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42、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42、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谁知陈浮听了苍天的话,当场就笑出了声。

  “不会吧不会吧?大爷,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这么原始的手段碰瓷呢?”

  苍天一愣,啥玩意儿?碰瓷?

  老子苍天!七阶之上天位强者!曾单枪匹马扫灭数支异族的人类绝顶强者!苍家前任家主!你说我碰瓷?

  “嗯,我想想啊。”陈浮捏着下巴,故作思索状,道:“大爷你应该是想着,等会儿我打你一拳,在拳头还没有碰到你的时候,你直接往地上一趟,然后哭着喊着说什么‘杀人了,年轻人打老人了’什么的,博取周围路人的同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道德绑架我,让我赔钱是不是?”

  苍天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操作?

  不是,你一个十八岁的学生,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

  陈浮深深的看了一眼苍天,道:“放弃吧大爷,这种套路我见的多了,你要是直接跟我要钱还好一点,毕竟我现在也不差钱,虽然我也不一定会给你......

  不过道德绑架对我来说是不管用的,要是我真动手打你了,你信不信我会在你还没有倒下之前就倒飞出去,然后自己弄断一条手臂,躺在地上打滚,说你为老不尊倚老卖老,当街打断年轻人的一只手,反过来讹你一笔?

  相信我,这种事情我绝对能够做的出来,断一条手臂而已,我贼有钱,随随便便就能重新接上,倒是大爷你,能不能赔得起啊?”

  苍天直接傻眼。

  诶不是,你是不是拿了我的剧本啊?

  这本来就是我要做的啊!

  现在的年轻人,心都这么脏的吗?

  你真的只是一个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吗?

  你平常在学校里都学了些什么啊?

  陈浮耸耸肩,道:“道德绑架这种事情,对于没有道德的人来说,是不管用的。很不巧,我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看得出来,大爷你来讹我也算是下过一番功夫的,虽然没有成功的,但这份努力值得被肯定。”

  说着,陈浮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来,塞给呆立当场的苍天,接着说道:

  “大爷,看你这模样,家庭情况应该也不咋地,这两百块钱你拿着,去找地方吃顿饭,买套新衣服,哪里来的回哪去吧,以后别再出来招摇撞骗了嗷!也幸亏是遇见了我,不然遇到其他人,你就算最后讹到了钱,也必然是先被打过一顿的,你这身子骨怕是会遭不住。还是早点回去吧,拜拜了您内!”

  说完,陈浮挥挥手,转身回酒店去了。

  苍天看着手里攥着的两百块钱,脑子都是懵的。

  老子从甲申市一路跑过来收徒弟,现在徒弟没收到,你给我两百块钱让我再回去?

  这踏马的路费都不够的好嘛!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老子堂堂苍天!力可搬山扛岳的人类肉身一道绝对的天花板!你说老子是碰瓷的小老头?

  苍天只觉得自己脑子嗡的一声,气的浑身颤抖,紧紧攥着两百块钱,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苍天面前忽然出现一道人形光影,是一位睡眼惺忪的慵懒年轻人,此刻年轻人正揉着眉心,一脸无奈的说道:

  “苍老头,你跑到辛丑市来干什么?赶紧回来,花岩族要与我们人类共同开发那条矿脉的事情咱们还是得尽快提出一个章程来,他们提出的条件还是有些苛刻......”

  “花岩族?共同开发?去他吗的!老子踏马才不是碰瓷的!什么***两百块!”苍天情绪当场爆发,“老子现在就过去灭了他们!开发他吗的开发!共同他吗的共同!”

  说着,苍天脚步一动,整个人瞬间出现在辛丑市外二十里的一座小山包上,脚下狠狠一踏,腿部狰狞的筋肉虬结,恐怖的巨力瞬间将那双本就磨损严重的人字拖踩得粉碎。

  轰隆隆!

  那小山包当场被踩成盆地,消失不见。

  而苍天也因此冲天而起,如同一支直射苍穹的神箭,划破天际,一步跨越八千里!

  肉身破音障所形成的音爆云传来巨响,甚至在苍天第二次起跳之时,第一次跳跃所产生的音爆声还没有完全消散。

  慵懒年轻人目瞪口呆:“苍老头怎么了这是?拿火药当饭吃了?怎么火气这么大?”

  ......

  陈浮还没回到乾潮酒店,忽然就听到一道道恐怖的巨响,脖子下意识的一缩。

  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中星辰璀璨,并无遮挡。

  晴空惊雷?莫不是有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陈浮忽然打了个寒颤,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具体是什么地方不好,他又说不出来。

  “不会是我不小心干了什么不好的事吧?”陈浮狐疑道,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别乱想别乱想,封建迷信要不得......”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陈浮加快脚步,回到了乾潮酒店。

  李叔说这几天就不回去了,都住在酒店里,家里那房子小的要死,等过两天买一套大的,直接搬家就是了。

  到时候家里的每个人都能有属于自己的房间,有客人来的话也能有客房给人住。

  “咦?陈先生,你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酒店前台看着忽然从大门走进来的陈浮,诧异的问道。

  陈浮一愣:“就刚刚啊,你没看到我出去?”

  前台小姐姐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我一直在这看着呢,因为老板吩咐过,咱们酒店已经被这几天除了陈先生和李先生之外,就不招待别的客人了,所以自从您和李先生过来之后,就没有其他人进出过酒店了呢。”

  “???”

  陈浮一脸懵逼。

  这时候他才发现不对劲。

  刚刚在出去那段时间,除了那个叫苍天的老头之外,好像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自己,甚至!

  陈浮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他对于除了那个叫苍天的老头的记忆之外,刚刚那段时间的记忆也异常模糊!

  这什么情况?!

  “你们酒店应该有监控的吧?能不能让我看一下。”

  “可以的。”前台小姐姐点点头。

  陈浮凑过去仔细的看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监控。

  从楼上的浴池到楼下大堂,再到酒店外面的监控,竟然全部都没有陈浮外出的记录!

  只有陈浮从酒店外回来的影像!

  陈浮脸色一变,赶紧掏出手机来,点开浏览器搜索人名——苍天。

  苍家前任家主、超越七阶的肉身系强者、人类联邦最高理事之一......

  一连串身份词条看得陈浮眼花缭乱,呼吸急促。

  “卧槽!”

  前台小姐姐被陈浮突然大叫给吓了一跳,小心的问道:“陈先生,您怎么了?”

  “我踏马人傻了!”

  陈浮连忙扔下手机,冲出酒店,朝着刚刚与苍天见面的地方狂奔而去,口中不断高喊着:“师父!师父!徒儿刚刚跟你开玩笑呢!师父!师父你可千万别走啊!”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