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64、医生的基本功

64、医生的基本功

  陈浮气势汹汹,早已经将【闪现】替换为了【夺命剪刀脚】。

  他的攻击技能不多,【夺命剪刀脚】几乎是最适合当前情况的一个技能。

  陈浮只需要用双手或者双腿扼住对方的咽喉,那么他就有很大的可能让未羊窒息而死。

  然而让陈浮没有料到的是,他的身体竟然出乎意料的沉重,在扑击的过程中身体难以避免的迅速下坠。

  本来陈浮是打算用双腿夹住未羊的咽喉的,因为身体过度沉重的原因,他在扑击的过程中高度下降的出乎意料,以至于陈浮只能够慌忙用调整身形,企图用双臂锁住未羊的喉咙。

  只是这猝不及防的变化已让陈浮失去了先机,哪怕陈浮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调整身形,也依旧慢了些许。

  未羊的动作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他在陈浮扑击的时候施施然的往后退了一步,恰巧离开陈浮的攻击范围。

  而后陈浮只觉眼前一闪,便见未羊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柄寒光闪烁的手术刀以及一个大大的托盘。

  随后不退反进。

  陈浮徒劳的挥舞着双臂,妄图‘锁住’未羊的咽喉,却见未羊已经舞动了手中那精致的手术刀。

  璀璨的银色刀光顷刻间将陈浮的视线完全覆盖,陈浮的意识甚至都因为这璀璨的银光而出现短暂的失神。

  这一瞬间,陈浮只感觉双臂之上一阵清凉,大脑空白。

  下一瞬,陈浮便因为错估了‘重力’,而在还未扑击到跌落地面,整个过程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陈浮暴起发难再到陈浮落地,整个过程甚至都没有超过两秒钟。

  等陈浮回过神来,便见自己双臂上的血肉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洁白的骨骼。

  又过了片刻,剧痛的感觉才‘姗姗来迟’——

  “啊啊啊!!!”

  未羊另一只手中原本空无一物的托盘之中不知何时已经盛满了细碎的‘肉丝’。

  而且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托盘中的每一条‘肉丝’,无论大小还是长短亦或是薄厚,竟然都惊人的一致!

  “唉~”

  未羊收起托盘和手术刀,叹息一声,微微摇头。

  “你说你这是干什么啊,刚给你治好,你又搞事情。”

  陈浮惨叫不断,压根儿就没听进去未羊的话。

  揉了揉太阳穴,未羊释放技能。

  “剥离·疼痛。”

  “情绪赋予·宁静。”

  一连两个技能释放下来,陈浮瞬间从剧烈的痛苦之中脱离出来。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感觉头脑一片清凉,仿佛已经没有了世俗的欲望。

  “床上坐着。”

  未羊说道。

  陈浮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内心宁静的如同一潭死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已经化为白骨的双臂,没有说话,默默的坐上了手术台。

  鲜血缓缓从肩部留下,为原本洁白的骨骼覆上一层血红。

  未羊转身一阵翻箱倒柜。

  “说起来,你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是我给你治好的,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未羊一边翻找,一边说道:“伤好了就打医生,小伙子,你的这种思想要不得啊。

  我只是一个柔弱的医生而已,又不是战斗人员,真要打,你去找亥猪他们打去啊,反正也是他们把你伤成那样的。”

  陈浮又看了一眼自己仅剩下白骨的双臂。

  柔弱的医生?

  我信了你的邪!

  只可惜陈浮现在内心一片宁静,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不然他肯定疯狂吐槽。

  不过,这一冷静下来,倒是让陈浮一下子注意到了很多先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为什么。”

  陈浮问道。

  “你是指什么?”未羊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你是问我的刀为什么挥得那么稳那么快的话,这其实很正常,一个医生如果连自己手中的刀都不能掌控的话,那便不能称之为合格的医生了。完美的掌控自己手中的刀,只是作为一个优秀医生的基本功而已。

  刀虽是利器,其从出现的那一刻就是为了伤害而生的,区别只是刀在别人手里是用来伤害别人的,而医生手中的刀,是用来伤害死神的罢了。

  别人使刀,坏人肢体,夺人性命。医生使刀,阻击死神,救人生还。”

  陈浮点点头:“刀下生,刀下死。”

  未羊抬头,诧异的看了陈浮一眼:“悟性不错啊,你这句话,倒也贴切。”

