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5、出场就被吊打,但我丝毫不慌

5、出场就被吊打,但我丝毫不慌

  武考之时,每个考生拥有三次失败的机会,三次失败之后成绩锁定,等到所有考生都完成考试之后,便能够查看自己的具体名次以及分数。

  每场战斗时间限定为三分钟,战斗结束后将继续进行下一场匹配。

  因为来到这里的并非真正的肉身,所以肉身的疲惫与损伤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精神能够承受,就可以一直战斗下去。

  每连胜十场,就可以得到一次中场休息的。或许有人会说这条规矩不公平,但官方做出的解释是,没能耐连胜十场的,早点输完三场出去想怎么休息怎么休息......

  陈浮看着自己面前的对手。

  那是一个身材比较魁梧的青年,一看就是有把子力气,去搬砖肯定是个好手。

  两人中央出现巨大的数字倒数,倒数结束之前两人都不能进行移动或者攻击。

  陈浮的对手看着陈浮,非常挑衅的用手掌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下,而后比了个大拇指向下的手势。

  陈浮摸了摸下巴,若是自己的设想不能成功的话,估计真的会被对方单方面的吊打。

  单独的嘲讽技能在战斗中的作用并不是很大。

  而就在陈浮思索应该怎么回应对方的时候,忽然倒计时结束,二人同时动了起来。

  魁梧青年朝着陈浮猛冲而来,如同一头发情的野牛,横冲直撞!

  陈浮动作也不慢,直接转身朝着相反的地方飞快跑去。

  陈浮很清楚自己不是对面那个人的对手,所以并没有选择硬碰硬。

  这并不是逃跑,只是战略性转移。

  “风速!”

  陈浮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

  对方放技能了!

  甚至都来不及回头,陈浮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阵呼啸的风声。

  这个技能他知道!

  其形成理论为:奔跑的时候可以带动身边的空气流动从而形成风,大部分情况下,这股风是阻力。但如果顺风而跑,这股风就会变成一股推力,让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

  理论在形成技能之后,只要念出技能名称,不管是开口念还是在心里默念,都能消耗源能释放技能。

  【风速】这个技能的效果是让自己前进方向上的风统统都变成顺风,速度增幅可达六成!

  呼啸的风声越来越大,他追上来了!

  “顺风腿!”

  又是一声低呼,陈浮只觉得自己耳边风声炸响。

  艹!

  陈浮不禁在心中暗骂一声,老子还圆通拳呢!

  与【风速】技能相同,【顺风腿】作用主要是在顺风的情况下,提高自己踢击的速度,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力度。看来这位对手是一个走高敏战士路线的选手,但很明显,【风速】与【顺风腿】两个技能的效果还是在某种程度上重合了,这种技能搭配并不是很科学。

  只是就算如此,以陈浮如今的实力,也是难以躲避的!

  砰!

  一声闷响,陈浮右边的腰子遭受重击,整个人顿时侧飞出去,于半空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噗呜!”

  “没想到第一场就遇到个废物,看来我运气还挺不错的。”

  那魁梧青年也不再释放技能了,缓步走向陈浮。

  在他看来,陈浮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而战斗开始到现在也只过去了十几秒钟时间而已,不立刻解决陈浮的话,他还可以休息两分多钟。

  能够轻松获胜自然很好,每赢一场,就代表着他的武考成绩上升一分,而每一分,就将超过数十上百万的考生!

  陈浮捂着自己的腰子,艰难的蜷缩在地上大声咳嗽着。

  妈的,好痛!

  外界观看比赛的李叔看到这里已经不忍再看。

  他的一千信用点已经可以确定是打水漂了。

  就这表现,后面两场应该也是差不多的结果,不看了不看了,太惨了......

  “让你手贱!让你手贱!明明押一百就行了,非要押一千!”

  再狠狠的抽了自己两耳光之后,李叔换台,去观看其他考生的战斗去了。

  陈浮被揍的太惨了,被人家一脚就踢废了,他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武考没有投降认输的说法,因为全都是虚拟的,所以每一场战斗都是不死不休,而且除了死亡时的感觉之外,其他所有的感觉都真实无比,往年就时不时的会有人承受不住痛苦而在考试中直接脑死亡的考生出现。

  但人类联邦却并没有打算因此改变武考的机制,因为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才不至于失去血性,有血性的人才能在这个乱世中走的更远。

  陈浮受伤极重,但他丝毫不慌。

  甚至于,在发现魁梧青年的那一腿自己无法躲避之时,陈浮就已经微微调整身形,准备直接硬抗了。

  当然,他调整身形不是希望自己挨打的时候没那么痛苦,而是为了赶路!

  经过陈浮的调整,他的身体在以某个角度被狠狠的踢了一脚之后,陈浮直接倒飞而出,跨越一段长长的距离,落到那条清澈的小溪旁。

  这里,正是陈浮一开始预想的决胜之地!

  你以为你稳赢了?但其实是我预判了你的攻击,乍一看我虽然受了不清的伤,但其实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向着我这边倾斜了。

  这波啊,陈浮在大气层!

  魁梧青年还在缓步走来,现在的陈浮对他没有丝毫的威胁,他可以慢悠悠的走到陈浮的身边,然后一脚踩死陈浮!

  而陈浮却挣扎着将身子立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只能艰难的跪在小溪边。

  “你是想死在这条小溪里吗?”魁梧青年笑了。

  然而陈浮却没有理会魁梧青年,而是探头看着溪水中,自己那淡淡的倒影,缓缓伸出中指。

  “呸!尼玛的,白痴,狗东西......”

  陈浮对着自己的倒影,竖着中指颤颤巍巍的骂了起来。

  “是在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愤怒吗?哈哈哈,真是有趣的人啊!”魁梧青年来到陈浮身边,也不急着杀他,只是撑着膝盖,看陈浮不断的咒骂自己的倒影。

  他没发现,随着咒骂,陈浮眼中的怒火越烧越盛、越烧越旺。

  【嘲讽】发动!

  源能消耗!

  终于,陈浮停止了咒骂。

  “怎么,骂够了吗?准备好接受自己的死亡了吗?”魁梧青年嘿嘿笑道:“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杀人,其实我也不想的,但是武考的规则就是这样,没人死亡就是平局,平局,相当于输。”

  陈浮不再咒骂,但却开始说起其他的东西来。

  只是声音太小了,魁梧青年一时间没有听清楚。

  “你在说什么?”

  魁梧青年凑近聆听,反正还有一分多钟的时间,不急。

  “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