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63、可以说是最惨的一个主角了

63、可以说是最惨的一个主角了

  “你有种放我下来!”

  陈浮咬牙切齿,脚心的疼痛让他狂怒不已,一心只想爬起来跟未羊决一死战。

  被人按在手术台上切片,陈浮忍不了。

  “有种?”未羊眉头一挑:“说起来森鹿之前回来的时候想让我帮他换一个新的‘种’,说是被你给踢坏了,要换就换你身上的......”

  陈浮顿时感觉一盆凉水当头淋下。

  “你你你,你给他换了?”

  “没有,我给他医好了。”未羊摇摇头,“不过就是髙丸碎裂而已,小问题。”

  “不过森鹿和雾碟的精神状态有点不对劲,他俩要了一份你的身体组织回去,也不知道要用来干什么。”

  “卧槽!”

  这圣教这么恐怖的嘛?突然有点想回去了......

  “差不多可以了。”未羊说道。

  陈浮感觉自己脚底板忽然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剧痛之中又有了一点点刺痛。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清凉的感觉,疼痛尽去。

  脚底板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痒痒的,好像血肉在生长。

  “你又在干什么!”

  “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等一下伤口感染的话你会很难受的。”

  “我踏马谢谢你嗷!”陈浮没好气的说道。

  自己身上为什么会有伤口?你心里没点逼数嘛?

  “接下来......”

  未羊在某个设备上操作几下,顿时陈浮便感觉好像有几十根针管同时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正不断的注射着什么。

  “你踏马又把什么东西给插进来了!”

  “高浓度的源力药剂。”未羊回道。

  陈浮正想说什么,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如同一块被注水的猪肉一般,越来越膨胀。

  体重开始飙升,陈浮本就感觉身体有些沉重,现在体重飞速增长,几乎每一分钟陈浮的体重就要增加个一斤左右。

  大量的源力入体,被陈浮的细胞所储存。

  陈浮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体重的变化让陈浮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

  如此,大概三个小时之后——

  陈浮再次胖成了一个肉球,体重大概两百八十斤左右的样子。

  “别...别射了,我撑不住了,呼吸...好困难......”

  “是注射,不是射。”未羊纠正道。

  随后在其的操控之下,那些针管开始脱离陈浮的身体。

  陈浮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体重已经让他呼吸非常困难了,他甚至有种感觉,自己会被这一身肥肉给压死在手术台上。

  “打我,快点打我...我受不了了...实在是太重了......”

  陈浮艰难的说道。

  这个吨位已经严重影响了陈浮的呼吸,体内脏器受压迫非常严重,陈浮只想尽快减掉这一身肥肉。

  “单纯的打击太慢了,我并不准备用那种方法。”

  “那你想要怎......”

  陈浮话还没说完,便见‘天花板’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近。

  “卧槽!”

  砰!

  厚厚的天花板狠狠砸下,陈浮不能躲避,被砸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天花板抬起——

  “别,别,你换个方......”

  砰!

  再次砸下!

  如此反复,一共六次。

  陈浮再度恢复八块腹肌的健美身材。

  “不得不说,你的技能虽然在后期没有太大潜力,但在初期之时效果倒是不错。”

  未羊说着,再度削下陈浮的‘脚皮’。

  “啊啊啊!!!”

  “你他妈......”

  疼痛不断交织,陈浮甚至都不能够正常的思考了。

  未羊没有理会陈浮的哀嚎,自顾自的开始分析两次削下的脚皮之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药效’增长约0.1倍,消耗十六支丙型药剂......增长幅度略微下降,是因为抗药性吗?还是说,身体成长即将到达上限?”

  思索间,未羊拿出一根管状的检测设施,径直插入陈浮腹中。

  “肉身强度增长约0.1倍,总体强度约为正常二阶肉身强度的2.6倍。源能不含任何属性,初步断定仍处于一阶水准,源能含量达到正常一阶的14.86倍...估计是快到极限了”

  未羊低头看着陈浮,一边为其处理伤口,一边说道:“在两个技能的搭配之下,你的身体状态有些类似于异兽,都是肉身强度与源能可以同步增长,但人类的身体是有着极限的,你取巧获取的两个技能,已经快要达到上限了。

  经过数据对比,你体内的源能最多能达到正常一阶的20倍,身体素质能达到正常一阶的8倍左右,初步达到三阶肉身的标准...加上这里的环境,身体素质还有提升的空间。

  而且因为源能超过标准线太多,你想要突破二阶,其难度也会是正常一阶突破的几十倍,越往后,难度越大...啧啧,简单来说,你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

  陈浮精神有些恍惚,一边被人做人体实验,一边听着自己的身体数据,感觉实在是怪异。

  突破难度大不大的暂时不在陈浮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想弄死未羊。

  “说起来,有一点我比较好奇。”未羊忽然说道,“你的源能只是正常的一阶源能,也就是说你只有三个技能栏位。

  但是我收到的情报却是,你已经有了一个嘲讽技能和一个空间位移技能了,再加上你用来取巧修炼的这两个技能,还有跟亥猪战斗的时候,使用的那个曾经在武考中用过的飞天技能...啧啧,说实话,若不是经过检测,你的基因和血脉都一切正常,我都要以为你不是人类了。

  关于这个,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是天赋能力还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如果你的这种能力能够被复制的话,意义有多大。”

  说完,未羊见陈浮一脸仇恨的盯着自己,那凶狠的目光就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未羊耸耸肩:“行吧,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老实说这种事情我还是喜欢自己研究...既然你已经醒了,那这次的数据收集就到这里吧,有机会常来,我还挺喜欢研究你的身体的,以后你再来的话,医疗费什么的我就不收你的了...唔,这个好像不行,算了,你以后还是像这次一样,用身体组织来抵医药费吧。”

  说完,陈浮被切掉的部位也已经再次恢复,未羊拍拍手,解开对陈浮的束缚:“有机会记得常来啊。”

  陈浮早就等不及了,刚一脱困,便直接弹射起步,面目狰狞的狠狠扑向未羊。

  “常回来看看?我回尼玛!给爷死!”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