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51、猪、鹿、蝶

51、猪、鹿、蝶

  没有人怀疑姬少青的话,除了依旧安睡的陈浮之外,大部分学生都开始慌了起来。

  “停车,今夜就在此地休息!”乘务员当机立断,“王刚,马上联系最近的基地市,让他们派出增援!”

  “好!”

  名叫王刚的司机正色道,没有了追究苍极武过失的打算。

  “所有人立刻下车,就地扎营!”乘务员说道。

  除了陈浮之外,所有人立刻行动起来。

  陈浮依旧睡的很香。

  他是听到了一些响动,但熟睡的他将这些响动当成了是在做梦。

  鼾声还在持续,与其他人严肃的情况格格不入。

  陈浮因为体型原因,在大巴车剧烈摇晃之后被卡在走道中间,既没有落地,也没有醒来。

  以至于倒数第二排第三排坐着的学生被堵在了座位上,出不来。

  乘务员眉头一皱:“把他叫醒!”

  她对这位状元越发的失望了。

  胖成这个鬼样子不说,都这样了竟然还没有醒来,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王刚放下卫星电话,说道:“刘梅,距离这里最近的基地市,增援来到也需要至少三个小时。”

  乘务员刘梅皱眉思索,看向姬少青,问道:“我们能不能撑住三个小时?”

  “我不知道。”姬少青摇摇头,“我只能告诉你会非常危险,但具体是什么危险我并不知道。”

  被陈浮堵在座位上的那几个学生开始小心的尝试唤醒陈浮。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观摩过陈浮武考之时的战斗影像,知道陈浮在受到过度刺激的时候会变身(狂暴),所以都没敢太用力。

  但陈浮现在实在是太胖了,几个学生的力气那么小,对他来说连按摩都算不上,一时半会儿难以叫醒陈浮。

  刘梅脸色黑如锅底,上前捏住陈浮的后颈,直接将其强行提了起来,硬生生的蹭着过道,将陈浮给扔出了车外。

  “唔~”

  陈浮被狠狠的扔出车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终于醒来。

  “是吃饭了吗?”陈浮迷茫的睁开双眼。

  刘梅没有理会陈浮,冷声道:“全员做好战斗准备!”

  姬少青只是心悸,但其他人却对此深信不疑。

  “怎么了这是?”

  陈浮胡乱擦了擦口水,被强行开机的他还有些迷茫。

  九个学生和两个老师围成一个圈,严肃的警戒着周围的情况,除了陈浮之外,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进入了状态。

  在原本大巴前进路线的五十公里外的一处山谷之中。

  “我们就在这里等吗?”

  一个脸上戴着麋鹿面具的男子问道。

  “这里是他们的必经之路,按照他们的速度,最多两个小时就会来到这里,到时候让‘亥猪’直接用技能将他们带走就是了。”说话的是一名身材曼妙,脸上戴着蝴蝶面具的女子。

  “有反抗的直接杀掉。”说话的是一个戴着狰狞野猪面具的男子,想来应该是蝴蝶面具女子口中的‘亥猪’。

  麋鹿面具不屑的说道:“真是的,还让我们特地来一趟,不过是一个状元而已。”

  “就当是回来度假的吧。”蝴蝶面具女子说道,“人可以杀,不过还是要注意一点,人都杀光了,我们也就白来了。”

  “能弄到人过去就行了,缺胳膊少腿的又不会影响什么,不知好歹的都杀掉。”亥猪淡淡说道。

  “压力可以适当的给一些,看看这批‘货’的成色如何。”蝴蝶面具女人说道,“那个状元先别杀,毕竟我们这一趟就是专门为他来的。先让他吃点苦头,若是受不了,去外面也没有意义,到时候再杀不迟。”

  “可以。”

  忽然,麋鹿面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远方天空,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今天可能不会过来了。”

  “这里是前往第一武校的必经之路,以他们的速度......你是说,姬家那小子?”

  “没错,姬家这一代觉醒家族技能的那个小子也在车上,他们很可能不会过来了。”

  “啧。”亥猪站起身来,“他们不过来那我们就过去吧。”

  “好。”

  其余两人点点头。

  蝴蝶面具女子忽然一跃而起,于半空中背后撑开一对翼展超过百米的蝴蝶翅翼,美丽绝伦。

  翅翼一扇,顿时狂风肆虐,蝴蝶面具女子便像是瞬移一般出现在远方,再次扇动,已是肉眼难见。

  其速度之快,扇动翅翼竟如同瞬移一般。

  亥猪轻轻跺脚,土石如水般涌动,亥猪融入地面,消失无踪。

  麋鹿面具男子跳下山谷,四肢着地,其四肢变化,化为鹿蹄,额前更是延伸出两只狰狞的鹿角。

  四蹄一蹬,麋鹿面具男子化作离弦之箭。

  山壁被撞碎,没有对麋鹿脸男子造成半点阻碍,其速度奇快无比。

  观其前进方向,正是陈浮等人所在之地!

