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43、这次是真的

43、这次是真的

  “咦?这不是咱们市的状元吗?”

  “他在干嘛呢?”

  “不知道啊,应该是出来夜跑的吧?”

  陈浮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刚刚与苍天见面的地方,仰头望天。

  苍天早就走了,周围的路人也都认出了陈浮,好奇陈浮在这里干嘛。

  脑补过头,错过了一位绝世大佬,陈浮悔的肠子都青了。

  “让你脑补!让你脑补!”陈浮恨铁不成钢,狠狠的给了自己两巴掌。

  “嘶——”

  “他在干什么?”

  “怎么突然打起自己来了?”

  “我们要不要去拉一下啊?”

  “他连自己都能打,你就不怕你去拉他他打你啊?”

  “说的也是。”

  所有围观的群众们开始录起了视频。

  “怎么了这是?”

  就在这时,赵德柱和李有钱两人穿着浴袍分开人群,过来询问。

  “小浮,你咋了?”

  “我人傻了。”陈浮呆呆的说道。

  李有钱一愣,赶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小浮你跟叔说说,叔肯定帮你。”

  “李叔,这种事情你帮不了我......”

  “怎么会帮不了呢?叔现在有的是钱,保证什么事都能给你解决......”李有钱本来拍着胸脯这样说着,随后又有些不放心,悄悄的问道:“小浮你,是不是偷偷背着我把哪家女娃的肚子给搞大了?人家找上门来了?”

  “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我也没搞大人家的肚子。”陈浮无语道:“算了,这件事我很难跟李叔你讲,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说完,陈浮一脸惆怅的分开人群,慢悠悠的朝着乾潮酒店而去。李有钱跟赵德柱面面相觑,二脸懵逼。

  “咋了这是?”

  ......

  第二天一早,各种门户网站、新闻媒体,全部报道了同一件事——

  “热烈庆祝辛丑市出现武考状元!”

  新闻内容千篇一律,因为基地市之间的交通并不方便,所以其他基地市的媒体并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采访到陈浮,所以新闻内容都是依靠自己找到的一些资料,以及打听到的一些信息,依据这些来编撰的新闻,总的来说这些新闻里对陈浮的评价还算客观。

  有对陈浮家庭情况的分析,有对陈浮能够获得这个成绩的肯定,有对陈浮人品的赞美之类的。

  但辛丑市的新闻媒体明显画风不太一样——

  “八十年一出的状元竟然在武考结束之后当众打滚!”

  “状元对自己的母校评价极高,曾用大量的溢美之词来赞美自己的母校,其中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那一句校长嫌贫爱......”

  “最新消息,本市某神秘富商出资六十七亿,包下市中心广场与周边街道,为新晋状元办升学宴......”

  “震惊!堂堂状元为何在大街上自扇耳光?八旬老妇为何半夜不归......”

  ......

  辛丑市的媒体简直就是一枝独秀,堪称新闻界的泥石流。

  陈浮光看看标题,脸色就黑的如同锅底。

  一看那条‘八旬老妇半夜不归’的新闻,陈浮还以为有什么猛料呢,结果全是一些口水话。

  整条新闻的描述还算是中规中矩,比较尊重客观事实。

  说的是陈浮昨天晚上不知因为什么突然在街上狂奔,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大叫。

  然后突然停在某处,一脸悔恨,自扇耳光。

  还有视频为证。

  而那个所谓的‘八旬老妇半夜不归’,根本就是人家刚刚跳完广场舞准备回家,半路上遇到陈浮这档子事,停下来看看热闹而已。

  该死的标题党,搞的好像陈浮对人家做了什么似得......

