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29、采访与大度

29、采访与大度

  “陈浮同学,请问你对于获得状元之位,有什么感想吗?”

  一抬头便是无数的‘长枪短炮’,大量的媒体人围堵在学校门口,水泄不通。

  这也太夸张了吧?

  话筒直接怼脸,有这么急嘛?

  “感想嘛......”

  陈浮略微思索了一下,瞥见身旁的校长一脸期盼的表情,微微一笑。

  “我个人自然是非常荣幸能够获得这个殊荣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事实上一开始我也没想到我能走这么远,不过荣幸的同时,我也非常感激我的母校,正是在母校的栽培之下,才有了现在的我。我们学校平日里同学友爱互助、师生关系和睦、老师学识丰富、校长嫌贫爱...咳咳,不好意识押韵押习惯了,总之我们校长是一位非常可敬的人......”

  陈浮绞尽脑汁,一连说了五十个溢美之词出来,听得那记者小姐姐一愣一愣的。

  “看来十七中真的是一所非常优秀的学校呢,嗯,能培养出陈浮同学这样优秀的学子,看来之前外界对十七中的评价都不太正确呢。”记者小姐姐露出职业化的微笑,但这笑容却有些僵硬。

  她还是第一次采访到这种一上来就夸自己的母校,而且一次性用五十个修饰词的人啊!

  而且好多词的语境根本不对好嘛!

  怎么想的啊?

  这段还是掐掉吧,重新换一个问题。

  陈浮瞥了一眼校长,冲其使了个眼色。

  五十万哈!

  校长也隐晦的回了个眼神,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悄悄竖了个大拇指。

  放心吧!妥妥滴!

  陈浮满意的店了点头。

  “陈浮同学,请问......”

  记者小姐姐想重新提问。

  却见陈浮摆摆手,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很累了,只想尽快回家休息,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吧。”

  “诶?”

  记者小姐姐一愣,随后赶忙说道:“就回答几个问题而已,用不了多少时间的,陈浮同学,你可是咱们人类八十年来的第一个状元啊,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想说的?我刚刚不是都说了嘛?”

  “这个......”

  如果你指的是那五十个赞美学校的词,那大可不必!

  “陈浮同学,除了学校,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话了吗?”

  “没了啊。”陈浮理所当然的道,他才穿越过来就晕过去了,醒来就是武考了,哪里会有什么想说的话啊。

  “应该有的吧。”记者小姐姐还不肯放弃,小心翼翼的引导着陈浮,“比如家人啊、朋友啊、亲戚啊什么的,你就不想感谢他们吗?”

  陈浮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原主的记忆大部分都非常模糊,家人和亲戚啥的倒是挺清晰的,但大多是一些不好的回忆。

  感谢?

  的亏现在陈浮穿越过来接手了身体,不然以原主的性格,在听到这样的话之后肯定不会给这个记者小姐姐好脸色的。

  不,就算没有陈浮接手了这具身体,原主也早就没了,那还有机会接受采访啊。

  记者小姐姐说完之后就一阵后悔。

  太心急了啊!

  陈浮的资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些东西,那里是能随便提的啊!

  “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倒还真有些想说的。”陈浮笑道。

  记者小姐姐一阵惊喜。

  本来因为说错话,小姐姐还有点自责,但一看陈浮这个样子,好像并不打算怪罪。

  那样的家庭......

  难道陈浮真的准备感谢他的那些亲戚?正是因为他们侵吞了原本应该属于陈浮的遗产,才导致陈浮后来发愤图强,默默努力,再到现在的一鸣惊人?

  大料啊!

  记者小姐姐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浮。

  周围的其他媒体人也都紧盯着陈浮。

  “感谢我的父母,为护我人类疆土,在我年幼之时战死于与异族的争斗中,为我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感谢联邦,给了年幼的我一笔非常可观的抚恤金,能够让我衣食无忧的成长......”

  其他人听到这里,忍不住暗暗点头。

  这孩子真不错啊!

  身处逆境,却没有自暴自弃,相反,还将英勇的父母当做榜样,对联邦产生了浓厚的归属感。

  好孩子啊!

  有些媒体人已经忍不住开始撰稿了,陈浮的事迹将会经由他们的笔锋传遍联邦,为年轻一代树立新的榜样,正如陈浮将自己的父母当做榜样一样。

  人类,正是有着如此代代传承的精神,才能自强不息,在这异族与异兽横行的世界里存活至今啊!

  编着编着,连他们自己都开始感动了。

  然而陈浮却接着说道——

  “感谢我的亲戚们,让我连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让一个年仅七岁又失去父母的孩子无家可归,让我早早的见到了人世的冷漠,早早的成熟......”

  撰稿的媒体人们表情一滞。

  这话,好像不是什么感谢的话吧?

  “当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早就看开了,我的心里面早已经没有了仇恨......”

  说到这里,媒体人们有松了一口气,还好,还算正常。

  “当年的一些事,我都已经不记得了。对于我那在天人科技上班的二叔陈立农拿走父母留给我的房子并将我扫地出门的事情、二婶王小娟拿走厨房里剩下的三斤六两大米还有半瓶醋、两包盐、四分之三瓶酱油...连面条都没给我留一根的事情、在辛牛媒体上班的三叔陈立工一家将我父母的存款七万三千五百六十七块一毛三全部拿走并参与瓜分我父母的八十万抚恤金的事情、三叔家的孩子陈旺将我兜里仅剩的五块钱强行拿走的事情、还有游手好闲的小叔陈立商一家......

  这些事情我统统都已经不记得了,仇恨只会蒙蔽人的双眼,我已经放下了,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大度且豁达的人。”

  “???”

  你这是放下了?

  你这是不记仇?

  你这是统统不记得了?

  大度?豁达?

  我信你个鬼!

  “当然,我最想感谢的还是李叔,若不是被李叔收养,可能我也活不到现在,也就不可能成为状元。”

  还好还好,这一句还行......

  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