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57、动手!

57、动手!

  陈浮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他也从没有想过要赢。

  但他已经给自己找到了两条退路。如果暗中真的有高手在关注着他们的情况的话,那他所做的一切就是给高手那边刷印象分,等印象分刷够了,他自然也就得救了。

  若是没有高手在关注并看情况要不要救他们......

  那陈浮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给敌人展示自己的价值。

  敌人的目的是要让他们加入什么圣教,但前提却是要让陈浮他们背叛人类。

  关于这一点陈浮非常不喜欢,怎么古今中外的反派都一个样?明明是想让人家向自己投降,却非要给人家定一个很过分的投降条件。

  这就好比是两人在生死决斗,其中一方已经明显占据了上风,眼看着就要赢了。

  但在这个时候,要赢的哪一方却忽然说一句:“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必须像狗一样舔我的脚趾!”

  这你让人家怎么投降?

  就算加入那个什么圣教的先决条件真的是要背叛人类,你们也可以不用说出来啊!把人先骗过去,再慢慢洗脑不行嘛?

  这里这么多人在,就算谁为了活命真的可以背叛人类,人家会好意思说出来?

  不想让人加入就直说嘛。

  陈浮反正是不会简简单单就投降的,他要借助这几个敌人的力量帮自己减去一身的肥肉,然后拼尽全力想尽办法给这些敌人造成一些伤害,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价值。

  只有这样,陈浮的存活几率才会更高。

  打不过就加入,只要能活下来,陈浮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

  “找死!”

  亥猪冷声道。

  只见其微微抬起一只脚,悬于半空。

  “又想踢我?”陈浮挡在杨茹云面前,道:“这一次,我不会再后退了!”

  要时刻记住,给自己树立一个好的人设,才有利于增加印象分。

  同时,陈浮也暗自打起十二分精神,暗暗提防亥猪的攻击。

  亥猪很强,从他的表现来看,应该是面具三人组之中的领头人,陈浮有些不太确定,他的【千锤百炼】能不能抗住亥猪的攻击。

  他只有一次机会了。

  现在他的身材已经明显可以看出瘦了许多,亥猪这次攻击之后,无论自己能不能扛得住,他们都会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

  到那时,印象分要是没有刷够,暗中的高手没有出来保护救人,这什么圣教的人也没有看上自己,那可就亏大了......

  在等待亥猪踢腿的空档,陈浮身体紧绷,已经开始思索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陈浮小心!”

  “上面!”

  杨茹云和苏寻桃突然惊呼。

  陈浮豁然抬头,便见一只足有三米之巨的完全由能量凝聚而成的土黄色大脚丫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在自己头顶之上!

  “死。”

  亥猪淡淡道。

  悬空的脚猛然踩下!

  陈浮头顶那只土黄色巨脚也在同一时间落下。

  这个距离,陈浮根本难以躲避!

  一瞬间,陈浮差点闪现逃跑。

  但一想到自己的‘剧本’,陈浮一咬牙,并没有闪现。

  能量巨脚几乎已经碰到陈浮的额头,杨茹云似乎也忘记了逃跑,呆呆的站在陈浮身后。

  陈浮当机立断,迅速回身狠狠一巴掌拍在杨茹云胸膛之上,将其击飞出去,脱离巨脚的笼罩范围。

  好软!

  这是陈浮当时的想法。

  而自己,则顺势扑倒在地,呈‘太’字型趴在地面上,静待巨脚踩踏。

  正面朝上被大脚丫子踩,陈浮是不能忍的。

  谁知道这只能量脚丫子上面有没有脚气啊?

  此时此刻,陈浮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

  脑海中只剩下一句话:

  当压力一定时,压强与受力面积成反比!

  增大接触面积,接触面越大,压强越小!

  他不会被踩死!

  轰!

  烟尘漫天。

  巨大的脚掌碾压在陈浮背上,陈浮只感觉自己背上好像压了一座大山,浑身骨骼嘎吱作响,陈浮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

  他趴在地上,勉强算是均匀受力,痛苦还在其次,主要是巨脚的压迫让陈浮有种强烈的窒息感,这才是最难受的。

  “状元?不过是只卑微的虫子罢了,谁给你的勇气,敢在我面前叫嚣。”

  亥猪淡淡说道,脚掌在地面轻轻的碾了碾。

  其脚下的草叶被其轻巧的动作直接碾碎。

  而压住陈浮的那一只巨脚也随着亥猪的动作在陈浮的身上碾动。

  “住手!”

  仅剩的一个男同学看不下去了,士可杀不可辱,陈浮身受‘重伤’却还寸步不退,已经勇敢到让他们这些人感觉羞愧了。

  但这么勇敢的陈浮,竟然在被这样子侮辱!

  男同学忍不了!

  要知道,陈浮可是在为了他们战斗啊!

  他冲向亥猪,催动源能、加持技能,用尽全力狠狠一拳打向亥猪面门。

  那拳头在挥舞的过程中好似遭受了极大的阻力,男同学紧紧只是让拳头在空气中前行,便已经胀红了脸,颈间青筋凸起。

  “把你的臭脚挪开!”

  男同学怒吼着,他的拳头与空气剧烈摩擦,速度越来越快——

  某一刻,甚至有火花爆闪,将男同学的拳头包裹,携带着淡淡的火光,狠狠砸向亥猪面门!

  亥猪淡淡的,看了男同学一眼,如他所愿,抬脚后发先至,正中男同学胸膛。

  男同学胸骨尽碎,倒飞出去,生死不知。

  “既然不愿入我圣教,你们也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亥猪说道:“就当是白跑一趟吧。”

  “森鹿,别玩了,送他们上路。”

  “好!”

  森鹿哈哈一笑,头顶狰狞的鹿角忽然绽放出一股无匹的锋芒,如同出鞘的利剑,狠狠向前一顶!

  手持‘王刚巨剑’的刘梅不甘示弱,手中巨剑狠狠劈下。

  王刚的‘剑身’虽然只是由毛发生长纠缠而成,但也在某个技能的加持下坚逾金铁,被刘梅持握手中,以一套大开大合的剑术支撑至今,剑身未有丝毫损伤,连毛都没有掉一根。

  然而此刻,原本坚不可摧的毛发巨剑却被森鹿的狰狞鹿角直接捅穿,王刚发出一声痛呼,鲜血顺着剑身与鹿角缓缓流下。

  “王刚!”

  刘梅急忙抽回毛发巨剑,如同瓷器一般精致的面庞上表情有些慌张。

  “别慌,下一个就是你了。”森鹿大笑着一甩脑袋,将头顶鹿角上沾染的王刚的血液甩下。

  “不得不说,还是‘里面’轻松啊,我好久都没有这么畅快过了!”

  森鹿狞笑着,“可惜了,今天的游戏只能玩到这里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森鹿上前一步,脑袋狂甩,竟是将头顶的鹿角当成了剑器,用脑袋使出了一套玄妙的剑法!

  锋锐无匹的剑气纵横交错之间,将刘梅如同瓷器一般的身躯给笼罩进去。

  噗!噗!噗!噗!

  刘梅心神失守,猝不及防体表多处瓷器表面被剑气撕裂,剑气入体大肆破坏。

  “啊!”

  森鹿一甩头,锋锐的鹿角直接斩下刘梅一条手臂。

  刘梅已无反抗之力,被森鹿用鹿角三下五除二削成人棍,奄奄一息。

  “亥猪,我这边搞定了。”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