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60、落定

60、落定

  亥猪的面具骤然发生变化,其迅速向后拉伸膨胀,面甲凸起形成一个真正的野猪头颅,目露凶光。

  尖利的獠牙闪烁着寒光,恶臭的涎水缓缓滴落在草地上,冒起滋滋青烟。

  只是顷刻之间,那一副面具便已经将亥猪整个人包裹在内,化为了一头身长五米的巨大野猪!

  陈浮一时看傻了眼。

  他是准备投敌了没错,但看亥猪这个样子,好像是真的认真了啊!

  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按照自己设定好的剧本走下去吗?

  要不直接投降算了吧?

  轰隆隆!

  亥猪变身之后直接冲了过来,身上黑亮的鬃毛如同钢针,闪烁着金属一般的光泽,一看就知道防御极强。

  狂奔之间大地颤抖,猪突猛进。

  “你有种变回人身跟我打!”

  陈浮吼道。

  他本来都准备打着打着就‘晕’过去被带走加入圣教了,没想到亥猪直接变身。

  看着那一双赤红的猪眼,陈浮毫不怀疑,亥猪现在是真的想杀死他!

  “没办法了,只能跑了......”

  陈浮心头暗叹一声,闪现位移,却不想那头野猪就像是锁定了自己一般,无论自己闪现到什么地方,那狰狞的猪头都会在第一时间改变方向,正对着自己冲锋。

  “该死,还是带锁定目标的冲锋!”

  陈浮暗骂一声,闪现技能机动性强是强,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那就是位移距离并不长,最多也就二十米左右的样子,用来逃跑并不合适。

  于是陈浮当机立断,将【闪现】替换成【梯云纵】,也就是那个左脚踩右脚飞天的技能,猛地一跃,跳上天空。

  他想,冲锋是地面系技能,自己飞到天上,亥猪应该就撞不到了吧......

  然而结果却让陈浮亡魂皆冒。

  只见那头大野猪在陈浮飞天而起之后,忽然一步踏空,就那么踩着空气向着陈浮狂奔而来!

  “卧槽!”

  那么大一头野猪,竟然有如此好的轻功?!

  这尼玛是《少林足球》里的轻功水上飘吧!

  陈浮躲不开了。

  “妈的!成败在此一举了!”

  陈浮深吸一口气。

  没办法,跑是跑不掉的了,只能按照原计划进行了。

  最后再刷一波印象分!

  陈浮身形在此拔高,而后左脚踩右脚猛然跳跃,跃向不断靠近的巨大野猪,双腿并拢,源能汇聚......

  “我是不会屈服的!”

  陈浮怒吼着,狠狠踢向亥猪的猪头。

  轰!

  肉眼可见的力量波纹扩散开来,陈浮双腿直接被撞断,呈现不规则的扭曲状。

  其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砸入地面,剧痛让陈浮面色狰狞。

  体内储存的源力已经所剩无几,【千锤百炼】的免伤效果被大幅削弱,陈浮根本扛不住亥猪的冲撞。

  而那大野猪一击建功,仰天长啸一声之后整个身躯直接向着坑里的陈浮砸来,如同天坠陨石!

  呼啸的风声之中夹杂着亥猪的淡漠的声音:“你宁死也不愿意入我圣教,那就怪不得我了。说实话,你这个状元还算不错,在‘里面’这种环境里都能达到这种程度,也算不错了。可惜……”

  我愿意,我愿意啊!

  陈浮心中疯狂点头,但表面上却不能将之表现出来。

  本来十拿九稳的投敌方案剧情突然开始暴走,直接堵死这一条退路。

  陈浮也不知道这亥猪是个什么情况,你看不出我只是跟你客气一下嘛?我想加入圣教啊!

  然而事已至此,陈浮也没办法了。

  既然投敌已经行不通了,那就只能去赌另一条路了。

  新人设勉强已经立好,虽然还不到火候,但情况危急,也由不得陈浮再继续算计了。

  眼看着亥猪庞大的身躯越来越近,强烈的风压将陈浮紧紧压在坑底,再加上双腿骨骼碎裂,陈浮难以动弹。

  下猛药!赌一把!

  剩余源能遍布全身,陈浮第一次全力催动【植物人】技能,周身毛孔大幅度开合,疯狂的吸纳源力。

  与平常的吸收不同,这次陈浮功率全开,再一次感受到了用呼吸法吸收源力之时的那种痛苦。

  每一个毛孔都像是被钝刀切割,陈浮如同在被千刀万剐一般,疯狂的吸纳源力入体。

  但时间太短,陈浮也吸不了多少,【千锤百炼】的免伤效果聊胜于无。

  陈浮双目赤红,勉强抬起双臂挡在额前,大声吼道:

  “此生不悔为人类,来世还当联邦人!”

  “人类,永不为奴!!!”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陈浮感觉自己吼完之后,那已经近在咫尺的巨大野猪好似轻轻一颤……

  轰!!!

  一声如同炸雷般的巨响,气浪疯狂扩散。

  “陈浮!”

  两个没受什么伤的女人也听到了陈浮最后的吼声,被话语激励。

  再看到陈浮凄惨的下场,顿时恐惧消散,化为满腔的愤怒与勇气。

  口中高喊着‘人类永不为奴’,嗷嗷叫着冲向亥猪。

  亥猪抬起狰狞的猪头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冲过来的两女。

  “聒噪。”

  猪蹄轻抬,于半空中凝聚出两只三米大小的巨大能量猪蹄,猛然下落!

  轰!

  两女打出了GG。

  亥猪身形一动,庞大的野猪身躯缓缓收缩,最终再度化为狰狞的猪脸面具,恢复人身。

  “他怎么就不怕死呢。”

  亥猪看着脚下已经失去意识的陈浮,眼神复杂。

  此刻的陈浮受伤极重,浑身骨骼八成碎裂,一些骨头断裂之后甚至穿透皮肤,断面不规则的骨茬之上带着碎肉,鲜血淋漓。

  呼吸极为微弱,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一般。

  多处撕裂,血肉模糊。

  但就算如此,陈浮身上也没有半点难闻的血腥味,反而是那股异香越发浓郁,让亥猪产生一种想要吃掉陈浮的荒诞之感。

  “这小子,真是古怪。”

  亥猪摇摇头,离开被自己砸出来的大坑,来到撅着翘臀惨叫的雾蝶和弓着腰身颤抖的森鹿身旁。

  “怎么样,还行不行?”

  “我一定要杀了那个该死的臭小子!”雾蝶喉咙中压抑着痛苦,咬牙切齿的说道。

  只是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咬牙切齿,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狠。

  森鹿脸色惨白,捂着要害部位不断颤抖。

  “好,好像被踢坏了……”

  亥猪摇摇头,掏出几瓶药剂来。

  “你们抓紧恢复一下,我们该走了。”

  将一瓶药膏递给雾蝶,亥猪弯腰轻拍地面。

  顿时,土石涌动,形成一道圆形的封闭土墙,将雾蝶包围其中。

  “雾蝶,这个外敷。”

  随后亥猪又看向森鹿,道:“你先吃点止痛药将就一下,实在不行,等回去让未羊给你换个新的。”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