  刷完新闻,陈浮也吃好了早餐。

  早餐平平无奇,市场价也就一百二十八万而已,味道其实也就那样,食材还行,一顿早餐让陈浮又涨了百分之二的源能。

  “那老头说他非常欣赏我,特意跑过来收我为徒,这样的话,应该不会被我说两句就跑回去的吧?都说事不过三,我这才一次而已,第二次我肯定答应他......”陈浮小声的嘀咕道。

  他还是没有放弃。

  那么粗一根大腿,就这么错过实在是太可惜了,他还想挣扎一下。

  于是陈浮换上休闲服,准备出去再找找看,能不能再遇上苍天,顺便晨练一下。

  不过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再被人围观,陈浮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他想,就算他打扮成这个样子,苍天也一定能够认出他来,毕竟人家是大佬嘛。

  他的身体时刻不停的在吸纳着周围的源力,储存在细胞中,他每一次活动,都相当于是一次对源力的炼化。

  哪怕只是慢跑,源能增长的效果也不差了,几乎可以与高强度的锻炼身体所增长的源能相比。

  跑着跑着,陈浮便来到了一座公园。

  反正他也不认识路,跑到哪里算哪里,等不想跑了,打个车回去就是。

  公园里此刻正有一些老头老太在晨练,要说这些老人家的生活是真的潇洒。

  也不用上班,每天就是早上起来活动活动腿脚,中午约几个老头下下棋,晚上再出来跳跳广场舞什么的。

  陈浮忽然注意到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正独自一人在慢悠悠的打拳的老头。

  其周围一个老头老太都没有。

  这老头红光满面,身子骨看起来也很是硬朗。陈浮停下脚步是因为他觉得这老头打的拳好像有点眼熟。

  有点像是太极拳,但却又似是而非。

  陈浮看了一会,发现老头打的这套拳有种莫名的流畅感,动作不快,但莫名的会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而且陈浮看了这么一会,老头的动作竟然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不要过度脑补!”陈浮暗暗告诫自己。

  忽然,陈浮下意识的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左右看了看,陈浮才发现,老头并不是一个人。

  周围还有四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壮汉分处四个方向站立,此刻,这四个壮汉的视线明显是汇聚在陈浮身上的。

  “按照一般小说的套路,这老头要么身份不简单,要么就是个实力强劲的大佬。”陈浮如此猜测道。

  但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苍天。

  长相不对?

  对于大佬来说,一晚上的时间整个容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小伙子,你在这看了这么久,怎么,是老头我打的拳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老头忽然停下打拳,笑呵呵的朝着陈浮走来。

  “没有,就是觉得老人家这套拳打起来好像特别有韵味,就忍不住多看了一下。”陈浮说着,瞥见那四个壮汉竟然悄悄将自己给包围了起来。

  这老头身份一定不简单!

  “呵呵,什么韵味不韵味的,不过就是一套普通的家传拳法而已,老头我随便打打,养养生。”

  “这么说来,大爷,您这家传养生拳法效果不差啊,您都这么大年纪了,看起来还是这么有精神。”

  “那可不?老夫今年一百零八了,从小就练,到如今也有百多年了,不是老头我吹啊,小伙子你别看我这样,等闲七八个年轻人甚至都不是我的对手。”

  “这么厉害?”

  “怎么?不信?不信你打我一拳。”老头当场扎起马步,让陈浮打他。

  陈浮一愣,这个场面似曾相识啊......

  昨晚上好像苍天也是这么干的,只是自己脑补过了头,错过了。

  如今再来一次......

  莫非这老头真是苍天?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重新收自己为徒?

  啧啧,收徒方案真是少的可怜啊。

  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了!

  昨晚上遇到一次,今早又遇到一次,两次情况惊人的相似,这世上那有那么巧的事啊?

  “好的大爷!”

  陈浮使足了力气,甚至还用源能增幅了力量,狠狠一拳打在老大爷胸膛之上。

  他想,自己这点力量,给苍天挠痒痒怕是都不够......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老头不带半点犹豫的当场吐血倒地。

  这一拳下去少说也断了三根肋骨。

  “爹啊!”

  那四个西装壮汉立马冲上来,一个趴在老头身上大声哭喊,一个早已用手机录下了全过程。

  另外两个架住陈浮,扯下了陈浮帽子口罩,对准陈浮的脸就是一阵猛拍。

  “天杀的啊!我爹这么大的年纪,你这年轻人怎么能下得去手啊!”

  “你今天不给我们个交代,别想走!”

  “对!少说也得赔个一两万!”

  几个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旁边的大爷大妈,逐渐越来越多的人威力过来。

  那个被陈浮打翻的老头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气若游丝的道:“两万不,不够,我肋骨好像断了,你让他多,多赔点......”

  陈浮:“???”

  艹!这次是真的碰瓷!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