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61、‘合格’

61、‘合格’

  “老娘一定要杀了他!”

  从土墙之后出来的雾碟,杀气腾腾的走向陈浮,说道。

  她已经换上了一条新裤子,原先的那条已经被陈浮捅破了,不过因为受到的伤害太大,血肉模糊,倒是没有走光......

  只是直到现在,雾碟还感觉自己身后隐隐作痛,她从未像现在一样憎恨一个人。

  在战斗中被人***,连男的都忍不了,别说她一个女的了。

  “你现在不能杀他了。”亥猪拦住雾碟,“再‘回去’之前,你都不能对他们动手了,雾碟,他已经通过了考验。”

  雾碟动作一僵。

  “他通过了考验?你说他通过了考验!”

  “是啊。”亥猪仰头望天,有些惆怅。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背叛过人类,也没有过任何逃避的行为。

  他的言行举止,虽然有些不太着调,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对人类的感情极深,这一点,我们都比不上他。”

  亥猪将陈浮先前的表现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着重描述了陈浮的那一句话——

  “此生不悔为人类,来世还当联邦人,人类,永不为奴。”

  “他,他真这么说?”

  雾碟有些傻眼。

  “他难道就不怕死吗?他今年应该只有十八岁而已啊,就能将生死置之度外?”

  “反正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亥猪无奈的说道,“哪怕是最后一刻,我用果实能力变身,他也没有半点想要妥协的意思。”

  说着,亥猪忍不住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对于陈浮的佩服更是强烈。

  要知道,当年的他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可是被吓的屁滚尿流啊......

  “这不可能!”雾碟不愿意相信,“他只有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你跟我说他在刚走出校园的时候就能将生死置之度外?!”

  “事实就是如此。”

  亥猪说话的时候眉头微皱。

  雾碟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她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雾碟,你是不是在‘圣教’待腻了?想要回来嫁人相夫教子?”亥猪淡淡的说道。

  “不是,我没有!”雾碟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慌。

  “那你为什么质疑我的判断,面具不想要了是不是?”亥猪皱眉说道:“记住,你只是雾碟,而我是亥猪!”

  “可是,他的手段那么下作,人品方面......”

  “生死对决之时,难道注意人品就能够获得胜利?为得胜利不择手段无伤大雅,但在生命受到巨大威胁,危急时刻也没有放弃人类的‘身份’,这个叫陈浮的状元,已经比我们几代人都要强了。

  他完成了试炼,所以他现在还不能死,你明白吗?”亥猪说道。

  雾碟面具后的表情不断变换,最终一咬牙,说道:

  “明白!”

  亥猪语气缓和些许,道:“当然,你也别怪我不给你复仇的机会,等回到圣教,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你想杀他、能杀他,杀了也就杀了,我没意见,其他人也不会有意见的。”

  “我知道了。”雾碟闷声道。

  她独自捂着受伤的部位往后退,看向陈浮的眼神中有着强烈的怨恨。

  亥猪看向森鹿。

  吃了止痛药之后,森鹿明显也好些了,但其却还是有些走神,呆呆的坐在原地捂着自己的宝贝愣愣出神。

  也不说话,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唉。”

  亥猪叹了口气,“森鹿,别想那么多,不过就是被踢了一脚而已,没什么的。”

  “亥猪,好像...被踢坏了......”

  森鹿愣愣的说道。

  “咱们现在是在出任务,你这算是工伤,真要是被踢坏了,回去也可以让未羊给你换个新的啊,到时候让他给你换个大的!”

  “可是,我觉得我现在的就挺好啊,我都还没用过呢......”

  “......”亥猪揉揉太阳穴,感觉一阵头疼。

  “总之,咱们任务已经完成了,先回去再说吧。”

  说完,亥猪也不指望这俩身心俱残的队友能干点啥了,摇摇头,走向那些只是被他一击就打的失去意识的学生。

  这些人虽然没有陈浮那么‘强’,连他一击都承受不住,但好歹人家也没有逃跑,人家起码奋起反抗了。

  没有逃跑也没有求饶,心性方面勉强达到前往外面的标准。

  当然,亥猪也知道这些人没有求饶的原因很大可能是因为有陈浮当榜样,但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些学生都已经勉强达到了资格。

  “回去吧。”