  ......

  所有人如临大敌的警戒着四周。

  陈浮被强行唤醒,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一脸懵逼的陪着这些人凹了五分钟的造型。

  起初他以为是有强大的异兽袭击,毕竟这是荒野,异兽数量不少。而且陈浮看过的不少小说里都说过,夜晚,是凶兽异兽魔兽之类的东西非常活跃的时候。

  但凹了五分钟造型,别说是异兽了,就连耗子没见过一只,陈浮开始有些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在对自己恶作剧了。

  不过这些人看样子也不像是在恶作剧,陈浮观察后发现,有几个学生呼吸略微急促,额头微微见汗,看起来像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只是,是什么事情呢?

  “能不能跟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陈浮小声问道。

  说实话,他睡的正香,被人从车上扔下来强行开机,心里还是有点怨念的。

  但眼前这情况好像也不是发起床气的时候,先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再说。

  “姬少青说有危险。”苍极武瞥了陈浮一眼,言简意赅。

  陈浮一愣,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姬少青:“什么危险?”

  “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危险你说有危险?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为什么姬少青说有危险就是有危险,你们就这么相信他?”陈浮有些不满道,若不是其他人的情况不太对劲,他就要发脾气了。

  姬少青深吸一口气,解释道:“陈兄,我觉醒了我们姬家的家族传承技能,可能你没有怎么了解过,但是,相信我,真的有危险!”

  陈浮深深的看了一眼姬少青,回忆起之前与姬少青几次见面时的情形。

  之前陈浮一共见过姬少青两次,都是在武考之中,而且姬少青每一次都在自己面前自杀......

  当时陈浮只觉得,这个人很怪,正常情况下战斗之前放嘴炮,之后战斗起来不是应该更给力吗?哪里有嘴遁完就自杀的?

  陈浮这些天只顾着修炼了,也没有好好的去了解过姬少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陈浮忽然发现姬少青这个人有点不太对劲。

  状元试炼进行到最后的时候,陈浮的对手只剩下苍极武和姬少青了,陈浮苍极武防御很强,在不能使用【狂暴】技能的情况下,陈浮很难打败苍极武。

  于是陈浮取巧,用【无敌风火轮】生生滚死了苍极武。

  而陈浮准备借助地形搭配技能是临时起意的,但等陈浮到达摩天轮下方的时候,姬少青却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当时的陈浮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奇怪的点,只当姬少青是懒得去找他,所以才一直站在摩天轮旁边。

  但现在想起来......

  结合当前的情况,陈浮脑中灵光一闪,问道:“你的那什么家族传承技能,是能够提升第六感方面的?或者说,技能的效果是让你拥有‘准确’的直觉?”

  姬少青点点头,道:“这样理解,倒也没错。”

  “这个技能名为【天命】,能够让我直觉的准确性大幅度提升,以达到一种近乎‘预知未来’的效果。而就在刚刚,我忽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心悸感...按照家族对传承技能的记载,若是产生类似的感觉,必定是事关自身生死的危机将至......”

  说着,姬少青苦笑一声,道:“我也希望这一切只是错觉,但自从我觉醒【天命】以来,所有的经历都在告诉我,来自【天命】的直觉不会错,而且...这里是荒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陈浮默默的看着姬少青。

  这个与陈浮相识于武考之中的少年,在陈浮印象中向来都是一副仿佛一切尽在掌握、自信满满的少年,现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从容。

  哪怕对方极力掩饰,陈浮也能听出对方语气中隐藏极深的颤抖之意。

  姬少青,慌了。

  他跟陈浮解释这些,也是想要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至于太过害怕。

  “这样的话,我守这边吧。”陈浮站在姬少青身旁,道:“我这么胖,比你们目标大得多,要是真有什么危险,估计我也是第一个被攻击的对象,若真的出现敌人,我会尽量拖住的。”

  陈浮的这个位置选的有点巧妙,刚好将身旁的姬少青纳入自己身材的阴影之中。

  此刻天色渐晚,又有身宽体胖的陈浮遮挡,若危险是从姬少青身后出现的话,一下子根本难以发现姬少青。

  而若是危险从姬少青面前出现,陈浮也能第一时间进行支援。

  “谢......”

  姬少青一眼就看出了陈浮的用意,感激的看向陈浮。

  他正想说些什么,却忽然脸色大变,心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油然而生,就好像,他的死期将至!

  “小心!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姬少青慌忙说道:“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但我能感觉得到,我们有很大可能会死在这里!”

  众人心中一凛。

  要来了吗......

  陈浮神色一正,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肥肉。

  他现在一身肉装,等会儿真要打起来,估计会很抗揍。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