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21、休息一下

21、休息一下

  “嘶!”

  “竟然是条件斩杀技能!而且还是两个!”

  “简直闻所未闻!”

  “难道他真的能够成为状元?!”

  “太恐怖了!”

  弹幕又一次炸开。

  条件斩杀技能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技能,因为其生效的条件比较苛刻,而且战场瞬息万变,一般人很难抓住正确的时机释放技能。

  但是,一旦达成条件技能生效,便会产生巨大的杀伤效果!

  ......

  陈浮不断折跃身形,飞到了一处房顶之上,准备在此稍作休息。

  刚刚那一波,虽然效果很是出众,但消耗同样也不小。

  源能的消耗倒是还在其次,主要是体力消耗有些严重。

  技能一旦形成,则陈浮只需要选择使用技能,他的身体就会自己做出相应的举动,在陈浮看来,完全就是像在玩游戏一样,根本不需要他多做考虑。

  刚刚获取的三个技能全部都对源能消耗不大,只是体力消耗会有些严重而已。

  特别是飞天技能,需要不断的进行跳跃,以保持自己能够一直停留在半空中,对于体力的消耗最为严重。

  “该死!”苍极武咬牙切齿,“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强,明明都已经用分散站位限制了他的那个变身技能了,他竟然还能反过来利用我们分散的站位,在短时间内连续获取三个一阶技能,杀了三个人!”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姬少青正色道:“他杀完人之后就离开了这里,想必是去什么地方休息去了,一旦他恢复过来,那么局势就会对我们更加不利,不能再耽搁了!”

  “一起上?”某个没有名字的龙套问道。

  “不,还是不能一起上,他的那个变身技能不得不防,只是战略需要做出一些调整......”

  “目前已知,他的技能分别是两个位移技能、两个条件斩杀技能、一个嘲讽技能和一个变身技能,我们可以以此来分析策略。”

  ......

  陈浮慵懒的躺在房顶,尽可能的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更多的体力,同时调出了自己的辅助器。

  此刻他的技能栏已经满了,功能还算是比较全面。

  不过其中几个技能也只能够在武考之中用用而已,这些技能要不就是功能太过单一,要不就是限制和副作用极大,正常情况下很少会有选择获取这几个技能。

  “现在看来,这什么状元试炼应该是稳了,该考虑一下之后的事情了。”陈浮默默思量着。

  “可惜考试之前不知道有赌盘这东西,不然我自己压自己,那还不赚翻了?虽然外面可能因为有人在我身上押注而导致某些大人物血本无归,因此针对我......但我又不知道是谁在我身上压得注,是不是认识的人也不清楚。

  李叔应该会压,只是按照原主的记忆来看,李叔大部分时候都比较抠门,估计就算压了我,也最多只会压一百块,哪怕我的赔率再怎么恐怖,也赢不了多少钱......

  我的真实修为连一阶巅峰都不到,啧啧,进阶材料需要钱,修炼需要钱,想要快速成长起来,更是需要钱......”

  陈浮默默盘算着,忽然叹息一声。

  “唉,看来武考结束之后,得想办法赚钱了啊!好像基地市周边有个小型的秘境,去当佣兵杀异兽换钱好像来钱挺快的啊?到时候去试试......”

  想了想,陈浮又调出自己的辅助器,将【滑铲】技能卸下。

  这个技能限制太大,而且声势不小,在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再次使用很有可能会被针对。

  相比之下,夺命剪刀脚虽然限制也不小,但胜在动静小,一旦成功使用,则对手连求救的机会都不会有。

  “源能还剩下四成,还有四个对手,不能大意。”陈浮摸摸下巴,忽然转头看向某处。

  当前的战斗场景为游乐园,但这游乐园因为是作为战斗场景被模拟出来的,所以一些地方的还原性并不是很高。

  比如摩天轮,就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摩天轮,而是一个像是仓鼠跑步机一般的巨大滚轮转盘。

  “操作得当的话,也许能用那个技能来作为绝杀。”

  于是陈浮捂着嘴开始非常小声的阐述技能理论。

  他的六个技能栏位已经完全暴露,而且技能也已经满了,再在众目睽睽之下获取新的技能的话,很可能会暴露他的金手指。

  所以必须要小心。

  ......

  “该死!这些人都是废物么!连一个人都杀不了!”某个办公室内,西装男暴怒的打砸着办公室里的一切。

  七个对手已去其三,剩下四位,虽然实力不弱,但陈浮也很强啊!

  “难道我真的要赔钱?”西装男脸色异常难看,一旦陈浮成功获得状元之位,那么不仅今年的赌资全部都要赔进去,甚至他还有倒贴一大笔!

  武考赌盘从出现开始就是他在掌控,这些年来,也是赚的盆满钵满,现在一下子要赔进去这么多,他心疼的要死。

  而且当年为了能够更好的贪污,他一早就将武考赌盘给独立了出来,不走联邦的帐,就是要给自己足够的操作空间。

  谁曾想,一个不注意,竟然坑到了自己!

  “要不......”西装男的眼睛里闪过危险的神色,但随后又很快放弃了。

  正常情况下的良性竞争是可以的,只要还在规则内,那么他想怎么针对就怎么针对。但就是,不能有半点越界的举动,买凶杀人,是绝对不行的。

  不然,就算他的地位再怎么高,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击杀当场。

  压力也是动力,冲突是进步的源泉。但若是买凶杀人,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若是陈浮真的成为了状元,那么对其痛下杀手的人,便会被以反人类的罪名公开处决。

  “唉,真要是赢了,只能给钱了......”

  西装男一阵泄气。

  ......

  “林岳,用你的感知技能,感知一下他的位置。”姬少青说道。

  他们商讨之后发现,想要针对陈浮,真的不容易。

  太过分散的话,容易被陈浮逐个击破。一拥而上,又担心陈浮用变身技能碾压,怎么都不行。

  但现在只能先找到陈浮的位置,就算不动手,也要进行骚扰、消耗。不然等陈浮休息够,他们的胜算就更低了。

  “他在那边。”林岳开启技能感知了一下之后,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