  亥猪将失去意识的学生们汇聚在一起,弯腰轻拍地面。

  顿时,地面土石涌动,形成一个大大的椭圆形土蛋,将所有学生都包裹其中。

  “雾碟,走。”

  亥猪道。

  雾碟眼神复杂的看了陈浮一眼,没有说什么。其背后忽然弹出蝶翼,迎风便涨,眨眼间便化作百米大小。

  巨大的蝶翼扑闪着,亥猪让巨蛋上方露出一个小小的缺口,将雾碟的双脚卡在洞口。

  蝶翼扇动,带动着巨蛋摇摇晃晃的飞起,向着远方而去。

  原地,只留下三个中毒身亡的学生,还有两个因伤势过重、失血过多而死亡的带队老师。

  ......

  两个小时后。

  谷应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荒野之中,正是先前一群人战斗的地点。

  “加上带队老师,一共死了五个人。”

  谷应眉头一挑。

  “这次过去了七个吗?看来这一代的素质不错啊。”

  伸出手指虚空一点。

  “回溯。”

  天地之间环境骤然变换,先前发生的一切顿时在谷应面前再次重演。

  “嗯,反应还算不错,可惜实力太弱了。”

  在看到陈浮是第一个发现亥猪的到来,并第一时间通知周围同学的时候,谷应轻轻点头。

  陈浮做的不错,提醒同学的同时还不忘向亥猪发起攻击。

  只可惜,陈浮的实力太弱了,攻击未能奏效不说,还被亥猪后发先至,打飞了出去。

  “苏家的这个小女娃也不错,只是好像对自己的容貌太过看重了。”

  谷应站在荒野之中,回溯时光,让天地为自己重演先前此地发生的一切,顺便点评着。

  “咦?那个叫陈浮的小子竟然还能动?”

  “他怎么变瘦了?是特殊的技能效果?”

  “大量的脂肪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被炼化,从而为自己提供了强大的力量,用以反抗?看来之前他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在享受啊。”

  “嘶——”

  看着看着,谷应便看到了陈浮的那一记千年杀和撩、阴、腿,嘴角一阵抽搐。

  “这孩子...战斗天赋倒是不错。”

  谷应并没有觉得陈浮的做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在生死攸关的战斗之中,脸面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只要能让自己活下来,使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

  毕竟人类最大的敌人是各种各样的异族异兽,人类的羞耻观念,在那些异族异兽那边,可不一定相同啊。

  再接着看下去,陈浮说的那两句话被谷应听在耳中。

  谷应微微点头。

  “觉悟也很不错,这两句话...差不多可以被编入教材里面了。”

  在看完天地回溯的景象之后,谷应低头,看了一眼那三个早早的领了盒饭的学生。

  “两个是因为心理素质不达标,一个是因为运气不好么...啧啧,时也命也,也怪不得别人。”

  微微摇头,谷应再次伸手虚空一点。

  “倒流。”

  中毒身亡的三个学生,其身上的毒素快速消退,身体机能也在飞速恢复之中。

  王刚和刘梅两个,流出的血开始回流,伤口愈合、断肢重塑,面色逐渐红润。

  接着,谷应召回五人早已经远去的灵魂,将其塞入各自的体内。

  “你们就接着去第一武校报到吧。”

  谷应自语着,随手抹去了五人的这一段记忆,并修改了关于去第一武校的一些细节,随后身体化作漫天光点,消失不见。

  “十个人,七个合格,不错。”

  ......

  翌日。

  天刚蒙蒙亮。

  刘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我怎么睡着了?”

  随后看清周围的环境,顿时脸色一变。

  连忙起身走到依旧在‘熟睡’的王刚身边,用力的踢了几脚,骂道:

  “刚子,你想死是不是?在这种地方你也能睡着!那三个学生要是出了什么事,把你买了也赔不起!”

  王刚猛地睁开眼睛,眼中凶光一闪。

  但在看到踢自己的是刘梅之后,凶光化为柔情,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不是太困了嘛,嘿嘿......”

  王刚坐起身来,挠头憨笑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睡着了,但既然刘梅这么说了,那黑锅他背就是了。

  叫醒三个‘熟睡’的学生,简单的吃过早餐之后,一行人坐上大巴车,继续上路,前往第一武校。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