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2、从理论上讲,穿越是完全可行的

2、从理论上讲,穿越是完全可行的

  “只要提出技能理论,就有可能形成技能......”陈浮摸了摸下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还是能穿越回去的。”

  陈浮准备自己弄出一个穿越技能出来,然后自己再穿回去。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依靠技能往返于两个世界,依靠信息差,快速崛起。

  而且退一步讲,就算不能成功也没关系,最多也只是不能形成技能而已,陈浮本身并不会有什么损失。

  但若是成功了,那可操作性可就大了啊!

  于是陈浮站起身来,缓缓朝着门口走去,同时口中低声阐述起自己的理论来。

  “从理论上来讲,穿越是完全可行的......”

  既然这个世界的理论想要形成真实存在的技能需要在拥有理论的同时达成一定的条件的话,那么他的条件绝对是符合的。

  毕竟他才刚刚穿越过来,还热乎着呢。

  只要动作快一点,嗖的一下就能够回去。

  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理论,然后稍微转换了一下,让其变得符合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小声的阐述道:

  “穿越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用以打通世界之间的壁垒......既然我已经穿越过来了,那么证明世界之间的壁垒已经被打通,只要动作够快,理论上我还是可以穿越回去的!理论成立!”

  陈浮说完‘理论成立’之后,便忽然感觉自己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被飞快的消耗。

  这应该就是源能吧?陈浮想。

  不过有消耗,说明技能正在形成当中!

  此法可行!

  陈浮心头一喜,真要成功了,他以后就可以穿越两界当倒爷了啊!

  既然是穿越,稳妥起见,应该还要有‘穿越’的动作。

  恰好,这个时候陈浮正好走到教室门口,‘走出教室门’这个动作,从某种程度上讲,正好符合‘穿越’的动作。

  “形成技能后先不忙着穿越,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可不是什么正常现象啊......”默默思量着,陈浮一步跨出教室门。

  嗡~

  陈浮感觉自己似乎是撞上了一层看不见的‘膜’。

  这膜异常的坚韧,陈浮迈出去的脚卡在了半空中,久久不能落地。

  空气的阻力一下子变大了无数倍,陈浮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沼泽里一样,浑身被异常粘稠的空气挤压着,动弹不得。

  整个世界似乎停滞了一瞬,但陈浮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此刻的他状态有些不好。

  ‘源能’只是眨眼间便已经消耗殆尽,随后陈浮感觉自己体内又有另外一种东西开始替代‘源能’的作用在消耗着。

  【警告!系统还未完全绑定!能量急速流失中——】

  【能量不足!功能模块关闭中——】

  【为维持系统存在,即将卸载功能模块——】

  【抽奖模块卸载中——】

  【任务模块卸载中——】

  【强化模块卸载中——】

  ......

  【语音模块卸载中——】

  ......

  突兀的,陈浮的脑子里忽然蹦出大量的信息,而且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刷新。

  “?”

  “原来我还有系统啊!不过好像废了......”陈浮想着,而后眼前一黑,当场七窍流血,栽倒在地。

  技能依旧没有完全成型,但陈浮却已经没有可以被消耗的东西了。

  “卧槽!”

  那些原本正在唉声叹气的同学们都被突然飙血晕倒的陈浮给吓了一跳。

  “陈浮晕过去了!”

  “还流了这么多血!”

  “怎么办?”

  “快去叫老师!”

  “咦?陈浮的书包里,怎么有这么多小皇书?”

  因为突然摔倒,陈浮的书包掉在了地上,七八本封面一看就不健康的刊物散落一地......

  ......

  “刘老师,他醒了!”

  陈浮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他现在浑身上下疼的要死。

  “醒了就好。”刘老师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叹息一声,“还好醒过来了......”

  “刘老师?”陈浮微微转了转眼珠子,还有些茫然。

  这是陈浮的班主任。

  “陈浮同学,你的手机我已经还给李先生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收你的手机了,也不会再叫你去办公室了,唉......”

  之前陈浮突然在教室里晕倒,还流了那么多血,着实是把他吓的不轻。

  这要是出来什么问题,那他的教师生涯可就到头了啊!

  虽然陈浮突然晕倒跟他没关系,但再怎么说,陈浮也是在被他收了手机并让他下课来办公室之后才晕倒的啊!

  要是陈浮永远都醒不过来,别人会怎么说他?

  哪怕陈浮是因为心理承受能力很差才晕过去的,他也要负一部分责任啊!

  还好,还好醒过来了。

  陈浮眉头一挑。

  “小浮,你怎么会突然间晕倒?”这时,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冲了上来,抓住陈浮的手,关切道:“医生说你的身体亏空有些严重......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让李叔我怎么去跟你的父母交代啊!”

  李叔?

  杂乱的记忆涌上心头。

  父母双亡,财产被恶心的亲戚侵占,最后父母生前的好朋友看不过去了,将自己收养......

  顺带一提,这位李叔家里还有一位比陈浮大三岁的女儿。

  陈浮眉头一挑。

  这是什么?这就是狗血的感觉啊!

  结合自己当前的情况,陈浮已经几乎可以推测自己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经历了。

  高考失利——遇到高人被收为徒——学成下山,知晓父母仇人的消息——上门寻仇,却发现仇人已死,而父母的死亡另有隐情——慢慢查出父母的死与一个庞大的组织有关——开始与组织作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成功推翻组织——发现父母没死——一家人团聚......

  跌宕起伏的人生,就像是在写小说一样。

  陈浮习惯性的脑补出了自己后续的人生。

  太踏马狗血了!

  嘴角一抽,陈浮轻声道:“我没事......”

  说是消耗过度,但陈浮醒来之后只是感觉自己脑子还有些晕而已,虽然七窍流血,但估计也只是看着吓人而已。

  “没事就好,这高考咱就不参加,等过段时间李叔看看,能不能找找关系,让你来学校里当个校工啥的......”

  李叔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在这个世界,人类哪怕是生活在基地市里都不能保证一定安全,但再怎么说,学生们也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所以每一所学校的防护等级都是非常高的,相较于其他地方来说,学校里的工作,可以算得上是最安全的工作了。

  由此可见,这位李叔,是真的关心陈浮。

  “不用了李叔,高考我还是要参加的。”陈浮说道。

  “你真的还要参加高考?”李叔眼里满满的不放心。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