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30、不要脸的状元

30、不要脸的状元

  虽然这些东西都不是陈浮亲身经历的,但确实是原主最深刻的记忆。

  记忆中的这些数据,原主曾经多少次午夜梦回,恨意浓浓。

  甚至,有好几次,原主都生怕自己以后会忘记这些东西,准备用刀将亲戚们的恶行刻在身上,时刻提醒自己。

  只是因为是在怕疼,最后不了了之......

  但结果都差不多,这些记忆,成了原主永远都不能释怀的梦魇。

  虽然陈浮融合原主的记忆只是如看电影一般走马观花,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无视原主的过去。

  不管当时陈浮有没有穿越过来,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是陈浮,被欺负了就是被欺负了。

  陈浮最忍不了的,就是受委屈。

  ......

  “陈浮同学,感谢的话就先放在一边,咱们来说说其他的......”眼见陈浮接下来就准备感谢朋友了,记者小姐姐哪里还敢让陈浮接着感谢下去啊?

  鬼知道他会怎么感谢他的朋友啊?

  “啊,算了算了,我不想说了。”陈浮摸摸喉咙,同时朝记者小姐姐使了个眼色,拇指食指在喉咙上稍微搓了搓,“说了这么多话,嗓子有点干。”

  记者小姐姐一愣,随后恍然大悟,连忙让一旁的工作人员递给陈浮一瓶矿泉水。

  陈浮:“......”

  我是想要润喉费啊!谁跟你要水了啊!

  看这小姐姐的表情,估计她也没看出来陈浮想表达的意思,还以为陈浮是真想喝水呢。

  “我还是回家喝去吧,麻烦让一让。”这种事情不能明说,陈浮一下子就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

  人校长还出来五十万呢,虽然说接受采访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毕竟校长同志珠玉在前。

  而且,陈浮此刻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通过各种途径了解这个世界,万一等下被问到一些这个世界人尽皆知的问题,自己答不上来或者答错怎么办?

  那就不只是丢人那么简单了。

  “陈浮同学......”记者小姐姐还想挽留一下。

  陈浮却忽然捂住脑袋,一脸虚弱的说道:“哎呀,好难受啊,头好痛啊,我感觉我再接受采访的话可能会死在这里。”

  记者小姐姐:“......”

  你演技能再浮夸一点吗?

  再接受采访就会死?鬼才信啊!

  “陈浮同学,武考虽然可能会对人的精神造成一些损伤,但只要出来了就没事了...不会死人的......”实在是陈浮演技太差了,记者小姐姐忍不住揭穿道。

  “不会死亡?谁说的?”陈浮瞥了她一眼,“你们谁打过状元试炼?你们怎么知道不会死?”

  “额......”

  “我可是状元啊,人类八十年来唯一的状元啊,我辛辛苦苦打了那么久,现在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你们都不让我走,非要把我堵在这里...说!你们是何居心?是不是异族派来的奸细?想要把我累死在这里!”

  “......”

  这帽子扣的也太大了吧!不就是想采访你一下吗?

  记者小姐姐觉得委屈极了,大眼睛里顷刻间便蓄满了泪水。

  “?”

  陈浮一愣。

  不是吧?

  这个世界的记者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的嘛!

  其实陈浮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世界,人类的集体荣誉感极强,‘异族奸细’这种存在,是被所有人类所厌恶的,所以,说人是‘异族派来的奸细’,在这个世界几乎是相当于最高规格的辱骂了,是最恶毒的语言。

  陈浮不知道这个,随口就说出来了,也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突然就变了。

  眼看记者小姐姐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后面的摄像大哥怒视着自己,就连其他人也没给自己什么好脸色,陈浮当场脸色就变了。

  好家伙!

  你这一哭,我岂不是就成欺负女孩子的恶心男人了?

  然后他们再以此为要挟,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绑架我,让我不得不接受采访!

  啧啧,好心机啊!

  陈浮眼睛微微一眯。

  算计是好算计,不过,你算漏了一点——

  只要我没有道德,就没人可以道德绑架我!

  只见陈浮当场往地上一躺,开始打滚撒泼。

  “我要回家!我要休息!我不要接受采访!让我回家!”

  “???”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打滚撒泼的陈浮。

  什么情况?

  这位状元在干什么啊!他都不要脸面的吗?

  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打滚撒泼?

  啊这......

  “噗嗤~”

  先前受到‘极致侮辱’的记者小姐姐见陈浮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满地打滚撒泼,当场破涕为笑,哪里还有半点委屈的样子?

  众人一愣,随即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陈浮这么做,并不是在简单的耍赖啊!

  陈浮显然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那种话是能随便说的吗?

  特别是在面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的时候说那种话。

  方才,就连他们都觉得,陈浮虽然是状元,但人品真的不怎么样,这样的状元,并不值得他们尊敬。

  陈浮这不是在耍赖,而是在补救啊!

  虽然一时口快说错了话,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更何况陈浮堂堂状元,为了挽回自己的过失竟然当众打滚,丝毫没有在意自己作为状元的脸面。

  而且看情况,那个女记者已经没有再难过了。

  真不愧是状元,光这份机智,就是一般人难以具备的。

  只是......

  众人哭笑不得的看着陈浮。

  再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状元啊!这么当众打滚撒泼真的好嘛?

  这也...太贱了吧!

  校长看着在自己脚边打滚的陈浮,嘴角抽搐。

  他现在开始有点怀疑,让陈浮帮自己学校打广告,是不是做错了......

  “陈浮同学,陈浮同学你先起来,我们不采访你就是了......”记者小姐姐哭笑不得的说道。

  “好的。”

  陈浮立马爬起来,不动声色的随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分开人群向外走去。

  这下,没人再敢拦他了。

  众人:“......”

  陈浮一边走着,一边低头思索。

  刚刚那些人的反应好像不是看到欺负女人的恶心男人应该有的反应啊。

  有厌恶有仇视,这些陈浮都能理解。

  但震惊就不太对了吧?

  会有人因为男人欺负女人而感到震惊吗?

  或许会有,但刚刚那群人里面大部分是先震惊,然后才对自己投以厌恶的眼神的。

  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莫非刚刚我说的话里面,有某个词在这个世界属于某种禁忌?”

  想了想,陈浮觉得还是要尽快回去查查资料才行,不然以后随便跟谁说话就把别人说哭了,那怎么能行?

  “嘛,管他的,总之结束了。”

  他都打滚了,还要怎么样?

  至于面子......

  那东西又不能吃。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