坏了,也能让未羊帮忙换一个新的。

  要是不满意自己原来的尺寸,到时候直接换个马吊岂不是美滋滋?

  至于治疗费用......

  跟陈浮有什么关系,从理论上讲,陈浮才是受欺负的那一方好嘛!

  “你说,你想干什么,我给你换。”

  金十一看着倒在地上痛的几乎失去意识的金十二,叹息一声,选择妥协。

  “哎呀呀,真是没意思,这就怂了啊?”

  陈浮神经质的笑容收敛,一脸‘可惜’的说道。

  金十一嘴角抽搐,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能招惹这个疯子!

  陈浮表面上一脸可惜,小心脏却在砰砰直跳。

  狗血剧情过渡完毕,他已经算是初步站稳脚跟了!

  只是,真踏马的刺激啊......

  好怕这个面具男突然冲上来打我啊......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