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112、接着忽悠

112、接着忽悠

  第二天,陈浮从三皇子的石屋里走出来,伸了个懒腰。

  别误会,陈浮啥也没干。

  主要是陈浮不想睡在外面,而整个营地又只有三皇子有独立的屋子,陈浮没办法,才跟三皇子挤挤的。

  纯睡。

  三皇子睡觉的时候是兽型,还别说,靠着大狗子睡觉还挺舒服的。

  而且三皇子的窝也不像别的犼狼那么简陋,一张张软乎乎的皮毛铺在地上,陈浮睡眠体验极佳。

  “你你你!你怎么会从殿下的屋子里出来!”

  刚一出门,便遇上捂着肚子脸色惨白的狼烈。

  “我昨晚上在里面睡觉啊。”陈浮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我拉完再来说你!”狼烈的肚子响起怪声,脸色一阵变换,快步离开营地。

  陈浮微微摇头,这犼狼族的营地,连个厕所都没有。

  “旺财......”三皇子一脸憔悴的从屋子里走出来,“人族的火锅好吃是好吃,就是容易闹肚子,唉~今天看来是不能出去打猎了。”

  陈浮撇撇嘴,心说照你们那个吃法,不闹肚子才怪。

  “殿下,我大概知道你们为什么会闹肚子了。”陈浮说道,“之前把我抓走的那个人族虽然对我不怎么样,但也确实教会了我一些东西。”

  “哦?你说说,为什么?”

  “因为不卫生啊!”陈浮道:“咱们这里环境卫生很差,那些异兽的内脏腐坏了,还堆在营地里,也就是咱们犼狼抵抗力强,不然早该闹瘟疫了。”

  “是这样吗?”三皇子想了想,道:“怪不得以前在族里的时候没有闹过肚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是吧,殿下,要我说啊,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营地里的卫生打扫一下,顺便下风向挖个厕所啥的。你看狼烈他们,拉肚子的时候就跑去营地外面,随便找个草丛就拉了,多恶心啊。”

  改变这些犼狼的生活环境对陈浮来说很重要,毕竟他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环境太差肯定是不行的。

  “还有啊,殿下,那口锅也得洗洗,以后喝水也要先把水烧开了再喝,这样才不容易生病。”

  顿了顿,陈浮接着说道:“殿下,想要干成大事,你得先从这些小事做起,先关注自己族人的生活,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潜移默化的让所有狼都离不开你给的美好生活,那样的话,则殿下大事可成。”

  三皇子赞叹道:“旺财,你懂得真多。”

  “土狗真好骗......”陈浮轻笑一声,小声哔哔道。

  “你说什么?”三皇子一愣,“你骂我是狗?”

  “没有没有!”陈浮连忙否认。

  草率了,实在是这二哈一脸傻样,陈浮一不小心把内心的真实想法给说出来了!

  “殿下,我可不是在骂你啊!”

  “你说我是狗,还不是在骂我?!”

  “殿下您看,是这样的......”陈浮心思电转,“土,是五行之中最重要的一种元素,金在土中生、水在土上流、木在土上长,火...总之土非常的重要。

  且土代表大地,大地厚重宽广,在人族之中,大地还有着‘厚德载物’的说法,殿下,我说您土,是在夸您啊!您是有着极其高尚品格的优秀狼啊!”

  三皇子听了这话,脸色稍稍缓和。

  但没有完全缓和。

  “那狗呢?我是高贵的犼狼,怎么能和狗扯上关系?”

  陈浮闻言,演技上线。

  低头耸肩,小声的啜泣起来。

  “有一件事,其实我是不想让殿下知道的......”

  “什么事?”三皇子好奇道。

  “我在族内,没有朋友,一个朋友都没有......”

  因为我压根儿就没去过犼狼族!

  “因为我非常崇拜三皇子,将三皇子视为我的狼生导师,所以别的犼狼就孤立我,说我崇拜谁不好,非要崇拜三皇子殿下您......”

  “然后呢?”三皇子呼吸稍稍沉重,有点生气了。

  “我跟他们理论,他们非但不听,还打我...嘤嘤嘤...”陈浮边说边‘哭’,“昨天能找到殿下,我非常的高兴,而且近距离的相处之后,我发现殿下平易近狼,跟殿下相处的时候一点压力都没有,所以我就想,殿下您要是我的朋友就好了。

  但我知道,殿下您的身份摆在那里,是不可能跟我成为好朋友的,我只要能够再您的身后看着您的背影,就知足了......”

  三皇子被陈浮说的都有些感动了,道:“旺财,没想到你因为我受了这么多苦......我愿意跟你做朋友!”

  “真的吗?谢谢殿下!”陈浮‘惊喜’,又接着道:“一想到朋友,我就想起我被人类抓走的那段时间。

  那个人类让我看家护院,把我当狗来养......虽然很侮辱狼,但是那个人类有一句话我觉得说的很对。

  ‘人就算不相信朋友,也一定不会怀疑狗的忠诚’。

  所以,在人类的眼里,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而且有时候人类在称呼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时候,也会称呼其为‘狗子’。

  刚刚我一想到这个,下意识的就叫了殿下一声‘土狗’,并不是辱骂殿下......”

  “原来是这样啊!”三皇子一副恍然大明白的样子。

  这么一分析,好像还真不是在骂自己啊!

  不过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样子......

  陈浮一看忽悠过去了,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但担心自己以后又会忍不住说漏嘴,稳妥起见,还是忽悠这头三皇子把名字给改掉的好。

  看这三皇子的智商,估计也不难......

  “殿下......”

  陈浮刚准备开口,之前跑出去拉肚子的狼烈回来了。

  “殿下!您怎么能让旺财跟您一起睡呢?您可是皇子啊!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狼烈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殿下,皇族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三皇子冷哼一声:“我跟旺财是好朋友,怎么就不能一起睡?”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是皇子还是你是皇子?你怎么什么你都要管?”三皇子不满道:“旺财那么可怜,好不容易才找到我们,你什么都针对他,说,你是何居心!”

  “啊这......”

  狼烈傻眼,他不知道这个‘旺财’到底是给三皇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才多久?三皇子眼里就只有旺财一个狼了,明明以前三皇子都是跟他狼烈在一起的......

  莫名的,狼烈忽然觉得有些委屈。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