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41、收徒

41、收徒

  陈浮擦干身子,换上酒店给自己准备的休闲服。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出去走走。

  吃饱喝足,还泡了澡,确实应该出去散散步。

  陈浮想着,走出了酒店。

  一路上好像也没有人注意到他,陈浮也没有在意。

  他本来也就不认识多少人。

  不过说来也奇怪,陈浮对于辛丑市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就算出门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但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想要出门走走,心血来潮。

  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但似乎没有人知道陈浮是状元,没人打招呼,也没人多看陈浮一眼。

  陈浮也觉得没什么不妥,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

  道路的尽头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不修边幅的老头,正笑意盈盈的看着陈浮。

  “小子,你,咦?”

  老头忽然表情一滞,晃眼间便跨越十数米的距离,出现在陈浮身边,抓起他的手臂仔细查看,

  “你的身体,怎么会...这是某个特殊的技能效果?不过你不是...是了,你当时的技能全部都是在武考之中获取的,技能栏位其实还有...不过你这个是个什么技能?竟然能够让自己的身体时刻不停的吐纳炼化源力...只是,你现在只有一阶,这个技能肯定也只是白色技能,上限不会太高,未来发展有限,你怎么如此短视!”

  老头一上来就抓着陈浮的手,巴拉巴拉的说一大堆,说的陈浮一愣一愣的。

  什么鬼,光是看一眼就能知道自己新获取的技能效果?

  这老头是什么人?

  “老人家,你是?”谨慎起见,陈浮说话还是比较客气的。

  谁知一说起这个,老头精气神顿时就变了,松开陈浮的手,双手背负,傲然的站在陈浮面前,微微抬起下巴,用最不可一世的语气说道:

  “老夫,苍天!”

  卧槽?

  名字这么吊?

  陈浮这才低头认真的打量起面前这个老头来。

  一头不算很长的银发,发间还夹杂着些许树枝草叶,老脸上沟壑纵横,穿着明显原本是白色的土黄色背心、脏兮兮的沙滩裤、磨损严重的人字拖、身上浓重的男人味、一米六几的身高......

  这位老人家,难不成......

  是个江湖骗子?

  “小子,虽然你的技能栏位已经全部使用了,除了那个空间系技能之外另外两个都是没什么未来可言的垃圾技能。但是没关系,你现在才一阶,未来还能再获取六个技能,还来得及。拜老夫为师,成为老夫的弟子,一切都还来得及。”

  苍天老头一脸傲然的说道。

  陈浮一听这话,更加狐疑了。

  上来就让我拜你为师?

  凭什么?

  凭你名字很吊?

  凭你身上臭烘烘脏兮兮的?

  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拜你为师?

  看这瘦不拉几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个强者。

  还真以为这是三流穿越小说啊?街上随便来个怪模怪样的邋遢老头就是绝世高手?

  怎么可能!

  陈浮微微撇嘴,看穿了一切但并没有揭穿。

  似是察觉到陈浮的不屑,苍天眉头微微一皱。

  “小子,你是不是不信老夫?你可知,有多少人哭着求着想要拜老夫为师,老夫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亲自过来找你,是因为你小子对老夫的脾气。”

  说着,苍天冷哼一声,道:“哼!若不是你小子在武考之中获取了一个自杀性的肉身技能,多次承受肉身崩溃之苦而面不改色,老夫才不会看上你。不过既然你能承受那等痛苦,证明你确实是修炼肉身一道的天才,拜入老夫门下,是你最好的选择,因为整个联邦,老夫就是肉身一道的天!”

  陈浮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这人是看到武考之中自己的表现,觉得自己是一个只知道莽而不会用脑子的莽汉,以为自己好骗,才过来找自己的。

  虽然先前老头刚出现之时那一瞬间跨越十数米甚至一眼就看穿自己的新技能效果的能力看起来好像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但连限制器解放之后不会有痛觉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这老头估计就算强,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

  而老头先前做的,陈浮自问自己也能够做到,无非就是两个效果特殊的技能而已,估计是一个直线瞬时位移技能和一个鉴定技能。

  虽然效果特殊,但想要获取也并不难,陈浮当场就能想出几个能做到类似效果的技能理论来。

  但这并没有意义。

  想到这里,陈浮拍了拍小老头的肩膀,说道:“是是是,大爷您说的对,哭着求着想要拜您为师的人多的是,你可以去找他们啊,我没有哭着求您,拜您为师多给您丢脸啊?传出去人家要是说是您舔着脸求我拜师的,那多丢您的脸啊?所以啊,您还是去收那些会哭着求着要拜您为师的人为徒吧,我就算了。

  您早点回去嗷。”

  说着,陈浮摆摆手,就准备离开。

  陈浮这话说的阴阳怪气的,苍天当场就怒了,须发皆张,怒道:“臭小子!虽然你说的话很气人,但不知者不怪,你想必是不知道老夫有多强才会说这样的话,老夫不怪你。现在,老夫给你机会,你打我一拳,用尽你所有的力量,让你见识见识,老夫有多强!”

  苍天想着,虽然陈浮说的话很气人,但他是真的非常欣赏陈浮,这小子可比他孙子苍极武要强多了,从小到大没有什么资源,也没有经过大家族的任何培养,就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说是天纵奇才也不为过。

  苍极武虽然也很优秀,但还不足以继承他的衣钵。陈浮,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不过欣赏归欣赏,苍天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就原谅陈浮。这臭小子吊儿郎当的,苍天打算略施惩戒,让他明白什么是尊师重道!

  于是苍天打定主意,想着等会儿陈浮打他的时候,以肉身反震之力,震断陈浮一条手臂,让他记住这个教训!

  跟师父说话,不能这么阴阳怪气的!

  断一条手臂而已,到时候再给他一枚生身果就是,还能依靠澎湃的药力帮助这个臭小子洗练肉身,一举两得。

  这样一来,既树立了师父威严与强大的形象,又让陈浮盛了他的恩情,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恩威并施,才是为师之道。

  这波操作简直完美!

  苍天脸上带着怒容,心里却忍不住得意。

  能想出这么完美的办法,不愧是我!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