  对于未羊所说的话,陈浮赞同一部分,也就是用刀之人的区别那段,至于其他的部分,陈浮却是不敢苟同。

  陈浮再度默默看了一眼自己只剩白骨的双臂。

  眨眼间血肉尽消,这庖丁解牛一般的刀法,你要跟他说这是一个医生的基本功,他肯定是不信的。

  “不过我问的不是这个。”

  陈浮说道。

  未羊翻出了几瓶药剂,转过身来,道:“麻醉的药物用的多了,可能会影响人的神经反射速度,虽然可能不太明显,但在战斗中往往就可能会因为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影响,而让战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作为一个医生,自然要尽量为我的患者考虑。

  所以我才获取了【剥离】技能,能够选择性的暂时剥离患者的某种感官或者感觉,比如嗅觉、味觉、视觉,比如伤痛。

  另外,除了感觉之外,心情也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手术或者使用其他手段进行医治之时的效果。所以才有了我刚刚对你使用的另一个技能,【情感赋予】,能够让我的患者在被我进行医治时拥有某种特定的感情。这也是你现在能够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的原因。”

  未羊这是在给陈浮讲解自己的技能效果。

  将一支淡黄色的针剂扎进陈浮体内注射,未羊说道:“这是止血的。”

  陈浮又一次看了看自己那恐怖的双臂,果然,内心毫无波澜。

  “还有呢。”

  “还有啊...我想想。”未羊拿着一管管针剂在陈浮双肩注射,又往陈浮的手骨上涂抹着什么,“嗯,简单的给你介绍一下吧。

  这里是山海圣教,是一个...啧,我也不太好描述,总之你只要知道,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就行了。

  你们是被‘抢’来的,算是圣教的战利品,本来我是没有必要这么照顾你的,不过你的身体组织拥有很强的药用价值,这几天对你的研究让我收获很大...对了,刚刚那个盘子里的东西,就当做是你这次的手术费和医药费了。”

  陈浮嘴角抽了抽。

  未羊接着说道:“我们现在所待的地方,是圣教的一处在秘境中的据点,这个据点里的人大多都是二阶三阶的水准,并没有四阶。

  平常的任务就是种种田跑跑步啥的。”

  “这里是秘境?”

  “是的。”未羊点点头,“这处秘境名为‘超重’,秘境里各个区域的重力水平都不一样,比如你我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五倍重力区域,算是边缘地带。”

  “难怪。”

  陈浮微微点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明明只有不到三百斤的体重却让他有种可能会被‘压死’的感觉了。

  还有刚才扑向未羊之时身体不受控制的下降是怎么一回事也清楚了。

  “这个秘境很适合炼体,所以一般来说,很多异族都喜欢让自己族内的后辈来这个秘境中历练,圣教据点周边,就有很多异族在此定居,那些异族跟圣教算是合作关系,平常的话关系还算不错。”

  未羊说着,陈浮的肩部开始有肉芽在慢慢的扭动生长,暴露在外的骨骼之上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细密的肌肉纤维。

  “暂时先别动,不然长歪了的话就只能切了重来了。虽然我说过你可以用身体组织支付医疗费用,但目前这边的药剂和再生药膏的存量并不是很多,其他人也有可能会受伤,这些东西不能都用在你身上。”未羊叮嘱道。

  “顺便提醒你一下,你现在已经是圣教的人了。不管你以前什么身份,现在加入圣教,你也只是最低级别的‘无面者’而已。

  出去之后,你首先要做的,是尽快获取一张属于自己的面具,那会让你的日子好过一点。”

  “好的,我知道了。”

  既然这里是在某个秘境之中,那陈浮暂时也只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山海圣教’里了。

  毕竟就算有把握逃跑,陈浮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离开秘境,秘境之外又是什么地方。

  为小命着想,暂时还是在‘山海圣教’这边发育一段时间比较好。

  双臂开始变得奇痒无比,哪怕陈浮此刻心如止水,也依旧忍不住微微皱眉。

  若是没有‘宁静’状态加持,陈浮怕是早就痒的忍不住疯狂抓挠了。

  陈浮担心自己不小心动一下,导致此次治疗效果不佳,从而再次被未羊收取新的‘医疗费用’。不得已,陈浮只能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他开始观察房间里的东西。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未羊身后那一大堆看起来非常眼熟的各种身体组织......

  陈浮眼角抽搐,转移视线。

  忽然,看到某物的陈浮愣住了。

  “那是什么东西?”

  陈浮看到一个看起来非常眼熟的东西,只是在他的印象中,那东西应该不属于这个世界才对。

  那是一颗模样奇怪的果子。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