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59、逃之夭夭~

59、逃之夭夭~

  亥猪和森鹿呆立当场,面具后的表情疯狂变换,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陈浮的队友,苏寻桃和杨茹云两个,看向陈浮的眼神中也蕴藏着难以掩饰的强烈恐惧。

  他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女人?!

  太恐怖了!

  陈浮微微一笑,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要的就是这样绝对控场的效果!

  他弯腰在哀嚎不断、已经暂时失去自理能力的雾碟身上轻轻擦去手指上沾染的血迹秽物,手指还在微微颤抖。

  他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的,起码这一击下来,他的两只食指已经骨折了。

  但此刻局面对陈浮有利,就算再痛再恶心,他也不能露怯。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陈浮看着亥猪两人,邪笑道:“刚刚你们好像打的很爽啊!”

  这三人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既然陈浮已经决定要剑走偏锋,那么自然就要让自己表现的不怎么正派。

  战斗风格下作的同时,还要让自己表现出足够强的实力,这两点陈浮已经初步做到了。

  “你你你!你怎么能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森鹿回过神来,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指着陈浮说道。

  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恐怖了,连他一时间都被吓到了。

  陈浮心中腹诽道:拜托!你几位可是要杀我来着,手段下作就不用了吗?反正只要能让自己或者,那就是好手段!

  心里吐槽,陈浮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瞬间闪现到森鹿身后!

  亥猪和森鹿见陈浮突然消失,脸色大变。

  空间位移技能太强了!

  亥猪和森鹿心神失守,一时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陈浮掌控了节奏。

  陈浮的高喊声从森鹿身后传来:“木叶秘技体术奥义之千年杀!......”

  森鹿连忙捂住屁屁,惊骇转身,却见陈浮的腿已经飞速抬起——

  “......之撩、阴腿!”

  大腿之上肌肉坟起,森鹿如遭雷击,面具之后的双眼瞪得滚圆、嘴巴张的老大,却硬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身体僵硬的弯腰捂着要害部位,缓缓倒地。

  “嘶——”

  亥猪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再无半分淡然的模样。

  空间位移技能是非常难以获取的一类技能,正常情况下,四阶之前几乎不可能会有人能够成功获取空间位移技能。

  所以拥有【闪现】技能的陈浮几乎是相当于在低阶拥有了堪称无敌的机动能力。

  毕竟人就算跑得再怎么快,难道还能快的过瞬移?

  可能会,但绝不是低阶之时能够做到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陈浮有足够的源能可供消耗。

  而修为达到一阶(854%)的陈浮,最不缺的,就是源能。

  “就剩你了。”

  轻轻摸了摸自己肚子上久违的腹肌,陈浮面带微笑的看着亥猪。

  当然,这只是笑给亥猪看的而已,他并不急着动手。

  因为陈浮知道,最佳的偷袭时机已经过去了,自己再次动手,亥猪一定会有所防备,到时不管自己再怎么出其不意,都无济于事。

  所以现在陈浮要做的就是等,等亥猪回过神来,等亥猪发现自己的‘闪光点’,等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

  事实上这一刻陈浮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异香,虽然闻起来能够让人神清气爽,但他是个男的啊!

  一个男的身上香喷喷的算怎么个事?

  陈浮宁愿自己有狐臭都不希望自己香喷喷的。

  太娘了啊!

  不过现在暂时也没时间管这股香味,陈浮清楚的知道,他能够一下子放倒两个敌人,纯粹是因为剑走偏锋打了对手一个出其不意。

  三个敌人的境界应该都是二阶,体内源能估计都差不多,但他们的肉身实在太强了。

  恐怖的力量、极致的速度、惊人的防御......以至于陈浮哪怕是出奇偷袭招放倒了两人,也绝不可能杀掉其中一人。

  专攻柔软之地的千年杀竟然让陈浮指骨断裂,这是什么概念?

  当然,首先还是因为陈浮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在了双指之上,哪怕肥肉都被‘锤炼’掉了,陈浮的身体素质因此大幅度提升,却也还是比不上修为增长的幅度。

  高达一阶(854%)的源能全部凝聚在双指上,负担实在是太大了一点,陈浮的指骨承受不住。

  毕竟,【千锤百炼】的技能效果主要还是增长修为,提升身体素质只是顺带的而已。

  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雾碟的身体过于坚韧,不然陈浮这一捅就会出现‘贯穿’效果了。

  对此陈浮早有准备,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做这一切只是想体现自己的‘价值’而已。

  同时陈浮也在赌,赌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最终能够让‘剧本’走向自己所期待的那一面。也赌那个所谓的圣教其实是一个邪、教,他们会喜欢自己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要脸面的人。

  两个带队老师的落败打乱了陈浮原本给自己设定好的‘剧本’,让陈浮有些被动。

  “呼~”

  亥猪忽然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陈浮,说道:“我承认,之前是我小看了你。虽然手段过于下作,但你能打败雾碟和森鹿,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背叛人类,入我圣教,我还能饶你一命。”

  一听这话,陈浮心头一喜。

  成了!

  ‘剧情’发展到这里,陈浮已经是性命无忧了。

  暗中的高手没有出来,倒是投敌已经成功大半了。

  打不过就加入,总之是要活下来。

  心中虽然大喜,但陈浮表面上却对亥猪不屑的道:“留我一命?真能杀你来杀就是,磨磨唧唧婆婆妈妈的,那什么狗屁圣教谁爱入谁入,反正老子是不入。”

  虽然心中已经默认投敌,但却是不能这么直接的答应下来。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陈浮还有最后一场‘戏’要演。

  而且,直接答应的话,也不符合陈浮刚刚给自己树立的人设。

  所以,陈浮准备等会儿动手的时候随便打两拳,然后就装作体力不支、源能消耗严重的样子,被亥猪‘打晕’过去。

  最后才被亥猪带走回去‘圣教’。

  这样一来,陈浮就不是自己主动加入的‘圣教’,而是‘被迫’加入的。

  好名声有了,敌也投了,命也保住了。

  既当表子又立牌坊,这才是陈浮给自己准备的完美的‘剧本’!

  谁说尽忠与活命难两全?

  陈浮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当然是全都要啦!

  “既然如此......”

  亥猪语气冰冷:“如你所愿。”

  抬手五指抚在脸上的野猪脸面具上,霎时间——

  风止蝉歇,像是万籁俱寂。

  陈浮心中忽然警铃大作,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你不要冲D......”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