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从理论上来说,我强的离谱 > 110、成功混入!

110、成功混入!

  “你说你将殿下说过的话作为你的狼生格言,那么我问你,具体是那些话?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

  陈浮闻言,略有些不满的看了狼烈一眼。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

  没看见我已经成功加入犼狼族了吗?

  你的工作完成了啊!

  戏份杀青就老老实实领盒饭在一边看着就行了,这时候已经不需要你再出来刷存在感了啊!

  我踏马怎么知道这长得像二哈的三皇子说过什么话!

  “是啊,旺财,你就说说吧,我也想知道,在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三皇子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浮。

  ......鬼知道陈浮是怎么从一张神似二哈的狼脸上看出‘期待’这个表情的。

  陈浮心思电转。

  下意识的看向了脚下。

  杂乱的狼脚印遍布地面,野草低伏......

  陈浮眼睛一亮,有了!

  “殿下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狼多了,也便成了路。’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其体现了殿下不畏艰险的拼搏精神,哪怕没有前路可走,也要奋勇向前的拼搏精神!

  没有前路,就自己硬走一条路出来,永不言败!

  也只有伟大的三皇子殿下,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

  三皇子的狗眼里带着浓浓的迷茫。

  这话,我说过吗?

  说过吗?没说过吗?

  扭头一看,周围的族人全都一脸崇敬的看着自己。

  就好像这句话真的就是自己说的一样,他们崇拜说出了这句话的我......

  等等,什么叫就好像?

  这句话本来就是我说的!

  “没想到三皇子竟然说过这么有道理的话。”

  “是啊,本来一开始听的时候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一听旺财这么一分析,顿时我就感觉自己整个狼都燃起来了!”

  “若我犼狼族狼狼皆是如此,何愁我族不兴啊!”

  一道道认可的目光、一声声认同的话语......

  三皇子还是第一次享受到族人的崇拜。

  他有些飘了。

  狼烈问道:“殿下,他说的是真的吗?这句话是您说的?”

  “没错!这话是我说的!”

  三皇子一脸倨傲的说道。

  “天呐!”

  陈浮忽然惊呼一声,“这句话!这句话......”

  “‘没错’两个字凸显出殿下无与伦比的自信,给狼一种殿下无所不能的感觉,一下子就能够让族人对殿下产生无穷的信心!

  再配合‘这话是我说的’这一句,那炽烈如骄阳一般的强烈信心顿时扑面而来,这股‘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住殿下’的强烈信心,让所有狼都知道,殿下就是这么一头令狼信任的优秀狼!

  妙啊!

  仅此一句话就体现出殿下您要带领我犼狼一族立于万族之巅的强烈信心以及远大抱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天呐!殿下!您不愧是我狼生的指路明灯,您实在是太优秀了!

  殿下,您真是一位智者!”

  “???”

  三皇子一阵迷糊。

  我是这么个意思吗?

  再度扭头一看,一些族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隐隐带着崇拜之色了。

  三皇子又飘了。

  没错!我就是这么个意思!

  旺财之分析非常到位,深得我心!

  这一刻,三皇子看向陈浮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失散多年的媳妇一样,怎么看怎么满意。

  旺财绝对是我犼狼一族的优秀青年狼!谁说不是我跟谁急!

  狼烈一脸懵逼。

  这,真的是他们的三皇子吗?

  好强大的狼格魅力,好强烈的自信!

  三皇子肯定是我犼狼一族的中兴之......

  等等!

  狼烈猛地甩了甩头。

  惊骇的看了一眼陈浮。

  可恶!

  是幻术吗!

  我竟然会觉得自家三皇子非常优秀?!

  “旺财,你放心,既然你已经找到了我,那我以后肯定不会让你再受苦的!走,跟我回去,咱们吃香的喝辣的!”

  “殿下,这旺财来历不明,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狼烈低声道。

  “闭嘴!”

  三皇子不满的看了狼烈一眼,“我看是你来历不明!”

  “旺财都这么可怜了,好不容易才找到我!你还三番五次的怀疑他,说,你是不是想叛族!”

  “啊这......”

  狼烈当场傻眼。

  我不过就是在理性的角度多站了一会儿,怎么就想叛族了?

  我不站了还不行吗!

  “谢谢殿下!谢谢殿下!”

  陈浮‘感激涕零’。

  不过是简单的运用了一下语言的疫术罢了,就把这些会变身的大狗子唬的一愣一愣的,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走吧!”

  三皇子一声令下,犼狼们再次前进。

  “哎呀~”

  陈浮走在三皇子身边,刚走两步,便‘脚下一软’,整个人软倒在三皇子身上。

  “旺财?旺财你怎么了旺财?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三皇子连忙问道。

  虽然他才刚刚认识陈浮,但这并不妨碍他将陈浮引为知己,自然关心异常。

  “殿下,我好不容易才从那个人类的魔爪中逃出来,又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前进了。

  殿下,要不你们先走吧,不用管我了。”

  陈浮脸色‘黯然’的说道:“能见到殿下,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那不行!我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族人的!”三皇子正色道,同时不断的给陈浮传递小眼神。

  这句话,对,就是这句话,你快给我分析一下!

  然而因为体位的原因,陈浮根本‘看不到’三皇子的眼色。

  其实只是陈浮懒得分析而已。

  打入犼狼族内部的小目标已经完成,陈浮才懒得浪费口舌呢。

  三皇子眼睛都快眨抽筋了,见陈浮没有反应,无奈只能作罢。

  “要不然,旺财你上来,我背......”

  三皇子话还没说完,陈浮便麻溜的翻身上背,口中道:“那怎么好意思啊,殿下您毕竟是领导......不过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拒绝您,那就麻烦三皇子了啊!

  怪难为情的......”

  三皇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反正是一点都看不出你有什么难为情的......

  三皇子甩了甩黑白相间的狼首,迈步向前走去。

  陈浮小心翼翼的往三皇子颈间的鬃毛里掏着什么,三皇子微微摇了摇脑袋,没再多理会。

  ......
http://www.swimat.com/book/26950/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